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徐穆乘坐馬車返回了蘭頓市。

    昨晚戰斗之后,他離開了陶瓷工廠若無其事的返回旅店中,先是盤點了這次刷陰靈之塔副本的收獲。除了一把附魔手槍和幽靈之眼,其他都被徐穆兌換成了墓園中的靈能一共是6513點靈能,令他十分興奮,立刻開始消費。

    徐穆摩拳擦掌,準備大干一場,先是升級了地穴,變成可以出產硬皮食尸鬼和鐵皮僵尸的腐爛地穴,需要兩千靈能,直接心念一動,登時代表地穴的石頭建筑居然升高了一米多高,四角各多出了一個石質的風燈,里面點燃著綠瑩瑩的鬼火,時而飄散出來,變成一個人形,卻又在幾秒之后潰散無形。

    隨后徐穆又付出了150靈能,把手下現有的食尸鬼和僵尸都升級成了硬皮食尸鬼和鐵皮僵尸。

    升級后,鐵皮僵尸的戰斗力達到9.0,比硬皮食尸鬼的9.1略差,但是價格也更便宜,招募一個20靈能,算相當物美價廉。

    接下來徐穆把目光落到了出產幽靈的廢棄塔樓上,他卻郁悶的發現建造廢棄塔樓還有前置條件,就是升級城鎮大廳到LV2,并建造防御要塞,才能建造廢棄塔樓。

    這一看,徐穆的臉不禁垮了下來,剛才他還覺得刷了五千多靈能已經很不錯了,可是現在所面對的情況卻令他不得不感嘆一聲錢真的不經花呀!

    升級城鎮大廳2000靈能,建造城防要塞2000靈能,再加上之前升級腐爛地穴的花銷,這三項加起來就是6000靈能,再加上升級食尸鬼和僵尸的花銷,轉眼間徐穆刷副本的收獲就只剩三百多靈能,還哪夠建造廢棄塔樓的!這令徐穆十分郁悶,卻也相當無奈,只能下次再說。

    好在他有幽靈之眼,可以轉化幽靈,有了三級兵種,對于廢棄塔樓的需求也不算特別迫切。反而是升級城鎮大廳和建造城防要塞之后,整個墓園的感覺竟有些不一樣了,好像一個快干枯的植物澆水之后,從半死不活的狀態恢復到生機勃勃。包括墓園中的亡靈生物也都受到影響,一個個氣勢十足,戰斗力也提高了。

    徐穆這才知道升級城鎮大廳和建造城防要塞的好處,尤其是城鎮大廳頂上的大鐘,居然也跟著升級了!

    要知道徐穆修煉的《格爾菲斯冥想法第三版》可不是普通粗淺的冥想法,整個冥想法分為九個階段,在意識海中凝結冥想物只是第一步,而普通魔法學徒也只能達到第一階段,只有成為正式法師才能修煉第二階段冥想法。

    到了第二階段,冥想法的作用更大,不禁可以通過觀想冥想物提升精神力,還能在戰斗時對魔法加成,不管魔法威力,還是施法速度,因人而異最高能提升10%,少的也能提升3%~7%,這是相當可觀的加持,能達到類似效果的魔杖,隨便一支都能賣到上萬金鎊,如果放在地球上就是上億RMB,這樣一想一口氣消耗四千靈能也就不怎么肉疼了。

    而且建造城防要塞之后,墓園的亡靈生物產量加倍,是徐穆的部隊獲得擴充。

    一直以來,在亡靈生物產量方面,墓園都很吝嗇,時間按月計算,產量除了骷髏兵是兩位數其他兵種都是個位數。這讓徐穆在使用亡靈生物時都十分小心。也是因為如此當得到幽靈之眼時,他才會視若珍寶,并非因為別的,只為幽靈轉化。有了這個能力只要有足夠靈魂供應就能制造出不限數量的幽靈大軍。

    當然,徐穆不會喪心病狂,因為這個能力去殺人奪魂,其實在這個世界想獲得靈魂并不難。雖然開始了資本主義,并有超凡力量存在,但是這個世界的普通人依然愚昧,尤其醫學在擁有超凡力量的教會壓制下,比正常發展的更為緩慢,所謂的醫院更像屠宰場,治病基本就靠稀釋的圣水和放血療法。

    如果想要靈魂,只要去費倫市或者王都那種人口匯聚的大都市的醫院,什么都不用做,只需坐下來等,就能快速卻毫無風險的獲得數量難以想象的靈魂。如果是蘭頓市,固然人口更少,但只要多一些耐心,也不難獲得轉化幽靈的原料,至少短時間內可以讓徐穆的幽靈數量連翻數倍。

    想到這里,徐穆的臉上露出喜色,再過幾天墓園就能產出新一波亡靈生物,屆時他招募的亡靈部隊的數量勢必超過一百。

    徐穆默默計算,單是骷髏兵的數量就有八十五個,硬皮食尸鬼十六個,鐵皮僵尸十五格,幽靈數量待定。

    這樣的陣容對于一位亡靈法師學徒來說已經相當豪華,而且更讓徐穆期待的是,跟老獨眼訂購的大炮,那才是真正的大殺器,如果能跟骷髏兵結合成為火炮骷髏兵就太棒了。

    想到這里,徐穆的眼中流露出了更多期待……

    幾小時后,當徐穆返回蘭頓市已經是下午兩點,馬車停在威爾遜城堡門前。

    文森特表情激動的看著走下馬車的徐穆,立刻上來一個擁抱,低聲道:“我的兄弟,我就知道你不會拋棄家族的!”

    徐穆一笑,拍拍文森特后背,他知道這次去刷副本讓許多人心存懷疑,他跟威爾金斯博士一樣打算臨危逃走。其實文森特心里也有類似的想法,但之前徐穆跟他去說時,他卻只字未提,反而大手一揮,給了徐穆三百金。

    可別小看這三百金鎊,這幾乎是文森特一大半的私房錢,心中明知徐穆可能要走,依然能送出手,已經表明態度,倒是讓徐穆小小感動了一下。

    而就在剛才,文森特忽然聽見仆人報告,徐穆的馬車回來了,令他又驚又喜,卻更臉色陰沉,急匆匆的來到城堡樓下與徐穆見面。

    擁抱之后,文森特臉色復雜,拍拍徐穆的肩膀:“我的兄弟,其實你不應該回來的!”

    徐穆沒有說話,他從文森特的眼神中看出了疲憊和隱藏的極深的絕望,不禁皺了皺眉,僅僅不到兩天,究竟發生了什么,居然令文森特產生出了絕望的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