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之谷手游技能 > 歷史軍事 > 大明春色 > 第六百五十六章 地獄輪回
    “失火了!”

    朱高熾忽然從睡夢中醒來,聽到了“貴妃”張氏的喊聲。他還睜開眼睛,馬上就咳嗽起來,一股嗆人的氣味直沖口鼻!那氣味不僅有草木燃燒的煙霧,最難聞的、是一股令人頭昏腦漲的臭味。

    桐油味!

    朱高熾掙扎著爬了起來,他的眼前一片煙霧,煙霧中火光閃爍。

    他抓起衣裳捂著口鼻,朦朦朧朧中看到了他的“貴妃”張氏,剛才的喊聲正是張氏的聲音。

    張氏一副驚慌失措的樣子,雙手緊緊抓著朱高熾,正在“咳咳咳”地咳嗽,時不時說出一句簡單的話,大概是要去救孩兒。

    朱高熾一時說不出話來,急忙掙扎著下床。但他沒走兩步,腳下便不知踢到了甚么東西!本來就行走不便的朱高熾“哎喲”一聲,撲通摔倒在地上,覺得幾乎連骨頭都斷了!他身上一直劇痛。此時呼吸也很困難,他不斷地咳嗽,直覺天旋地轉。

    他連滾帶爬地朝著房門的方向過去。幸好朱高熾常在屋子里不出門,對此處十分熟悉;他走過了一道隔扇,便隱約能看見房門了。此時火勢已經燒到了房頂,煙霧愈來愈濃,他嗆得快昏過去了,用袖子捂住口鼻出氣、已是起不到多大的作用。

    朱高熾與張氏終于堅持著到了房門口。

    他馬上伸手摸到了門閂拔掉,用力一開門、居然打不開!在“噼里啪啦”的木頭燃燒聲音中,朱高熾聽到了銅鎖搖晃的聲音。

    先前朱高熾聞到桐油的氣味、已然覺得奇怪,因為他們家掌燈用的不是桐油!但他剛才沒有多想,直到現在、門居然從外面被反鎖了!他才終于確定:這根本不是失火,而是蓄|意縱|火!

    “二弟吶……咳咳咳!”朱高熾絕望地大喊道,“你對親兄……下得去手???”

    張氏道:“快開門,救人??!”

    朱高熾道:“沒用的。二弟想俺死,誰能救?”

    他頭暈目眩難受至極,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仰頭絕望地長嘆了一聲。

    這時朱高熾已被熏得落下淚來,身上被火烤得越來越熱,但心中卻已一片冰涼。這個世道、人連親兄弟都能下死手,人間已然變成了地獄!

    “幫忙……”一個微弱的聲音道。

    朱高熾忽然掙扎著爬起來,繼續上前拼命拉木門,但憑他和張氏的力氣,怎么也拉不開反鎖的房門。這門是往里開的,撞它卻也沒用!

    忽然“砰”地一聲,上面掉下一根燃著火焰的木頭來。朱高熾大叫了一聲,趕緊往后一退,身體再次摔倒在地,再想爬起來時、連勁也使不上來了,胸中一陣沉悶窒息,神智也越來越不清醒。

    隱約中,他聽到瞻基的呼救聲,那聲音哭道:“二皇叔,我錯了,不燒|死您了……救命??!”

    ……院子大門附近,住著幾個宦官,主要是為了看住廢太子一家,不讓他們進出、勾通內外。

    這臨時修建的“逍遙城”的院子與圍墻,倒也沒多大的防護作用;畢竟地方在皇城里,外面有更高大的城墻與守軍防衛,里面的人主要作用只是監視。

    宦官們也發現失火了,他們想進去救人,但通往內宅廊房的地方、是一座穿堂。那穿堂里面已經燒起了大火,人過不去!

    其中一個宦官道:“快去庫房搬梯子,走外面圍墻進內宅,先救人!再去一個人,叫留守司的將士進來救火,帶上水車!”

    幾個宦官分頭行事。他們沖出院子時,便見已經有很多將士列隊跑步過來了!守軍看見里面失火,也臨時調兵進了皇城。

    大伙兒找到梯子,幾個宦官與武將爬進了圍墻。但見里面的一片廊房、穿堂全都燃起了熊熊大火!火光沖天,煙霧滾滾。其中那幾間臥房外面似乎堆著柴薪,火勢燃得最旺,人哪里還沖得進去?

    一個留守司的武將見狀下令道:“水車進不來!快找一些桶,從外面的大缸里運水進來,把那廊房門口的火澆滅,才能進去救人!”

    沒一會兒,一些文官也帶著人來了。人們慌亂之下,提著桶去附近的大水缸里舀水。

    皇城里是準備了大瓦缸的,用處只有一個:便是預防火災!每隔一陣子,都有人專門檢查,將水缸裝滿,以備不時之需。

    然而眾人打開一只只瓦缸時,發現里面竟然是空的!這時有人發現,那些瓦缸的底部都被敲破了洞,水早就漏光了!

    一個文官道:“趕緊派人去別處運水,再叫將士們、去把附近房屋的門窗木頭全拆了!稍有不慎,整座皇城都得被燒光!”

    武將道:“現在要救人,你們都知道住在里面的是誰?”

    一隊將士回到了煙霧沉沉中的內宅,他們運進來了一根大木頭。接著將士們便抬著木頭撞門,一聲巨響之后,那燃著大火的柴薪和房門、便被輕易地撞塌了。

    人們又把從附近廚房里提來的僅有的幾桶水、澆了上去,然而幾乎是杯水車薪,并不能完全澆滅火勢。

    武將將剩下的一點水澆在了一個軍士身上,命令道:“你進去把人背出來!”

    那軍士渾身是水,看著煙霧中的火光,一臉慘白。

    武將大喝道:“違抗軍令,斬!”

    軍士道:“俺家小,就托付給李千總了?!彼蛋找灰а萊辶斯?,跳進了煙霧火光之中。

    然而眾將士等了一陣,里面仍是一點動靜也沒有。剛進去那軍士不一定會被燒|死,但那么大的煙、恐怕一會兒他就被熏暈在里面了!

    千總武將轉頭看別的軍士時,好幾個人神情畏懼地倒退了兩步。

    剛才下令的千總長嘆道:“這下完了!說不定俺們都得死!”

    ……次日,一名中都的信使便騎快馬、不斷在驛站換馬,急急忙忙地趕了幾百里路,并渡過了大江;這時才剛到旁晚。趁著京師城門還沒關閉,信使進了京師。

    急報沒有走通政司,而是直接送到了錦衣衛衙門。中都留守司與錦衣衛的關系不大,但密信就是寫到錦衣衛衙門的!

    錦衣衛指揮使、樂至侯張盛一拿到密信,還沒拆封;他瞧見上面的漆封印信、以及“八百里加急”的字樣,心頭就咯噔一聲,預感到出大事了!

    張盛的手指緊緊捏著信封,怔了片刻,終于沒有開漆封。他立刻拿著東西出衙署,徑直往承天門方向快步走去,陸續進了承天門、端門,到午門。

    守衛午門的軍隊是錦衣衛將士。張盛徑直進了午門,找到一個當值的宦官,便叫他去通報圣上。

    張盛在奉天門外等著。錦衣衛指揮使在平時也準許進宮,但按照規矩只能在奉天門附近活動,張盛此時提心吊膽、更不敢逾制。

    等了許久,太監王貴親自趕了過來,開門見山地急道:“皇爺在東暖閣,跟咱家來?!?br />
    二人便往北走了很長一段路,進中左門、后左門、乾清門,然后才走過斜廊來到了東暖閣外。身材魁梧的大太監王貴道:“不用通報了,咱們直接進去!”

    他們走進東暖閣,過了一道隔扇,便見朱高煦獨自坐在三張地圖前面的椅子上、正瞪眼看著他們。

    張盛與王貴一起跪伏行禮。

    朱高煦的聲音道:“東西呢?”

    張盛急忙爬起來,雙手把未拆封的密信遞了上去。果然朱高煦一看漆封與“八百里加急”字樣,臉色馬上就變了。

    朱高煦三下五除二撕開信封,從里面抽出信紙展開了看。張盛與王貴都彎著腰站在御案跟前,大氣不敢出一聲。

    “他|嗎|的!”朱高煦看完罵了一聲。他的臉色非常難看,又怒又愁,臉頰的肌肉微微動了兩下、似乎在咬牙;不過好在朱高煦并未立刻勃然大怒。

    他的目光從張盛與王貴臉上掃過,把密信徑直遞了過來。站得最近的張盛先接著,馬上翻看內容。

    住在中都皇城的廢太子,全|家都死了!

    舉家一共六人,昨晚深夜被活活燒|死在臥房里。不過被燒|死的人是八人,其中一個是留守司的軍士,軍士起火之后進去救人死在了里面,有許多將士可以作證;另一個是宦官吳忠,乃負責皇城用度采辦的宦官,他不住在“逍遙城”,卻被燒死在了里面。

    留在中都的錦衣衛武將,率部下封鎖了“逍遙城”,并初步確定:昨晚的火災起因是有人縱|火!

    “逍遙城”柴房里的柴禾,被人搬到了廢太子等的臥房外面、以及穿堂;并且燃起大火之時,人們聞到了桐油味。臥房外面還找到了殘留的銅鎖。逍遙城附近的救火水缸,也被人蓄|意砸破。

    種種跡象表明,縱|火者是中都皇城的人,并且十分熟悉“逍遙城”內外。疑是縱|火者先將附近的水缸砸破;然后翻進逍遙城,將幾間臥房鎖上,放好柴禾之后、澆上桐油縱|火……

    張盛看罷內容,馬上遞給了太監王貴。

    從王貴的震驚表情來看,這個太監也才剛剛知情。

    此時張盛還能確定一件事:此事真的不是圣上的意思!因為負責監視逍遙城的人,便是錦衣衛將士、以及司禮監派的宦官;圣上要辦這種事,必得錦衣衛與司禮監知情才能辦妥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