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之谷手游技能 > 歷史軍事 > 大明春色 > 第四十五章 劫后余生
    朱高煦用手去掰,才把耿炳文的緊握著刀身的手掰|開,然后把雁翎刀從耿炳文的脖子上拔了出來。老將臨死前的話,讓朱高煦在一瞬間心里有點難受!

    說起來大家都是自己人,而且還沾親帶故的。現在卻聚集幾十萬人在這里殊死互砍,就跟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樣,然而彼此之間大多素不相識、無冤無仇!

    難受只在一瞬間,很快朱高煦就顧不上了,他自己的性命還懸著半空!

    他拾起耿炳文的頭盔和華麗的刀鞘,又在耿炳文身上摸出一卷東西,然后隨手便把東西塞進自己的盔甲里。

    朱高煦站起來時,見前邊一群南軍騎士已經下馬了,面對耿炳文的尸體,跪在那里一動不動,仿佛準備引頸待戮。燕軍士卒卻沒有空屠|殺那些人,徑直在地上撿了一面帥旗。

    朱高煦回頭看王斌落馬的位置,見王斌的手腳還在動彈,馬上喊道:“儀衛隊的親軍,把王斌給我帶上!”他接著又道,“燕軍將士,不得割耿炳文首級,留他全尸!”

    他撿起一根長槍,把耿炳文的一面帥旗和頭盔系在上面。這時親兵牽來了第三匹馬,朱高煦翻身上馬,高舉長槍,大喊道:“官軍大帥耿炳文,已被我陣斬!大帥耿炳文死了……”

    諸親兵將士紛紛跟著大喊:“大帥耿炳文死了!”“大帥耿炳文死了!”

    大伙兒一面喊一面向北沖。大量南軍將士轉頭看帥旗和頭盔,聽到喊聲,他們許多人的臉上露出了沮喪悲傷,士氣十分低落。南軍眾士兵看到鐵騎沖來,不少人便開始避讓躲閃。

    朱高煦遂率部勇猛拼殺,向北席卷突圍。

    正面燕軍進展緩慢,廝殺了無數回合不見分曉,但就在這時,他們忽然之間就打崩了官軍前方的幾個方陣!萬軍之中,士氣往往是壓垮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朱高煦立刻抓住戰機,喊叫著“耿炳文死了”的話,使出最后吃奶的力氣,全力沖殺。

    苦戰許久,朱高煦部騎兵與正面燕軍前后夾擊,總算打穿了一條狹窄的缺口,他立刻喊道:“傳令全軍,馬上從紅旗處突圍!”

    “得令!”

    眾軍一邊沖殺,一邊等張武左營的馬隊陸續涌出缺口。

    等了一會兒,一些青旗騎兵也奮力奔了過來,所剩不足一半。朱高煦極力眺望遠處,只見官軍刀槍如林,兵馬洶涌。張武的人馬撤退后,其對陣的官軍已無阻力、很快充斥了整片地方……

    朱高煦此時精疲力盡,部下也是死傷慘重,哪里還有力氣和能耐去救沒出來的兄弟?

    他仰天長嘆一聲,只能一面回望,一面北走。

    朱高煦手下的騎兵折損無數,建制崩亂,已是亂糟糟一片,他只得騎馬向北全力離開戰場。就在這時,燕王帶著一股鐵騎迎面來了。

    燕王瞪圓虎目,先看了一眼朱高煦手里的帥旗和頭盔,又上下打量著渾身破爛和血污的朱高煦。燕王拍馬獨騎沖到朱高煦面前,伸手抓住朱高煦的手臂,道:“俺兒勇猛!方才耿炳文、盛庸、平安率精兵三面合擊,俺令邱福接應,生怕俺兒出不來了!”

    朱高煦聽罷心道:嗎的,原來如此,我還納悶一沖進、怎么到處都是坑!

    他張了張嘴,無數情緒涌上心頭,劫后余生的后怕、一肚子火、痛惜……一下子他什么話都說不出來。

    燕王道:“高煦,你先到陣后去,回頭再說?!?br />
    “兒臣領命?!敝旄哽惚?,此時才發現雙手一直在不聽使喚地抖動。

    朱高煦帶著疲憊的亂兵繼續往北走,燕王身邊的武將紛紛向他抱拳,面露敬畏之色:“高陽王!”“高陽王……”

    眾將此時看朱高煦的眼神,也是與之前完全不同了。他一臉疲憊,時不時點頭、隨手抱拳回應。

    這時,身后遠遠地傳來了燕王的聲音:“盛庸此賊,助紂為虐!”

    朱高煦無心無力再理會真定城下的決戰,帶著人馬直奔駐地大營。

    到了地方,他立刻叫人把王斌抬到板床上,一面傳隨軍郎中,一面親手給王斌小心地摘除盔甲、衣服。

    他前世不是醫生,但基本的常識還是知道的,比如消毒意識、異物在傷口中會化膿、縫合傷口加快愈合等等。脫衣服時,最主要是細心觀察有沒有碎片留在傷口中。

    王斌身披重甲,但那火銃在幾步距離上,破甲也是相當犀利,鐵丸已經打穿盔甲,陷在了肉里!

    在郎中的幫忙下,朱高煦等人脫光了王斌的衣服。王斌的胸口竟然有五處銃傷!只是都沒擊穿胸腔傷到內臟,不然他如何還動得了!

    “王爺……”王斌居然還能吭聲。

    朱高煦道:“兄弟不用說話。你以性命護我,今后我有榮華富貴,你全家就有!”

    “快去燒開水!”朱高煦回頭道。

    郎中處理傷口,朱高煦不顧身上到處都在淤痛,全程看著,下令郎中用煮過的工具把鐵丸取出來,用煮過的水反復清洗傷口。

    此時的醫療條件有限,鐵丸沒傷到內臟,也不一定能萬事大吉;能不能挺過傷口感染這一關,只看王斌的命了!

    ……太陽從地平線漸漸落下時,燕軍諸部陸續返回了各大軍營。朱高煦聽到了不少消息,聯系到一塊兒,大概就是燕軍雖然略占上風,讓官軍付出了兩三萬人傷亡的代價,但并沒有完全擊潰官軍主力。

    其中又有些傳言,什么官軍大潰,倉皇逃入真定城,人馬自相踐踏死傷無算云云。朱高煦覺得不太可信,官軍若是真的“大?!繃?,那肯定就不是死傷兩三萬那么回事!

    官軍步兵極多,在這種雙方已經靠近決戰的情況下,如果全面崩潰,還有十萬人都能進城么?十幾萬人一亂,擠那個城門口,什么景象,朱高煦一想便知!何況后面還有好幾萬燕軍掩殺。

    于是他判斷,正因為今天燕王沒能大獲全勝,大伙兒才又住帳篷,而不是住真定城里。

    就在這時,忽然來了人,傳令朱高煦即刻前往中軍大帳議事。他換了身衣服,盔甲也暫時不穿了,便趕著前往中軍。

    戰爭之恐怖,一天之內、在彈丸大的地方上,就能死幾萬人。燕軍同樣付出了慘重代價,光是朱高煦統領的燕王左護衛馬隊,騎兵傷亡恐怕不下一千人!

    但他靠近大帳時,卻聽見了里面傳出來“哈哈……”的笑聲。不管怎樣,畢竟一戰干|死敵軍主帥、斬殺無數,大獲全勝的宣傳套路,那是必須的,能鼓舞燕軍士氣、讓大家更加相信造|反會成功!

    朱高煦走進去,眾將紛紛側目,笑聲也停止了,時不時有人贊道:“高陽王萬軍之中取上將首級,真乃勇猛無雙!”“燕王有虎子,如虎添翼……”

    他上前先對燕王執軍禮,留心觀察,果然察覺燕王臉上貌似高興、眼睛里卻仍然充滿了憂慮。

    別說燕王,就連朱高煦都明白,拿不下真定,燕軍便還困在北平地區,連滹沱河也無法突破;而且這種打法,燕軍根本耗不過官軍……耿炳文原來有十幾萬人,但大明朝何止十幾萬軍隊?

    這時燕王的聲音道:“此役頭功,高煦當仁不讓?!?br />
    朱高煦聽罷,心道:我已經是郡王,拿軍功有啥用?從郡王往上是親王,但這個和軍功沒有關系,只和出生有關系。只有一條路,老爹是皇帝!

    他便馬上說道:“父王,百戶王斌、韋達沖殺在前……”

    燕王回顧左右笑道:“俺兒會打仗,也會統兵,這便急著替部下請功了!俺有高煦,如多一臂膀?!?br />
    眾將只好陪笑了一陣。

    朱高煦想著那兩個千總是燕王的舊部,馬上又道:“千戶陳剛等將,突圍時斷后,勇猛不惜命,不然兒臣等皆被平安掩殺。千戶張武死戰不退,支撐中路,兒臣軍才免遭分割之險。此二人,皆有大功!

    此役若非諸將用命,兒臣不能陣斬長興侯,連性命與全軍將士,恐怕也要折損在重圍之中?!?br />
    雖然那陳武在背地里詬病朱高煦,但朱高煦也不想計較了……本來也沒什么真正的仇怨,又剛剛一起從死人堆里爬出來,什么都看開了!朱高煦覺得自己在軍中建立威信之后,陳武應該就會服氣。

    燕王聽罷便說道:“有功者,俺中軍會論功行賞擢升,你讓他們等消息便是了?!?br />
    朱高煦抱拳道:“兒臣遵命?!?br />
    燕王又問諸將,攻取真定有何良策?張玉、朱能等說了一些法子,但燕王都不置可否……眼下官軍守在城里,燕軍又沒有攜帶攻城器械,想攻城無從談起,誰能謀劃出什么攻城之策?

    何況以燕軍現在的人馬,數量依舊比不上真定城內的官軍,就算有攻城武器,這兵力對比又如何能攻城?

    眾人在中軍大帳商議了一陣,都已疲憊,燕王便揮手叫諸將各自回營了,他卻向朱高煦看過來:“高煦,你陪俺就近走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