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之谷手游技能 > 歷史軍事 > 大明春色 > 第四百七十章 洛容之戰(2)
    王斌部騎兵掠過敵陣前方,煙塵之中,兩軍正面的步軍陣、相距只有數十步了。

    戰場上炮聲大作,官軍立陣不動,架設在后方如同痰盂一般樣子的碗口銃炮聲大作;鑄鐵炮彈與箭矢一起拋射出來。漢王軍前面是弓弩手,在數十步外也開始平|射攻擊。

    小河西岸的巨大嘈雜聲震天動地,火炮與箭矢的發射之間,無數的慘叫聲、吶喊聲彌漫在空中。地面上更是煙霧沉沉,仿佛陰霾籠罩、將有暴風雨來臨一般。

    遠處的樹林與房屋,也被煙霧籠罩,變得若隱若現。

    兩軍最近的地方距離五六十步,官軍陣后的碗口銃只能拋射、不然鐵丸容易從喇叭一樣的炮口掉出去;實心炮彈落進漢王軍陣中一砸一個坑。陣后拋射的弓|箭,距離更遠,殺傷力也遠不如抵近平射的強弓硬弩。

    過了一會兒,當漢王軍前幾排拿著弓弩手、開山銃、銅火銃的軍士逐漸抵近時,官軍各個方陣終于開始動搖了,他們正在調整陣型……

    不久之前,漢王軍騎兵發動了一次貌似沖陣的進攻。官軍的正面前軍,有幾個大方陣以十分密集的隊形排開,約有兩三千人,立營拒敵。如此陣型,前面幾排主要是長槍兵、槍盾兵,人們也靠得很近組成稠密隊列,以便對付騎兵沖擊。

    但漢王軍步兵營抵近之后,官軍的密集陣營就非常不利了!漢王軍前面的火銃、弓|弩將對官軍陣營進行遠程打擊。

    官軍的正面火力,大不如漢王軍的布局;他們又不敢快速沖過去近戰,不然那么密的隊形,難以快速推進,很容易混亂散架。

    于是官軍開始分開各個百戶隊隊形,準備反擊。

    就在這時,漢王軍中一個聲音大喊道:“殺!”

    頃刻之間,吶喊聲更大了!漢王軍前面的火銃兵和弓箭手從方陣間隙之間后撤,近戰步兵以橫隊向官軍正面攻去。兩軍很快便短兵相接,殺聲震天動地。

    那驚恐的叫喊聲和嘶聲裂肺的慘叫,在空中回響,百步之外的人也能切身感受到其中的慘烈,聞到隱隱約約的野蠻血|腥味!

    兩軍正面激戰了一陣,官軍開始退卻,各陣已有了松散的跡象,潰敗似乎已不可扭轉!

    但是東邊的樹林與河里,一股股官軍步兵正在西進。官軍派出了權勇隊,前來增援中路戰場。

    王斌率領三沖騎兵,已奔跑到了大軍左翼,位于前營參戰方陣、與后面列陣的第二批中營步陣之間。他沒有急著再度出動騎兵,去追擊潰敗的敵軍前營。

    因為遠處那處斜坡后面是樹林、小河,不利于騎兵|運動。何況敵軍權勇隊正在前進,剛調動上來的敵軍尚未進入戰??;權勇隊的火器必定填充準備得很完善,人們的體力也沒損耗,隊形嚴謹整齊。這時候到樹林里去攻打他們,絕不會那么容易。

    王斌現在認為,率領步兵營的陳貞應該讓前營先后退,重新整頓人馬之后,再迎戰敵軍正面的權勇隊。

    果不出其然,沒過多久,前邊的漢王軍各方陣已經停止追擊了。

    最關鍵的是,王斌發現官軍居然沒出動任何騎兵!他們的騎兵在何處?

    王斌眺望著四面的遠處,終于在東北方向的小河對岸、看到一些騎兵人馬正在向北調動。吳高軍主力是在向東南方向行軍的,那股騎兵卻反方向調動,王斌頓時有了一些不好的感覺。

    就在這時,親兵來報:“稟王都督,咱們的斥候在西南五六里地外,發現了大股敵軍騎兵,正在向北行軍!”

    王斌心里頓時“咯噔”一聲!

    在此時此刻,王斌一下子恍然大悟。

    雖然這地方兩邊都是水田,一時間難以行進大軍;天氣也很好、視線開闊,敵軍的任何調動也難以掩藏……但是騎兵可以從更遠的地方,利用短時間速度快的優勢,對漢王軍進行后翼包抄!

    吳高有個優勢,兵很多,即便是只用騎兵,兵力也不輸王斌的前鋒步騎。

    王斌忽然間充滿了懊悔,如此簡單部署的可能性,自己事先怎么沒想到?主要因為那吳高相當沉得住氣,開戰之前一點動靜也沒有!

    “馬上傳令陳貞,向北面樹林那邊撤退!”王斌對身邊的部將說道。

    部將道:“王都督,陣前退兵太險了!”

    王斌不喜歡猶豫,立刻就斷然決定道:“俺們剛勝了一陣,士氣很高,主力也還沒參戰,撤退還來得及!叫陳貞穩住各營,慢慢撤退。官軍追擊,則以精兵協同本將騎兵反擊!”

    “得令!”

    王斌伸手摸了一把臉上的塵土煙灰,又轉頭說道:“李把總,你即刻率右沖(一沖四百騎),到西北面去,瞧準機會阻擊敵軍馬隊!”他接著遙指遠處,又道,“北面那一片樹林,沿著樹林南邊的道路,往西走?!?br />
    一員武將抱拳道:“得令!”

    沒一會兒人馬中一片綠色的三角旗,便率先離開了此地。

    就在這時,王斌發現東北方左翼那邊,小河對岸的一些敵軍騎兵正在涉水過河!那地方,小河對岸是一大片收割之后的水稻田,一塊塊水田之間的田坎只是狹窄的道路。

    王斌猜測左翼敵騎想穿過那片稻田,來到漢王軍的左后方……不然他們從那里渡河干甚?

    于是王斌立刻又調了騎兵左沖兩個百戶,率一衡騎兵往東北方向,利用稻田阻擊敵騎!

    各處的騎兵,陸續奔赴指定的戰場,周圍馬蹄聲“隆隆隆……”一陣大作。

    這時南邊的敵軍步營果然開始追擊了,他們的前營組成大膽的幾股縱隊,列隊跑步追趕退卻的漢王軍方陣。

    “各騎兵將領,該俺們上了!”王斌提起長|槍,大喊了一聲。

    眾軍一陣吶喊,各處的馬兵陸續開始移動。王斌帶著紅色三角旗的親兵,位于正中前方,大伙兒逐漸慢跑起來。

    敵軍數路縱隊已停止了前進,正在就地列陣,吶喊聲、吆喝聲從遠處傳來。河邊的樹林邊緣,一股敵軍騎兵也漸漸出現在塵霧深處。

    王斌命令左沖兩橫騎兵,直趨敵前鋒步陣襲擾。自己則親率中路紅旗馬隊,直沖敵騎兵方向。

    “曹你|娘!”王斌憤怒地大吼了一聲,提著長槍直指敵騎馬隊。稻田邊上的一大片莊稼地和荒草之間,戰馬洶洶,“隆隆隆”的馬蹄聲和喊殺聲大作,震天動地的聲音再度升高。

    弦聲“啪啪”地密集響起,塵土中黑影嗖嗖。片刻后兩股騎兵沖到了一起,馬嘶、慘叫和金屬的撞擊聲響徹四野,甚至還有一些戰馬收不住速度躲不開對手,“砰砰”劇烈地撞到了一起。

    一股股騎兵迂回沖殺,土地上仿佛平地吹起了龍卷風,大股的塵土像旋渦一般飛騰。

    王斌率兵沖殺了一個來回,發現那邊的官軍前鋒步營一個方陣已經崩潰了,其它臨時列陣的方陣也有點亂糟糟的。但漢王軍在那邊的騎兵人數不多,他們只能顧著追殺近處散亂的潰兵了。

    南面更多的敵軍步兵營,正在緩慢地列隊行進上來。剛才被王斌沖殺了來回兩次的敵軍騎兵,人數也不多;敵騎這時沒再上來,正在陸續調頭,向河邊樹林和敵軍后面的步營之間退卻。

    王斌見狀,喊道:“鳴金,騎兵撤了!”

    哐當的銅器以三聲五聲的節奏敲了一會兒,王斌的親兵紅旗也正在向北運動,各處的馬隊也逐漸跟了過來。

    官道兩側,丟棄了許多漢王軍的碗口銃、炮彈和車輛,一些受傷的軍士也來不及帶走,地上一片狼藉。各處方陣正在向稻田之間的官道上后撤……

    在東北方向的大片稻田邊上,兩百騎漢王軍騎兵,已經下馬了。他們擺開長長的橫隊,拿著弓箭對準稻田和田坎上的敵騎射|箭。

    弦聲“噼里啪啦”凌亂而密集,響聲一直沒消停。

    一些敵騎被擠到了水里,馬蹄在水田淤泥中艱難地跋涉,戰馬在四處嘶鳴。敵騎兵時不時被弓箭射中,慘叫著落馬掉進水里。

    騎兵在馬背上不好借力,弓箭的射程和準確都不如踏實站在地上的人。官軍也紛紛跳下馬以弓箭還擊,然而以田坎上的狹長縱隊射岸上的漢王軍橫隊,官軍非常吃虧;因為縱隊在同樣射程內,要遭受前方兩側的雙|倍射擊。

    水田里的亂兵更是無法聚集,陷在淤泥里行動緩慢,人馬掙扎著一身是泥水。

    沒過多久,北面這股官軍騎兵便退卻了。

    ……王斌部暫時頂住了官軍的反擊,步兵方陣陸續從官道附近、退到大片稻田北側時,便已經避免了眼前的滅頂之災。然而南路官軍騎兵主力一旦迂回完成,王斌步兵主力各營必定陷入包圍之中,動憚不得。

    漢王軍前鋒孤軍被按在了這個地方。如果吳高會調動更多的人馬上來,王斌部的毀滅只是時間問題!

    無論多勇猛的人,始終是血肉之軀。現在王斌已是絞盡腦汁自保了,一萬多人能不能活下來,竟然只能依靠敵人的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