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之谷手游技能 > 歷史軍事 > 大明春色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故人重逢
    徐輝祖在家里聽說了景清被刺|殺的事,便想起來:那個叫方忠義的侏儒,他是見過的!

    之前徐輝祖為了能掛帥出戰,去交好儒士方孝孺。方孝孺屏退左右、獨獨留下一個侏儒,還介紹過侏儒方忠義的來歷,正是那刺|客!

    此時徐輝祖不禁嘆息道:“朝廷諸公,尚不如一個侏儒深明大義!”

    “請公慎言?!迸員呃幢ㄐ諾娜誦∩嶁訓?。

    徐輝祖冷笑了一聲,他根本不怕。京師剛破,就有人想抓他,他拿出太祖賜的免死鐵牌,說自己是開國功臣之后,連錦衣衛也不敢動他!

    現在燕逆無非只能把他關在府上,想削他的爵位而已。

    ……景府的人披麻戴孝,一片哀慟之聲。景御史的靈堂已經設好了,陸續已有朝中大臣前來悼念,最先來的是楊榮、蹇義等人,他們不僅口上表達哀傷之意,神情也隱隱有兔死狐悲之感。

    來的人們與景夫人說“節哀順變”時,都拿目光來瞧跪在旁邊的小娘,楊榮更是看了那美女子不止一眼,與景夫人說話也心不在焉。但沒人向客人引薦一個小娘。

    身穿孝服的絕色小娘正是妙錦。她穿著一身白孝服,素凈得沒有一點裝扮,卻天生艷麗,梨花帶雨的樣子,又多了幾分楚楚可憐的模樣。

    她此時內心正糾纏不清,傷心之余、心里竟然隱隱有點慶幸家人免遭罹難,但剛想到這里,她就趕緊摒除這些雜念……實在太大逆不道了!她非常懼怕,不知自己為何會那么壞,親爹死了竟然會冒出如此想法,簡直不忠不孝!

    眼前那么多投降燕王的大臣前來長吁短嘆,更讓妙錦覺得十分荒唐。先父本來是要去殺燕王的,現在卻變成了燕王的忠臣……

    父親一死,妙錦也不用死了。她跪在靈堂上,想到自己未出嫁已失去貞潔,還是父親仇恨的人的兒子,她更是羞愧難當。

    就在這時,忽然有人喊道:“圣上駕到!”

    靈堂里披麻戴孝的親眷,以及前來悼念的賓客,皆盡面露驚訝。天子居然親自臨幸,這簡直是莫大的恩榮。楊榮、蹇義等人無不顯出欣慰之色,圣上對那些前朝的人、只要投降了,還是很有誠意的,并非只在意原來燕王府的人。

    一大群人頓時走出靈堂,前去迎駕。

    景府大門大開,皇帝的大轎徑直抬進府中。朱棣便從轎子上下來了,說道:“平身罷。夫人節哀順變……”朱棣和景夫人說話,目光卻頓時看向后面的妙錦,他眼睛微微一亮,“這不是徐妙錦么?”

    妙錦只得上前屈膝。不知為何,她看起來竟然比在燕王府時嫵媚美|艷多了,似乎更有風情,哪怕穿著一身素淡的白衣。

    朱棣微微一怔,忙道,“王妃總念叨你,景御史的喪事辦好了,你多進宮看看王妃?!?br />
    “遵旨?!泵罱醯妥磐返?。

    朱棣馬上又轉頭看向景夫人,十分大方地說道,“讓景御史在泉下安心,朕要賜景夫人一個誥命,必不能讓忠臣家眷無依無靠?!?br />
    景夫人忙跪倒道:“妾身叩謝皇恩?!?br />
    妙錦聽罷,埋頭跪在那里更覺得有點暈頭轉向,今早還擔心全家被燕王誅殺,這會兒燕王竟然來賞賜她們家了。世間之事,時不時總會叫人猝不及防。

    ……

    聽說景清家辦喪事的時候,世子高熾也去悼念了。但朱高煦沒去……做這種小動作、是甚么想法,父皇馬上就能明白。不然父皇那么忙,親自去景府作甚?無非收買人心而已……而且干這種事、是明目張膽地收買!

    過了一陣子,朱高煦等自己的玉器鋪子重新裝潢好,便做自己的“買賣”去了。

    陳大錘趕車,朱高煦誰也沒帶,就只帶了杜千蕊。

    杜千蕊知道他的秘密夠多了,有君影草的事、甚至關妙錦在酒窖的事……她住在北平郡王府內廳、長達半年之久,估摸著或多或少也知道一些。朱高煦很信任她。

    玉器鋪大抵正如朱高煦設計的那樣,前門修了一道夯土磚石的樓梯,從石梯上二樓才是大堂。而梯子下面的鋪面已修了墻堵住了,只留一道甬道。

    陳大錘下車打開甬道的門,便將馬車徑直趕進小院。坐在馬車上的朱高煦和杜千蕊,連面也不用露一下。

    朱高煦走下馬車,又伸手將杜千蕊扶下來。此時的馬車是大木輪子、離地高,朱高煦覺得比后世的城市越野還要高,女子穿著長裙子上下還真不太方便。

    他下來后便走到前邊,說道:“前兩天我說過王貞亮的府邸,大錘還記得位置么?”

    陳大錘點頭道:“在幕府山那邊?!?br />
    “甚好?!敝旄哽惚憒踴忱鍰統鲆桓隹招歐?,上面只有他的親筆二字:故人。他遞給陳大錘道,“去見王貞亮,請他到這里來敘敘舊?!?br />
    陳大錘抱拳道:“末將得令!”

    朱高煦又對杜千蕊說道:“杜姑娘心靈手巧,上次做的生蠔很好吃,我叫人又買了一些、陳大錘送到這邊來了。今日還要勞煩杜姑娘再做一頓,招待我那表兄?!彼Φ?,“咱們表兄弟兒時就是玩伴,不然一般人可吃不到杜姑娘做的菜?!?br />
    杜千蕊微微屈膝道,“王爺客氣啦,我這便去準備?!?br />
    朱高煦便猶自從院子里面的木樓梯走上二樓大堂,大門還沒開,用木板拼鑲關著。他挑了幾塊渾濁的玉,當場將其各摔成兩瓣,一瓣重新放到那木格子上、一瓣揣進自己懷里。

    他揣好碎玉,便找到一個穿堂,走進了另一間同樣擺放著玉佩貨物的書房里,坐下等著。

    等了許久,陳大錘上樓找到朱高煦,稟報王貞亮到。朱高煦便走到院子里的木樓梯上,抱拳笑道:“表兄別來無恙?”

    “尚好尚好。多謝高陽王掛念?!蓖跽炅烈補笆峙閾Φ?。但朱高煦馬上就發現他笑得有點勉強。

    于是朱高煦便將王貞亮迎到剛才的書房,在一張幾案旁邊坐下來,開口道:“令尊從詔獄出來,現在身體好些了罷?”

    “并無大礙?!蓖跽炅臉烈髕?,便道,“實不相瞞,家父之前被錦衣衛逮入詔獄,不得已供認了一些人,致使燕王府奸諜被殺多人。后來徐都督被殺之前,建文君親自提審過家父……”

    “哦!”朱高煦恍然地點點頭。

    駙馬王寧富貴險中求、冒著大險屁|股坐到燕王府這邊,如今成功了,他居然信起佛來……朱高煦這才明白,原來玄機在這里。

    “表兄別太擔心,駙馬應無大礙?!敝旄哽愫醚緣?。

    王貞亮不置可否。不管怎樣,王家之前的功勞、幾乎是白干了!

    朱高煦當即摸出半塊碎玉,遞給王貞亮道:“以后表兄若要見我,便到這玉器鋪來。若是鋪子關著,就將半塊玉丟進窗縫里;若是開著,你便花十貫寶鈔買走鋪子里的半塊玉。等咱們見了面,再把這些東西物歸原處。對了,幾年前孝子街那處倉庫,還在表兄之手?”

    王貞亮點頭道:“還是那倆老夫婦守著?!?br />
    朱高煦道:“那便好了,要是我想與表兄徐舊了,便拿半塊玉送去孝子街,與你手上那半塊正好合攏?!?br />
    王貞亮看了朱高煦一眼,“高陽王想得周到?!?br />
    朱高煦不動聲色道,“我若能幫到你們家的地方,定會盡力。以報當年表兄出手相救之恩?!?br />
    王貞亮聽罷忙道:“不過舉手之勞,不敢不敢?!?br />
    “我記得原來表兄做過錦衣衛僉事?”朱高煦又問。

    王貞亮道:“現在咱們父子都已卸任,賦閑在家?!?br />
    “無妨。我今日冒昧相邀,只是想聽聽建文朝時、官場的逸聞趣事。表兄可否說說?”朱高煦微笑道。

    “愚兄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蓖跽炅涼笆值?。

    就在這時,身穿淺紅絲綢襦裙、大紅帛帶的杜千蕊走進來了,端著一只木盤,上面放著一盆蒜油燙生蠔、一只細頸酒壺、兩個酒杯、兩雙筷子,她輕輕將東西一一放到幾案上,然后屈膝道,“王爺、王僉事,請慢用?!?br />
    王貞亮轉頭看著杜千蕊,張著嘴,指著她半天說不出名字來,“叫甚么來著……”

    “小女子杜千蕊?!彼嶸?。

    “對!對!”王貞亮看著她,又轉頭看朱高煦,笑道,“哈,高陽王真是性情中人,怎么把富樂院的姑娘也弄到這里來啦?”

    “說來話長?!敝旄哽閾Φ?,“不過今日咱們的相逢乃因徐舊,自然都要是故人才行。縱是萍水相逢之人,數年之后卻能在別處重逢,是不是別有一番感概呀?”

    王貞亮笑道:“高陽王當真是個妙人兒!”

    朱高煦心道:我覺得你爹才是個妙人兒。

    他便又說道,“杜姑娘親手做的生蠔,我不知此時有沒有這種做法,也不知是否合表兄口味。先嘗嘗,吃了再說!”

    “高陽王,請?!蓖跽炅戀?。

    朱高煦笑道:“都是故人,總顧著那些繁文縟節便沒意思了,隨意隨意?!?/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