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之谷手游技能 > 武俠修真 > 雷霆之主 > 第750章 算盤(一更)
    冷非盯著他,嘿嘿一笑,得意萬分。

    “他在激你動手吶?!本3せ鋇?。

    “是?!甭誶崆岬閫返潰骸俺だ戲判?,我不會上當的?!?br />
    “那便好?!本3せ本嫻目此謊?,有些不耐煩。

    盧孚心下凜然,不敢再說話,轉身看向茫茫大海,壓抑自己沸騰的殺機。

    冷非呵呵笑道:“這位荊長老,你到底想知道我什么?”

    “你年紀輕輕,卻有如此修為,必有奧妙!”荊長槐哼了一聲道:“我就是想知道這個?!?br />
    他煩躁不堪。

    原本以為很輕松自如的探得冷非的底細,萬沒想到如此之麻煩,反而弄得不上不下。

    冷非得意的一哼:“這是自然!”

    “什么奧妙?”荊長槐道。

    冷非搖頭微笑。

    荊長槐皺眉道:“這樣罷,你只要說出來,咱們把你拋到海里,你還有一線生機?!?br />
    “三歲小兒也不信!”冷非搖頭。

    荊長槐道:“那你要如何才能相信?”

    “我說的話你們相信?”冷非道。

    “信與不信,要看咱們自己判斷?!本3せ焙叩潰骸罷饈悄愕囊幌呱?,你可要抓住嘍,要不然的話,你是必死無疑的!”

    冷非淡淡道:“那便死罷,沒什么大不了的!”

    “口是心非!”荊長槐哼道:“要是真不怕死,何必扯斬靈宗的大旗?”

    冷非道:“這可不是扯大旗,是真正不虛的,反正你們殺了我一定會后悔!”

    “不殺你更后悔!”盧孚冷冷道。

    他隨后驚覺失言,不該插嘴,忙轉過身不看荊長槐。

    冷非搖搖頭道:“你呀……,是被仇恨沖昏了頭腦,很容易做出后悔莫及的事來!”

    “別說你不是斬靈宗弟子,便是斬靈宗弟子,殺了你也不會后悔!”盧孚實在忍不住沸騰的殺意,扭頭冷冷瞪著他:“你這種禍害,越是放縱,越是危險!”

    冷非嘆一口氣,看向荊長槐:“看好他吧,戾氣太重,很容易給你們搖海宗惹禍的!”

    荊長槐沒好氣的道:“冷非,現在你是階下囚,看清形勢好不好,反倒威脅起咱們來啦,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死都不怕,又有何懼?”冷非傲然道。

    荊長槐道:“越這么說越顯得心虛,反而看得出你最怕死不過!怎么樣,考慮考慮吧!”

    冷非道:“好罷,告訴你們也無妨?!?br />
    “說來聽聽?!本3せ鋇?。

    冷非傲然道:“我能有如此修為,是因為我得了擎天神君的傳承!”

    “擎天神掌嘛?!甭詰?。

    冷非搖搖頭哼道:“不僅僅是擎天神掌,還有內力修為!”

    “原來如此!”荊長槐若有所思。

    他細細思索著真假。

    按照常理來推斷的話,很可能是真的,否則不可能如此年輕便如此修為。

    可先前的表現,又讓他懷疑,他既然一切都不記得,為何還知道他的修為來自哪里?

    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不知道自己師父的名字,那所有的話都是編的?

    或者說,他說的是真的,只是他原本的姓名與原本的師父確實不記得了。

    念頭紛涌,荊長槐遲疑不決。

    盧孚暗自搖頭,卻不敢再多說了。

    冷非道:“好了吧?現在可以放我離開了吧?”

    “呵呵?!本3せ幣⊥返潰骸澳忝凰嫡婊?,不能放你走?!?br />
    冷非點點頭道:“果然是如此,領教你們搖海宗的信譽了?!?br />
    “你這是一派胡言,我真要放你走,豈不是傻子?”荊長槐笑呵呵的道:“這只能怨你?!?br />
    正在此時,方靖勛忽然出現。

    他臉色陰沉,一出現便惡狠狠的瞪向冷非,發出冷笑:“誰給你的膽子,如此戲弄咱們!”

    荊長槐沉聲道:“沒有這人?”

    “斬靈宗沒聽過這人?!狽驕稈叩?。

    荊長槐目光驟然變得陰冷,死死瞪著冷非。

    方靖勛也是如此。

    盧孚則一幅幸災樂禍的模樣。

    冷非笑了笑道:“我真與斬靈宗沒關系,怎會斬靈神刀?”

    盧孚哼道:“只要你不是斬靈宗弟子,管你怎么練會的斬靈神刀呢!”

    冷非搖搖頭:“那好啊,你們就后悔去罷!”

    荊長槐恢復了平靜,淡淡瞥一眼冷非,轉過身去:“小方,斬靈宗那邊如何?”

    “天然質樸,當真與眾不同?!狽驕稈Φ潰骸敖ブ缶褪且蛔∩醬?,斬靈宗弟子們一點兒也不像是武林高手,反而像是村夫?!?br />
    “還有這等事?”荊長槐笑道。

    方靖勛道:“長老知道那沈約吧?”

    “唔,見過?!本3せ彬⑹祝骸胺緦髻覓蔚囊桓鋈?,怎么啦?”

    “他在宗內就像一個鄉下小伙子一般,當真是樸素得有點兒過份啦?!狽驕稈⊥沸Φ?。

    “這倒是別致?!本3せ鋇?。

    冷非若有所思。

    荊長槐看也不看他,只打聽方靖勛的見聞,顯然對斬靈宗極為好奇。

    大船跑得越來越快。

    第二天清晨時分,薄霧籠罩海面。

    冷非扶著欄桿,看著遠處一座島漸漸靠近,知道那便是搖海宗了。

    這搖海宗距離陸地其實極遠,要是沒有帶路的,茫茫大海里幾乎不可能找得到。

    盧孚來到他身邊,淡淡道:“你離死又近了一步?!?br />
    冷非看著遠處,笑了笑。

    盧孚道:“好好看吧,恐怕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br />
    冷非扭頭看他一眼,搖搖頭。

    盧孚冷冷瞪他。

    冷非搖搖頭,又轉過身不看他。

    方靖勛來到冷非另一邊,笑道:“你要真是斬靈宗的弟子,咱們還真不敢亂來,可惜,你不是!”

    冷非道:“到底是不是,你們殺了我之后便知道了?!?br />
    他暗嘆時間過得太慢,不過才第三天而已,還有七天,他真能拖過七天?

    拖不過七天,他即使逃掉,也很快會被荊長槐捉住,修為差距太大。

    各有各的算盤,荊長槐想知道他的奧妙,他也想知道搖海宗的心法。

    自己現在的武功已經到極限,如果沒有擎天神掌,再活上幾十年,恐怕修為進境也差不多。

    不知道擎天神掌能不能突破自己極限,可搖海宗心法一定能,不必依靠絕境而提升修為突破極限,回到蠻荒,才有可能追得上紫陽洞洞主,主宰蠻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