龙之谷手游技能 > 武俠修真 > 無垠 > 第十章 戴演德
    “戴總,你這是什么意思,你找這么多人來我店里這么一鬧,我這店里的生意還怎么做了?”

    店里二樓的一間辦公室里,在警方的協調下,戴演德和這家店的總經理都坐到了桌子兩邊,開始談判協商解決糾紛。

    “劉總,我也沒辦法,那幾個人不是我找的,是我手下廠里的工人,他們要吃飯,現在我都發不出工資了,那些工人就只能來你這里要了……”戴演德臉上唉聲嘆氣,但說出的話卻讓賣賓利的劉總感覺腦袋里的血管在突突突的跳動著,“要不劉總你就把車款退給我算了,也就小幾百萬的事情……”

    “小幾百萬,戴總說得輕松,那不如戴總也就別為了這點錢再來鬧事了,把車提走!”

    “提車是不可能提的,這一輩子也可能提的!”戴演德一臉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你們已經延誤了合同上的交車時間,我想提的時候沒有提到,這車對我來說就沒有用了,現在怎么提,想在我不提了,要退貨!”

    “我們的交車時間是延誤了兩個月,但這是在路上耽擱了一點時間,海關那邊耽擱了,屬于不可抗力,為了這個,我們也可以給戴總你做出適當的補償,但不可能因為這個戴總就要讓我們吃這么大的虧,連車都不要了,說不過去??!”

    “劉總你別忽悠我了,什么海關不海關的,什么不可抗力,你們店里的那點事情還用我說么!“戴演德嗤笑一聲,”當初我的車早已經來了,不過是被別人看上加了三十萬提走了,你們覺得反正我這邊錢也交了,不能反悔,再讓我等幾個月無所謂是不是,這算什么事?你們拿我訂車的錢去買了車,再給你們賺一筆錢,然后還讓還擺了我一道,劉總你當我戴演德是什么人,我的便宜那么好占么,南疆多大點地方,開賓利的又有幾個人?劉總要不要我把當初加價提車的薛老板給叫來對峙一下,前兩天我才和薛老板一起吃的飯!”

    劉總一下子語塞,他都沒想到戴演德連薛老板都知道了,這讓他原本準備的很多話一下子就說不出來,但劉總眨眼也就反應了過來,找到了話說,“當初我們簽了合同,戴總你付了款,我們幫你訂了車,這訂的車有前有后,也沒有規定車架號,也不說來到我們店里的車就一定是你的,現在什么手續都給你辦好了,車牌還都是你的,說是你留下的幸運車牌,現在什么都弄好了,給你上了牌,你突然就不要了,要退錢,難道要我們店里承擔這個損失,費時費力,最后還要原價買你的二手車,沒這個道理啊……”

    “車不是一直在你們店里么,我動都沒動過,怎么就成二手的了!”油膩的戴老板一臉無辜,攤開了手。

    “上了牌的車就是二手的,這個戴總應該知道吧,那輛車現在就在你的名下,除了你別人拿去都是二手的!”

    “劉總,不管二手三手,說來說去還是你們的責任,我們在合同里約定的是三個月提車,可你們晚了兩個月才讓我來提車,我自然可以不提,就像在館子里吃飯一樣,沒按時上的菜,我自然可以不吃,對不對?我總不能等著餓死。原本我這車買了也是做商務用途,充門面的,因為你們沒有按約定交車,把我訂的車加價賣給了別人,打亂了我這邊的計劃,讓客戶懷疑我的實力,弄得我的好幾個大單都黃了,損失幾千萬,這個損失直接和你們店沒有按時交車有關,我要找誰賠償,我現在只要求退車,已經算是很克制的了!”戴老板眨巴著一雙小眼睛,嘴里啪啦啪啦的說著,“要按你的說法,那你是不是應該把我的損失先賠償給我,然后我們再聊提車的事!”

    尼瑪,劉總差點忍不住爆粗口了,但又忍了下來,因為他知道戴演德不是好拿捏的角色,劉總壓抑著自己的火氣,“戴總,咱們也別扯其他的了,合同約定的提車時間是三個月,但也沒說交車晚了就可以把上牌的車給退了!”

    “那合同上也沒說不能退,對不對?”

    “如果戴總不滿意,我們可以走法律途徑解決,現在這樣,我們店里生意沒法做了,我們的損失又怎么辦?”

    “既然劉總認為可以走法律途徑解決,那好,我就等著劉總來起訴我好了,反正我拿不到錢,我手下的那些工人吃不了飯,開不了工,就一天在你這里耗著,要是法院判我不對,我自然會把人撤走的,我也是講法律和道理的人,不是蠻不講理的,對不對……”

    什么是滾刀肉,什么是老油條,這就是!

    賓利店的劉總咬著牙,壓抑著自己的怒火,發現自己對面前這個姓戴的毫無辦法,一般來說,店大了可以欺客,而反過來,客大了,也能欺店,要是一般的客人,劉總軟硬兼施,自然有解決的辦法,這是小問題,但面前的這個戴演德可不是一般的客人,而是一個在社會上摸爬滾打了很多年的老江湖,有錢,也有他的關系網,現在被他抓著一點小尾巴就要退車,這事還真不好辦了。

    劉總知道,自己能找的人,這個姓戴的同樣也可以找,自己讓他去起訴店里,他反過來卻讓店里去起訴他,這起訴能解決問題么?或許能,但等起訴判決這么一套法律程序走下來,要多久,半年還是一年?判下來了戴演德又來個上訴,又要耗多少時間,就算上訴贏了,戴演德拖著不提車,等法院執行下來又要多長時間?

    這個時間店里的生意每天像這樣有一堆人在鬧騰的話,還做不做了?最缺德的是,這個戴演德找來鬧事的,還不是一般的人,而是殘疾人,政府部門處理起來都要考慮影響,要是那些人有一兩個倒在店里了,那更麻煩……

    ……

    就在戴總和劉總兩個人在辦公室里唇槍舌戰的時候,王無垠卻不走了,在一番考慮之后,王無垠重新把店里的徐經理叫了過來,了解了一下事情的原委,這原委,基本和王無垠猜測的完全一樣,應該是戴演德那邊資金鏈緊張,然后抓到了店里的小把柄,開始借機鬧事要退車了。

    “徐經理,那個戴總訂的車還在你們店里么?”王無垠問道。

    “在啊……“店里還在鬧哄哄的,像菜市場一樣,徐經理用紙巾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那車一直在店里,什么都按他的要求給他弄好了,都沒開出過店里的大門,就等那個人來取車了,但沒想到遇到這種事情,那個人生意遇到一點問題,就找理由不取車了,要退錢,還鬧事,這不是無理取鬧么!”

    “嗯,徐經理能帶我們過去看看車么?”

    “啊,王先生,你的意思是……”徐經理有些驚訝的看著王無垠,不知道王無垠是什么意思。

    “我原本今天想提車,你們店里不時沒有現車么,我去看看那輛車,如果滿意,我就給你們把這個麻煩解決了,大家皆大歡喜……”

    徐經理一愣,一下子大喜,王無垠真要能把戴總的那輛車給提走了,那可真是解決了店里的一個大麻煩了,他這邊也會給老板留下一個得力能干的好印象。

    朱躍鑫則有些驚訝的看著王無垠,沒想到王無垠真要提一輛幾百萬的賓利,這太夸張了。

    而對王無垠來說,接手戴演德的這輛車,自然有其他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