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之谷手游技能 > 歷史軍事 > 大明春色 > 第四百四十章 官軍未敗
    梅雨時節還沒到,京師就下了一場綿綿的小雨。薛祿上了奏章之后沒過兩天,便受圣上召見,去乾清宮東暖閣面圣。這時天上仍舊下著下雨。

    此前幾個月在西南三省發生的大戰,朝廷官軍無疑非常失敗。但薛祿見到皇帝朱高熾時,并未從皇帝臉上看到惱羞成怒的神色,更無焦急慌張。

    當然也全無高興的模樣。

    朱高熾見了薛祿,竟先是講起了一個故事,“這事兒是當年俺們三兄弟一起在京師的時候,高煦與俺講的。俺覺得很有意思,陽武侯聽完,便放到肚子里好了?!?br />
    他不等薛祿回答“洗耳恭聽”之類的話,馬上又說了起來,“說的是有三個活物,一只蚊子、一只大蟲(老虎)、一頭羊。蚊子正釘著吸羊的血,忽然從樹林里沖出一只大蟲,把羊吃掉,連同骨頭也嚼碎了!”

    朱高熾停頓了一下,似乎在觀察著薛祿。薛祿不確定,他不敢抬頭直視天子。

    “蚊子憤怒斥責大蟲。大蟲道,你同樣在吸羊的血,俺們沒有甚么不同;蚊子道,俺只吃羊一點血,而你卻要了羊的性命?!?br />
    薛祿聽罷,忽然想起了前兩天那教書的王秀才。王秀才無法真正威脅到薛祿,也不必那樣做,他如同蚊子,只想從薛祿身上得到一點點好處。

    這是個寓言,如同《莊子》里很多篇文章一樣的手法,但又是一個似是而非的寓言。圣上說這事兒,究竟是贊成蚊子的說法,還是大蟲的?

    薛祿不敢問,彎腰拜道:“圣上圣明,臣愚鈍?!?br />
    朱高熾嘆了一口氣,卻不解釋他的看法,很快便岔開話題,說道:“陽武侯在四川做過的事,見過的事,說說罷?!?br />
    “臣遵旨?!毖β槐話?,沉吟片刻便開始述職。

    當著皇帝的面述職,決不能輕易說謊話,不然就是欺君之罪!但是,即便是用真相編織起來的一件事,也可以稍稍有所不同的……

    許久之后,薛祿走出了東暖閣,他長長地吁出一口氣。東暖閣在乾清宮,屬于后宮區域,一般人根本不可能到這里面圣。薛祿還能面見圣上,至少,他已經隱約感覺到了性命的安全。

    薛祿一抬頭,忽然就看見斜廊上默默地站著一隊文武大臣!那些人站在那里不僅一點聲音也沒有,也沒有隨意動彈,十分謹慎的樣子。薛祿想到片刻之前的失儀,那個松一口氣的動作,頓時覺得有點尷尬。

    “陽武侯?!庇寫蟪枷蛩?。薛祿也抱拳回禮,走上了斜廊。這時候朝廷里還有人理會他,證明不止一個大臣和薛祿自己的想法一樣,只要還能在東暖閣面圣,便沒有徹底完蛋。

    薛祿在宦官的帶引下,走出了乾清門。他這時忍不住又想到圣上說的那個寓言,這是不是在敲打提醒他的意思?圣上在暗示薛祿就像蚊子,私心讓朝廷蒙受了一些損失?

    薛祿還真是沒法確定圣上的心思。

    ……陽武侯離開乾清宮之后,接著進東暖閣的大臣是幾個文官,有東宮故吏、以及袁珙呂震等大臣?;實鄣那拙司誦旎宰嬉蒼諦崩壬?,但徐輝祖暫時還沒有被準許進去面圣。

    進屋的大臣們上前叩拜行禮,朱高熾頭也不抬地說:“免禮平身?!?br />
    “謝圣上恩?!?br />
    朱高熾的目光依舊看著御案上整齊擺開的四份奏章,除了剛見過的薛祿寫的,還有張輔、顧成、吳高的奏章。這些東西在前后不同的時間里送到京師,現在同時放在了朱高熾面前。

    “看看罷?!敝旄叱愕??;鹿俸詈1隳悶鵡切┳嗾?,分給了大臣們。

    此番大敗,朱高熾聞訊之后表現得很好。他沒有在大臣們面前龍顏大怒,因為他最大的感受根本不是憤怒,而是害怕!

    一個皇帝若是在別人面前害怕,那是最不合適的表現。所以朱高熾看起來幾乎面無表情。

    這陣子他不斷地想,自己在怕甚么?公開起兵反對他的兄弟、已經讓他感覺到了可怕,但是最讓朱高熾不安的,還是在內部!

    戰場上的一敗涂地,讓朱高熾忽然醒悟,朝廷內部的問題比他意料中的還要嚴重;很多人都在想方設法蒙蔽他!

    朱高熾一想到自己身邊的閹人、女子,都可能分別是誰誰誰的人,他便憤怒不起來,只感到手腳冰涼??墑撬植蝗范ǎ壕烤鼓男┤誦幕騁煨??是不是真的有異心,或是有幾成異心?

    一時間,朱高熾忽然有點理解父皇了、那個他多年害怕而且暗自怨恨的父親。

    父皇若在世,遇到這樣的境況會怎么辦?朱高熾覺得父皇會殺很多人,父皇肯定會那么干!當然其中死的大部分是無辜之人……就像當初那個宮女,朱高熾只是親近了一回。

    朱高熾也開始理解失敗的建文帝,世人在私下里認為建文帝做錯了很多事,但或許身處建文的位置、決策并沒有那么簡單。

    朱高熾能學父皇的手段嗎,或是能學建文么?他認為都不行!在東暖閣這個地方曾經坐過的三代帝王,擁有的東西、身處的境地和敵人,各不一樣,沒有依樣畫瓢的路可走。

    楊榮的聲音道:“圣上,臣請言?!?br />
    朱高熾回過神來,點頭道:“愛卿但說無妨?!?br />
    楊榮拜道:“臣以為,眼下最要緊的事,并非論述諸將功過?!?br />
    此言一出,在場的大多人都下意識地微微點頭……畢竟數十萬大軍圍|剿高煦,卻在短短數月之間,連失云、貴、川三省,要論只能論誰的罪了。

    楊榮接著說:“亦非商議下一步大略之時?;褂斜日飧艫氖?,那便是輿情!

    先是朝廷確定魏國公主張的‘馳援貴州、決勝西南’大略之后,朝廷六部為鼓舞軍民士氣,又要傳令各州縣調度軍需,發過幾次邸報。故而此次大戰,知情者不在少,今番要再隱瞞也是徒勞之舉。但若坐視不理,唯恐流言四起,反而掩蓋了事實,叫天下人誤以為朝廷兵敗了。于民心、軍心極為不利!”

    袁珙冷不丁問道:“敢情官軍沒敗?”

    楊榮聽罷有點不高興,畢竟袁珙忽然插嘴有點沒禮貌。楊榮轉頭道:“王師只是未能獲勝!”

    他接著說道:“四川之役,因前四川都指揮使瞿能投靠叛賊,鼓動舊部倒戈,致使四川軍糜|爛;陽武侯率京營忠勇將士數百騎與四川衛所軍,在太平場與叛賊十萬眾大戰,四川軍臨陣投降。陽武侯陣斬叛軍數千,終因寡不敵眾,退兵重慶。重慶衛指揮使徐華,早已勾結叛賊,開門向叛賊跪地乞降,陽武侯率軍突圍,轉進至湖廣意圖反攻,牽制漢王叛軍半數于四川。

    貴州戰場,吳高軍遭遇叛軍主力阻擊,兩軍激戰,吳高軍數次獲勝。但貴州守將顧勇年輕馬虎,竟被叛軍偏師攻破城池,兵敗被俘!

    云南那邊,老將鎮遠侯顧成,橫掃云南布政使司地盤,圍攻昆明城,殺敵無數。他身先士卒,卻因嘔心國事、日夜不休病倒。

    而不久前交趾布政使司上奏,安南人簡定、鄧悉、阮帥等叛亂。就是他們燒毀糧草,致使英國公被拖住、軍中缺糧,影響了進軍。但英國公依舊排除萬難,趕到了云南。

    待張輔軍到云南之時,卻獲知貴州城被攻破,糧道被斷。東面貴州淪陷,南面有安南叛軍與漢王叛軍騎兵勾結截斷糧道,官軍無一粒軍糧增援!將士以草葉樹皮充饑,餓著肚子擊退了叛軍追擊,成功進軍到廣西就食。

    吳高軍聞之,貴州淪陷、英國公退兵,只得回師湖廣。漢王叛軍既攻下貴州,屠|城三日,蹂|躪將士妻女,燒殺淫|掠,無惡不作!兵禍至無數軍民流離失所,叛賊裹挾青壯,擁兵愈眾;并激勵眾叛匪,殺進江南,進軍京師,劫掠官民。

    漢王叛賊勾結交趾、割地蠻夷,一起殺掠大明子民,人神共憤!諸官軍將士聞之,義憤填膺,爭相請纓以報無辜百姓之仇!”

    君臣數人聽完楊榮的慷慨之辭,好一陣說不出話來,東暖閣里安靜異常。

    朱高熾甚至有點佩服他了。楊榮所言諸事,大致都是確實發生過的,但他說的又完全是另一回事。這也是挺不容易的。

    楊榮等了一會兒,拜道:“大致如此發邸報下去,方能未雨綢繆,避免各地軍民沮喪、將來不戰而降?!?br />
    就在這時楊士奇道:“臣以為有點太過了,恐不能取信于天下?!?br />
    楊榮道:“再叫國子監監生和各地生員上書,萬眾一心,請奏圣上再次發兵平叛?!?br />
    朱高熾想了想,覺得他們說的話都很有道理,便道:“須得修改一番,此事爾等即刻去辦,寫好了先給朕過目?!?br />
    “臣等遵旨?!?br />
    袁珙抱拳道:“照這個意思寫邸報,那罪將就是顧勇了?”

    除了袁珙,呂震也是在北平呆過很久的,他們與鎮遠侯顧成交情不錯。呂震也附和道:“顧勇實在有點冤枉?!?br />
    楊榮冷冷道:“有何冤枉之處?他是俘虜!”

    大伙兒怔在那里。楊榮又忙道:“顧勇丟城失地,茍且偷生!還有他爹鎮遠侯顧成,若非軍糧被燒,云南戰場何至于此?”

    于是東暖閣里再次沉默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