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之谷手游技能 > 武俠修真 > 雷霆之主 > 第238章 捷徑(三更)
    “冷非,你還敢在明月軒耽擱?”陸曼曼笑道。

    她覺得冷非的膽子也忒大,明知道明月軒對他懷有殺意,用了小手段,還敢停留。

    冷非微笑:“朋友總得見一見的?!?br />
    “你是為了見朋友命都不要了?”陸曼曼道:“又不是見心上人!”

    “師叔,放心吧,”冷非道:“明月軒已經出過手,不會再來一次?!?br />
    他篤定自己的判斷,所以才敢停留。

    “你……好吧好吧?!甭鉸簿醯妹髟灤換嵩儷鍪?,機會只有一次,錯過了便錯過了。

    真要再出手,那驚雪宮也不是吃素的,兩宗一定要開打,明月軒沒必要為了一個弟子鬧成這樣,影響大局。

    “少宮主,好走?!崩浞瞧騁謊堊釗舯?,神色淡淡的抱抱拳,轉向往明月軒而去。

    楊若冰輕哼一聲,化為一抹流光消失無蹤。

    陸曼曼搖搖頭,緊追上去。

    “哈哈……”張天鵬大笑著迎出明月軒。

    冷非笑道:“張兄?!?br />
    “就知道冷兄弟你不會直接走掉,走走,去我那里?!閉盤炫艫?。

    冷非笑著點頭。

    兩人重進了山谷,一路上,明月軒弟子看到他時都是面無表情,只是抱拳一禮而已,不失禮數而又表達出不滿。

    冷非笑了笑,他這一次算是把明月軒弟子們得罪了。

    兩人很快來到一座小院。

    院子里,趙青荷正系著圍裙往石桌上端菜,香氣四溢。

    她摘下圍裙,提一壇酒放到石桌上,拍開封泥笑道:“我的廚藝沒你那丫環的好,只能湊合了?!?br />
    冷非笑道:“大嫂親自下廚,哪敢挑嘴?!?br />
    三人坐到石桌旁,斟滿了酒一飲而盡,說著閑話,談笑風生。

    “唉……”張天鵬放下酒杯,感慨道:“想起咱們在登云樓的日子,真像一場夢,太遙遠了!”

    冷非笑道:“變化太快,現在張兄與大嫂已經十重樓,踏入十二重樓也指日可待?!?br />
    “哈哈,那倒是!”張天鵬咧嘴大笑。

    趙青荷白他一眼:“境界高有何用,還不是被冷非壓著打,咱們兩個加一起也不成!”

    冷非道:“待你們沖進先天,我就不成了?!?br />
    “先天啊……”張天鵬搖搖頭:“沒那么容易突破的,有多少練氣士困了一生?!?br />
    “可有取巧之法?”冷非道:“先天高手幫忙,純化你們的真氣,然后一舉踏入先天?”

    “不成的?!閉鄖嗪汕崆嵋⊥罰骸罷饈譴蠹?,先天真氣是內氣與心意的融合,所以能夠離體存在,練氣士的內力與心意都不足,要一次一次的純化增強,直接將內氣純化踏入先天的話,心意無法達到,那就像小孩騎駿馬,自取滅亡?!?br />
    “除非像李青迪那般,練有天心映月神功,那可是修練神意的奇功?!閉盤炫粢∫⊥罰骸傲私飭頌煨撓吃律窆?,才知道什么是天才,咱們就是吃一百顆洗髓丹也追不上?!?br />
    趙青荷道:“天心映月神功要魂魄天生強大,是萬年難出的天才,驚雪宮的少宮主也一樣,天生魂魄強大,練有神目懾神術,不戰而屈人之兵,即使修為勝過她的,一眼看去也直接跪倒認輸?!?br />
    冷非沉默下來,想著自己的推論。

    他有些興奮。

    如果自己能踏入練氣士,就有可能直接踏入先天,雷印的妙用恰恰能鎮壓諸邪,清心寧神。

    自己不會受邪念所侵,所以可以速成。

    只要踏入練氣士,踏入練氣士!

    想到這里,他陡然生出無窮動力,恨不得現在便踏入練氣士,可惜九龍鎖天訣難練。

    他決定不能再等下去,要主動出擊了。

    三人把酒言歡,喝得盡興,便起身切磋。

    他把太岳鎮魂錘的最新領悟說出,張天鵬也說了自己的領悟,彼此增益。

    冷非感覺自己的收獲更多,他能舉一反三,聞一知十,張天鵬一個小小的想法,他就能想到很多。

    待天色微暗,他才起身抱拳離開。

    張天鵬與趙青荷送他到山谷口,依依不舍揮手告別。

    待回到驚雪宮,已然是第二天的清晨時分。

    推開小院的門坐到石桌旁,他長舒一口氣,清晨的明媚陽光照在身上,格外的清爽而寧靜。

    他打量著小院。

    總算是回來了,雖然來驚雪宮不長,但在這里卻有一種安寧感,好像是屬于自己真正的家。

    他剛給自己沏了一壺茶,便聽外面有敲門聲。

    “少宮主,請進?!崩浞茄鍔?。

    楊若冰輕飄飄的進來,好像腳不沾地一般,輕盈靈動得可怕。

    冷非起身抱拳:“少宮主有何貴干?”

    “那顆中品洗髓丹呢?”楊若冰道:“沒用吧?”

    “用了?!崩浞塹?。

    楊若冰蹙眉:“何時用的?”

    “現在?!崩浞塹?。

    他從懷里取出那個紫漆小盒子,打開來,取出來捏碎了封蠟,直接拋進嘴里。

    “你——!”楊若冰想要搶奪,已經進了他嘴里。

    他這一套動作熟極而流,一氣呵成,讓人無法打斷,沒給楊若冰反應時間。

    楊若冰晶瑩如玉的瓜子臉罩了一層寒霜,雙眸閃動著寒光,冷非平靜以對,直視著她。

    忽然間,她眸子生出變化來,寒光迅速消散,仿佛艷陽升于雪后,目光變得柔和動人,如波光瀲滟。

    冷非笑道:“又來這一套?沒用的!”

    他知道這是神目懾神術,奇功威力驚人,可惜偏偏他有雷印鎮壓萬邪,恰能克制這種奇功。

    腦海里的雷印清晰呈現,六縷雷光流轉不休。

    他只是覺得楊若冰的雙眸宛如深潭,散發著柔光的清光,深邃而迷人。

    除此之外,再無異樣。

    柔和的眸子里迅速涌出淚水,然后簌簌而下,一串又一串,迅速滑下玉臉落到地上噼啪碎開。

    她轉身便走。

    她一直不服氣自己神目懾神術在冷非身上失效,先天境界高手都抗不住神目懾神術。

    自己踏入先天境界,神目懾神術威力自然是更上層樓,她決心這一次就要報仇雪恨。

    可沒想到,還是被他反噬!

    “哈哈,少宮主好走,恕不遠送!”冷非大笑。

    楊若冰剛走出門外,腳步一頓。

    聽著他得意的大笑,咬著紅唇,緊緊攥著玉手,攥得青筋微露,好像白玉之下的青玉繩。

    她一口氣沖回了上宮,不由想起當初心口被壓的情形,渾身起雞皮疙瘩,再次涌起恨意。

    她原本想助譚妙一臂之力,看看洗髓丹有沒有效果,可沒想到冷非如此可惡,眼睜睜吃了,簡直就是羞辱自己!

    她知道這是冷非在發泄不滿,是對自己恩將仇報的憤怒。

    她又氣又怒又恨,卻又無可奈何。

    畢竟這顆中品洗髓丹是他所求來,是屬于他的,不給也沒辦法。

    那自己便將他那一箱金銀財寶昧下來,也算出一口惡氣!

    想到這里,她露出笑容,心懷稍微舒暢了幾分,這冷非也是個喜歡銀子的,喜歡享受,這一箱金銀財寶足夠他肉疼!

    冷非正在感受中品洗髓丹的效果。

    他發現只是增強了力量,對于他現在的力量而言,增加的力量并不足以讓他動容。

    “篤篤”敲門聲再次響起。

    冷非揚聲道:“宋師姐,請進?!?br />
    宋思思是執法殿的弟子,怕是沒什么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