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之谷手游技能 > 武俠修真 > 雷霆之主 > 第200章 逼問(一更)
    眾人看他如此威勢,越發覺得被冒犯。

    他只是一個最小的弟子而已,卻敢如此放肆,簡直就沒把他們這些師兄放眼里。

    他們何曾見過如此狂妄之人。

    冷非看一眼程芒,淡淡道“程師兄,麻煩讓一讓罷,我陪楊師兄坐一坐?!?br />
    程芒喝道“你好大的膽子,咱們都在呢”

    冷非皺了皺眉,眼中冷光一閃“看來程師兄的忘性足夠大啊?!?br />
    “你敢”程芒斷喝。

    他漲紅著臉,憤怒之極,死死瞪著冷非,自恃在這么多人跟前冷非不敢動手。

    冷非探手提起他,往旁邊一拋。

    “砰”他飛到樓梯口,直接滾下樓梯。

    “放肆”

    “該死”

    “好膽”

    眾人七嘴八舌怒喝。

    他們萬沒想到冷非竟然敢動手,而且是主動出手,簡直太不把他們放眼里了

    “砰”白泰平猛一拍,喝道“冷師弟,今天不教訓你,你真以為咱們驚雪宮無人了”

    他說罷一掌拍出,身形輕捷靈動,一下到了冷非胸口。

    冷非探手捉住他手腕,輕輕一抖。

    白泰平半邊身子酥麻,仍由自己被拋到樓下,待能夠運轉內力時,已經滾到了樓梯下。

    他臉色鐵青,卻無臉再跑上去。

    樓上怒吼聲連綿不絕。

    “砰砰砰砰”一個個人影滾落下來。

    一眨眼功夫,所有人都滾落下來,楊若海也不能幸免,而且更重要的是,楊若海右手蜷曲著,一動不敢動。

    “楊師兄,你”程芒忙道。

    楊若海鐵青著臉,冷冷道“沒什么,手斷了而已?!?br />
    “這冷非好夠膽,敢傷人”程芒喝道。

    眾人沉默。

    一樓人們紛紛看過來,看了幾眼沒有熱鬧,便又各自喝酒,不再理會。

    但楊若海是這酒樓的主人,又是少宮主的小弟,竟然被人打成這樣,收拾得這么狼狽。

    他們猜到了是誰動的手。

    當今驚雪宮內,敢罵楊若海,敢動手打楊若海的,恐怕只有一個人,那便是快意刀冷非

    “走吧”楊若海咬了咬牙,簡直就是恥辱,被人從自己的酒樓里丟下來

    程芒道“楊師兄,咱們稟報護法殿”

    “不用”楊若海搖頭。

    程芒忙道“楊師兄你這受傷了,這便是同門相殘,他犯了宮規,一定要受嚴懲的”

    楊若海冷冷看他一眼。

    “咱們這么多人被他收拾了,沒臉說?!卑滋┢匠遼?。

    楊若海卻知道,這是冷非在報復江盈語的傷。

    他是在切磋時故意沒收住手,傷了江盈語,這只不過是恨烏及屋,說來說去還是怨冷非。

    冷非也沒說要替江盈語報仇,可他知道就是如此,否則不會所有人都沒受傷,只有他的手腕被捏斷。

    疼痛難當,應該是骨頭裂開了。

    他滿頭大漢,臉色焦黃。

    “楊師兄,不要緊吧”程芒關切的道“要不要上藥趕緊去慈心殿看看?!?br />
    楊若海點點頭。

    他們簇擁著楊若海往上走,要去中宮的慈心殿療傷,可走到慈心殿時,眾人皆停住了腳步。

    一個紫衫曼妙女子正站在那里,身姿挺拔靜靜看著他們,瓜子臉上五官精致,櫻唇鳳眼瓊鼻,無一不美。

    她絕美的臉龐一片冷漠,眸子綻放清冽目光,拒人于千里之外,讓眾人不敢直視。

    “大姐?!毖釗艉B凍魴θ?。

    楊若冰神情冰冷的頜首,目光落在他手腕上。

    楊若海湊上前笑道“大姐何時出關的”

    “誰干的”楊若冰淡淡問。

    “沒有誰,練功不小心弄傷了?!毖釗艉PΦ饋耙壞愣∩?,歇兩天便好?!?br />
    他不想大姐與冷非打。

    雖說大姐在他心里素來第一,無人能及,可冷非的快意刀名號是滅一宗而得來,絕不是僥幸,能安然躲過白象宗的追殺,據說還殺掉了白象宗二十四個十二重樓練氣士。

    楊若冰哼道“你練功弄傷了,他們鼻青臉腫的也是練功練傷了”

    半邊身子被冷非捏麻,硬生生的滾下來,他們近乎都是練氣士,半邊身子只能規避重傷,不頭破血流已經不凡,難免鼻青臉腫狼狽不堪。

    “都是都是?!毖釗艉CΦ閫?。

    他順勢掃一眼程芒。

    程芒蠢蠢欲動,想講出來,但看到了楊若海的目光,只能勉強憋住。

    楊若冰目光何等銳利,冷冷道“程師弟,你來說,是誰干的”

    “這個”程芒為難的看向楊若海。

    楊若冰淡淡道“你難道要騙我”

    “不敢?!背堂⒚Φ饋把釷?,還是問楊師兄吧,我真不敢說”

    楊若海露出微笑。

    楊若冰一腳踹出,紫衫下的一展便隱,突兀而奇快,防不勝防。

    “砰”楊若海被踹飛出去,重重落地。

    “啊”楊若海慘叫一聲。

    楊若冰哼道“活該平時不好好練功,技不如人就該挨揍”

    她清冷眸子落在程芒身上。

    程芒知道她手辣,忙道“師姐我說”

    “說”楊若冰淡淡吐出一個字,明眸斜橫楊若海,楊若海只能扭過頭。

    程芒道“楊師姐,你閉關的時候,咱們驚雪宮新進了一位小師弟?!?br />
    “他打的”楊若冰道。

    程芒輕輕點頭“這位小師弟可是個厲害人物,在武林中闖下了偌大的名聲,據說一口氣殺光了鶴鳴山七百人?!?br />
    楊若海忙爬起來,叫道“大姐,他還殺了白象宗二十四個十二重樓練氣士”

    “白象宗的練氣士”楊若冰瓊鼻哼出不屑,冷冷道“你是怕我打不過他”

    “大姐出手,當然拿得下他,只是他一個練功高手,沒必要跟他動手降了身份?!毖釗艉CΦ?。

    他實在不敢斷定大姐必勝。

    雖說大姐出關后,這出手速度也極快,可未必快得過冷非,萬一栽在冷非手上,豈不白白成全了那小子的名聲

    楊若冰皺眉“練勁的”

    “是?!毖釗艉CΦ閫?,跟程芒使一個眼色。

    程芒忙笑道“他是下宮弟子,據說是因為躲避白象宗的追殺才拜到咱們驚雪宮?!?br />
    “誰引薦的”楊若冰問。

    程芒道“莫一風師叔?!?br />
    楊若冰修長入鬢的黛眉輕蹙,沉默不語。

    楊若海暗松一口氣,給程芒送過去一道滿意眼神,莫一風師叔他們從沒見過,只是在傳說中。

    據說乃皇宮大內的總管,權勢滔天。

    莫一風師叔引薦的弟子總不能太差,也不能太過得罪,不看僧面看佛面嘛。

    “你們去吧?!毖釗舯話謨袷?。

    眾人如蒙大赦,四散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