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家棟猶豫了一下,起身端著一杯酒朝著楚雨晴說到:“楚秘書好魄力,謝謝了!”

    嚴家棟的是總裁的身份,周露蕓公司的人并不知道。

    他這樣一說,是希望把公司人的注意力引導楚雨晴的身上。

    “不客氣?!?br />
    楚雨晴會意,端起酒淺笑著抿了一口。

    “來大家,敬楚秘書一杯!”

    嚴家棟舉杯示意。

    周圍這些同事也為能請到楚雨晴一起來用餐感到十分的榮幸。

    周露蕓到是明白人,似乎明白這許經理突然給面子是因為葉芷晴的緣故。

    而這時候外面響起了吵鬧的聲音。

    “左哥,抱歉,你不能進去,現在包間里有客人!”

    許經理慌張的聲音傳來。

    “滾一邊去!之前你怎么給我保證的?現在居然告訴我包間有人,你干什么吃的?你忘記你姓什么嗎?”

    一個男人喝罵道。

    忽然,大力的一腳,嚴家棟等人所在的包間門就被人踢開了。

    門口站著一個年輕的男人,模樣有些冷峻,只是看眾人的眼神有些不屑。

    當看到楚雨晴跟周露蕓二人的時候眼中到浮現一絲驚艷。

    “這包間我左翔定了,還請各位換個地方吃飯,你們的開銷我請了,當然這兩位漂亮的女士愿意留下的話,可以繼續在這里吃飯,我保證你們不會后悔?!?br />
    左翔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左翔?誰啊沒聽過?”

    “你誰???這么囂張?”

    當下有些同事不滿的叫嚷起來。

    到是周露蕓聽到這名字臉色有些變化。

    嚴家棟占了起來,申沉聲說到:“抱歉,我們還在吃飯,如果你想用這個包間,還請等我們吃完飯?!?br />
    “兄弟,你怕不知道我誰吧?外來人?最好打聽打聽,你給我這面子,以后在臨海市日子也好過?!?br />
    左翔不屑的掃了掃嚴家棟。

    嚴家棟剛想說什么,被一旁的周露蕓拉了拉笑聲的說到:“左翔是這邊有名的混混,別招惹他的好,不然公司會有麻煩?!?br />
    “有名的混混?什么時候的事情?我走的時候怎沒聽過?”

    嚴家棟有些疑惑。

    “你都走了多久了,他是半年前才出名的,我聽說他背后可能有林浩然的扶持,但是具體我的不知道?!?br />
    周露蕓解釋道。

    “林浩然?他手還伸的真長,不過既然是這樣我就更不能讓了?!?br />
    嚴家棟冷哼一聲。

    “誒,你別沖動,你在這里呆不了幾天,你到是一走了事了,我公司還在這呢?!?br />
    周露蕓提醒道。

    這話到讓嚴家棟深呼吸一口氣,他現在還沒把握一次性把林浩然給干掉,現在樹敵確實只能是給周露蕓招惹麻煩。

    “怎么樣?考慮好沒?我今天還接待貴客,沒時間跟你們墨跡!”

    左翔不耐煩的問道,他擼起袖子,手臂上有著一副很夸張的紋身。

    嚴家棟心里郁悶,好端端的晚上聚餐居然還能遇到這么多麻煩事。

    他到是不怕,可是給周露蕓招惹麻煩確實不想。

    加上這家伙是道上混的,葉芷晴的面子怕也不好用。

    真琢磨這到底怎么樣才好的事情,外面又響起一個男人的聲音:“翔子,怎么?有問題?”

    門外出現一個中年男人,到是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人沒多大特點就是嚴重過始終有點居高臨下的意思。

    “樊老板,您稍等,馬上就安排好了?!?br />
    左翔見到這男人陪了一個笑容雖有又板著臉命令打:“聽到沒?趕緊滾出去!”

    房間里的人看向嚴家棟,在等這男人的發話。

    嚴家棟神色不定,想霸著這包間,卻沒有十足的底氣。

    他現在不怕事,可是怕給自己親近的人帶來麻煩。

    沒想到這時候,葉芷晴到是從凳子上跳了下來,低著頭走到了門口。

    “看看,這小朋友都懂事了,你們這些大人還不識趣,幾十年活到狗身上去了?”

    左翔罵了一句。

    這讓房間里的同時都憤怒的看著他,可是當他們都明白這個男人的身份之后,一個個卻敢怒不敢言。

    “小小晴,你怎么?”

    嚴家棟有點緊張,葉芷晴身份太敏感,他擔心出事。

    沒想到葉芷晴只是走到門口,隨后摘下墨鏡。抬起頭看了一眼這個所謂的樊哥,嘴里冷冷的說出一個字:“滾!”

    樊老板一開始不放在心上,可是一看清楚這小丫頭的臉,頓時滿眼的真假,驚慌的神色浮現在臉上,額頭上似乎冷汗都流下來了。

    “小丫頭,你吃了熊心豹子膽了,敢這樣對我樊老板說話?你大人沒好好教你嗎?”

    左翔皺著眉頭訓斥道。

    啪……沒想到這個左翔口中的樊哥一巴掌直接拍在了他的臉上怒罵道:“閉嘴!”

    “樊老板,你這是?”

    左翔摸著自己的臉的茫然問道。

    葉芷晴走出門外,嚴家棟趕緊跟出去把門給帶上,有些事情不適合讓太多的人知道。

    “葉……葉小姐,您這么在這,葉總在到處找您呢?”

    樊老板低著頭惶恐的問道。

    “我叫你滾!沒聽到嗎?”

    葉芷晴冷漠的說到。

    “是,是!我這就滾!”

    樊哥趕緊點頭,轉身就走。

    “等等!讓這家伙先滾!你留下我有話問你!”

    葉芷晴突然喝止到。

    “是,聽到沒,叫你滾!”

    樊老板轉頭瞪著左翔。

    “樊老板,這什么情況???”

    左翔一臉的茫然。

    “叫你滾,你就滾問那么多干嘛?你們老大還想不想要投資了?”

    樊老板質問道。

    “是,是我明白了!我這就滾,我在外面等您?!?br />
    左翔聽到這話慌張的同意,他心里也明白自己這個樊哥眼前的小女孩是一個不得了的人物,心里有些擔心自己剛才出言不遜。

    “葉小姐,您還有什么吩咐嗎?”

    樊老板謙卑的彎著腰。

    “我見過你一面,你叫什么?職務是什么?”

    葉芷晴一臉的冷漠,這冰冷的樣子跟嚴家棟認識那種腹黑天真的小姑娘我完全不一樣。

    “我叫樊志,集團駐臨海市的技術指導,年會上有幸見了您一面?!?br />
    樊志趕緊回答。

    “噢,你知道我爸在找我?”

    葉芷晴淡淡的應了一聲。

    “是的,全集團上下都在找您,沒想到您在這?!?br />
    樊志陪著笑。

    “你今天沒見過我,明白嗎?要是我知道是你泄露的我行蹤,我想你應該知道有什么后果?!?br />
    葉芷晴斜著看了樊志一眼。

    “是,是我明白了!”

    樊志趕緊點頭。

    “那行!你滾吧!還有,別讓你那些狐朋狗友來騷擾我朋友!”

    葉芷晴告誡道。

    “我明白了,我這就滾!”

    說完樊志一溜煙的跑了出去。

    賤人離開了,葉芷晴才挽著眼睛笑著看向嚴家棟說到:“家棟哥,不好意思,我家的人老是給你惹麻煩?!?br />
    “沒事,葉小姐,還好你在,不然今晚確實有點丟面子了?!?br />
    嚴家棟淡淡的一笑,無形中似乎兩人的關系又有點疏遠。

    “你怎么又叫我葉小姐了,叫我小小晴啊,你這樣讓我覺得好陌生?!?br />
    葉芷晴有些委屈的看著嚴家棟。

    “抱歉,只是你剛才看起來有些不一樣,沒事了,進去吃飯吧?!?br />
    嚴家棟歉意的說到。

    “那是對外人了,你放心好了,在你這里我就是小小晴?!?br />
    葉芷晴說完又戴上墨鏡走進了房間里。

    嚴家棟本來還想問點什么,但最后也是搖搖頭跟著走了進去。

    一進屋發現眾人都緊張的盯著他們。

    嚴家棟笑著招呼道:“好了,沒事了,大家吃飯喝酒,一會吃完了繼續活動,我請客!”

    “好勒!謝謝嚴總!”

    眾人舉杯相慶。

    一頓飯吃了兩個小時,到也喝翻了不少同事。

    眾人出來的時候,許經理恭敬的陪在旁邊。

    剛才可是連左翔和樊志都逃開了,加上剛才看到的名片,這讓他相信這群人當中肯定有自己的大老板在,不得不更加的謙卑一點。

    在門口叫了些車子,把喝醉的人都送了回去。

    留下的人還等著嚴家棟安排夜生活。

    本來嚴家棟想讓楚雨晴帶葉芷晴也早點回去休息了。

    可是這丫頭看起來還很精神的樣子,吵著要跟著一起去玩。

    想到葉芷晴剛才幫自己出了頭,也只能答應。

    在一番商量之后,嚴家棟決定帶一干人去一家新開的夜場,在繼續喝二臺酒。

    嚴家棟本不就知道這夜場的情況,但是有去過的同事說這新開的夜場很大氣,而且一直有促銷活動,才臨時起意。

    去夜場嚴家棟笨不想帶葉芷晴這種為成年,但是葉芷晴聽到說去夜場更是不一樣不饒,感覺跟蘇秋彤一個樣子,也只能帶上一塊。

    眾人叫了車子,來到這家叫做在水一方的夜店。

    門外還看不出什么,就是兩個魁梧的保鏢站著,看樣子很有氣勢的樣子。

    門口上方一款豎著有五層樓高的招牌,上面是霓虹燈紅閃爍的在水一方四個字。

    “所謂佳人,在水一方,這名字到是有詩意?!?br />
    嚴家棟笑著說到。

    “不是所謂伊人嗎?怎么是所謂佳人了,不懂別亂說?!?br />
    葉芷晴調侃道。

    “所謂佳人,所謂伊人都行,原詞到是所謂伊人,只不過歌詞上有些改成了所謂伊人,不過這不重要了,走進去看看,小小晴,進去了你可別亂跑?!?br />
    嚴家棟笑著說到,最后正色叮囑了一句。

    “知道了,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子?!?br />
    葉芷晴無奈發的擺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