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天鵬說得沒錯,咱們要殺回去!”高士奇喝道:“以牙還牙,以血還血!”

    “對,以血還血!”張天鵬大喊。

    眾人都沉默,張天鵬格外活躍,好像恨不得馬上便一場大戰,想到他的武功,眾人都理解。

    他這般武功一定是渴望廝殺,建功立業,如喝水一般容易。

    他們卻不成,一旦全面開戰,便面臨著性命之危,想想還有點兒畏懼。

    誰也不能保證死的不是自己。

    “你們是不是怕了?”高士奇冷冷道。

    “不怕!”眾人忙喝道。

    高士奇哼道:“我看你們都是一群王八,只會縮頭,膽子比女人還??!”

    眾人頓時臉色一肅,不言不語,真要反駁不服氣,將要面臨高總管狂風暴雨般的痛罵。

    高士奇道:“你們現在想的一定是有危險,萬一真與忘憂樓打起來,是不是自己會丟命!”

    眾人沉默。

    高士奇冷笑道:“你們以為不跟忘憂樓打,就不會丟命?想想小方他們!”

    眾人臉色緊繃,雙眼漸漸冰冷。

    是啊,即使不跟忘憂樓打,忘憂樓也要殺他們,與其委曲求全,不如奮起一戰。

    “只有讓忘憂樓害怕,咱們才安全!”高士奇沉喝道。

    張天鵬喝道:“滅掉忘憂樓!”

    眾人跟著大喝:“滅掉忘憂樓!”

    冷非雖然覺得可笑,卻也隨波逐流,跟著吆喝滅掉忘憂樓。

    高士奇狠狠瞪一眼張天鵬,哼道:“這一次咱們外府有重賞!殺掉一個忘憂樓護衛,一枚紫血丹!”

    眾人臉色一變,雙眼炯炯,興奮起來。

    紫血丹可是難得的靈丹,增強血氣,從而增強體質,雖然不能像易筋丹那般直接增力,卻也益處無窮。

    “殺忘憂樓一個練氣士,一枚易筋丹!”高士奇道。

    眾人雙眼更亮。

    易筋丹,一枚可增百斤力量,服了馬上實力暴漲,冷非與張天鵬為何能傲視同儕,便是因為這易筋丹!

    “十個練氣士,那便賞一枚洗髓丹!”高士奇道。

    眾人呼吸頓促。

    洗髓丹!

    所有人都渴望洗髓丹,改換體質,資質大增,即使是一個笨蛋,服下洗髓丹也能成為天才。

    張天鵬雙眼放光,看向冷非。

    冷非點點頭。

    果然一旦開戰便是建功立業的好機會,洗髓丹似乎在朝自己招手了。

    高士奇道:“這一次重賞,你們可要抓住機會,奮勇向前,多殺忘憂樓護衛,多得賞賜,提升實力!”

    “是!”眾人哄然應道。

    “去吧,但凡出城,必須得至少兩人結伴,不得獨行,免得被忘憂樓偷襲?!備呤科姘詘謔?。

    眾人轉開離開。

    冷非與張天鵬來到高士奇近前。

    “今天你們輪值?!備呤科嫻愕閫返潰骸罷盤炫裟閽諭飧蚴?,冷非你去內府報道,今天夫人還要外出?!?br />
    他眼睛一瞪張天鵬:“休得啰嗦!”

    “是?!閉盤炫粑弈蔚閫?。

    冷非離開外府,來到了內府。

    一進內府,便看到了那個圓臉青年,當初送他們外護衛鐵牌的那個圓臉青年。

    他站在府外招手:“你來得夠慢的,快點兒,夫人馬上要出發了!”

    冷非抱拳。

    圓臉青年道:“我姓方,方英庭?!?br />
    “方兄?!崩浞塹?。

    方英庭道:“今天夫人去煜王府,你要打起精神來,別給咱們登云樓丟人!”

    “夫人要去煜王府?!”冷非心中微動。

    聽到煜王府這三個字,便聯想起靖波公主,莫名的生出幾分異樣感覺。

    “公主邀請夫人賞花?!狽接⑼サ?。

    冷非挑了挑眉頭:“靖波公主……”

    “你想多了,甭想見到公主?!狽接⑼ヒ⊥返潰骸霸勖侵皇腔の?,進不了內院?!?br />
    一聽靖波公主的名字,所有男人的反應都是一樣的。

    “是啊……”冷非輕輕點頭。

    方英庭看向冷非:“這次是夫人點名,讓你隨行,你可別出什么紕漏!”

    “是?!崩浞瞧驕駁謀?。

    方英庭滿意的點點頭。

    馬蹄聲響起,梁雪翁駕著紫漆馬車緩緩停在大門前。

    一襲白衣如雪的宋雪宜帶著兩個丫環裊裊娉娉出了大門,來到馬車前停住,掃一眼冷非,輕輕點頭。

    冷非抱拳一禮。

    宋雪宜與兩個丫環進了馬車,趙嬤嬤站在馬車旁,方英庭則來到馬車另一側。

    冷非來到最前頭開路。

    “駕!”梁雪翁揚聲揮鞭,馬車駛動。

    冷非走在前頭,顧盼四周,沒喪失警惕。

    這一次夫人隨行護衛極少,是因為沒人敢在城內動手大規模廝殺,一旦被發現,朝廷一定要追究,縱使是逍遙堂這般青玉城頂尖宗門也顧忌。

    登云樓樓主夫人若在城內被襲,朝廷絕不會袖手,所以在城內還是安全的,忘憂樓不敢亂來。

    夫人宋雪宜招自己過來,是為了增長一下見識,是有意提拔自己,這是好兆頭。

    他前世混過官場,對這種青睞最是敏銳,所以他反而不會因此而喪失警惕,在宋雪宜跟前失分。

    況且他不管在什么情況下,都不會失去警惕,武林太危險,生機僅在一瞬間。

    一行順利抵達了煜王府。

    煜王府占地龐大,一府占據了一條大街,鎏金瓦在陽光下閃爍著金光,氣勢磅礴,來到近前便感覺到自身渺小。

    煜王府外,六個王府護衛站在雄偉的白玉獅子旁邊。

    他們身上個個都帶著疤,臉上的刀劍,脖子的槍傷,還有的手指頭斷了兩根。

    個個都有傷疤在身,身體透著森然煞氣。

    他們都是沙場歸來的老兵,成為王府護衛也是榮養,讓他們安享余生。

    但沒人敢小瞧這些傷殘了的護衛,同樣是護衛,冷非他們的地位差了這些王府護衛好幾層。

    煜王府很快有一位管家過來,把冷非與梁雪翁及方英庭帶到旁邊一處寬大的院子。

    這座院子與登云樓內府差不多大小。

    一進到院內,便看到一座蓮花池,池內錦鯉一簇簇,正有一群人在觀賞。

    冷非掃一眼,看到是十八個,看他們的打扮與氣質,推測應該也是護衛。

    方英庭爭了皺眉。

    冷非低聲道:“方兄?”

    “是忘憂樓的梁天涯?!狽接⑼タ匆謊鄱悅嬡巳?,冷冷道:“沒想到是他過來了?!?br />
    冷非順著他目光看去,人群中有一個細眉細眼,喜慶招人笑的青年,正與旁人嘻嘻哈哈的說笑。

    “是個難纏的家伙,你小心點兒?!狽接⑼サ蛻潰骸俺送鍬サ?,還有飛星幫,金刀門,天衣閣,真樂坊,看來都到了,小心一點兒別惹麻煩?!?br />
    冷非點點頭,他的注意力落到了蓮花池旁的欄桿上,竟然雕有一條條龍。

    云紋繚繞之中,一條條白龍似乎在騰云駕霧,細微處極見功底,每一條龍都仿佛活過來。

    冷非若有所思。

    腳下隨著方英庭往里走,來到了蓮花池邊停住,靠近了這幫人。

    “喲,這不是方兄嘛!”梁天涯似乎剛發現他,揚聲招手笑道:“方兄,別來無恙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