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之谷手游技能 > 歷史軍事 > 大明春色 > 第十七章 扛鼎只兒戲
    派往涿州的將士,去圍堵燕王諸子,都是從京師派的。差事沒辦成,他們便陸續回到了京師,人數不少,于是在北平發生的事很快就傳開了。

    這時候的官府邸報大多語焉不詳,一般不會記錄具體細節。世面上的傳聞幾乎靠口傳。

    口傳的人,多是語不驚人誓不休,為了讓自己的故事更吸引人,讓聽眾更佩服自己的口才,難不保添油加醋。就算一次添一點油,轉述幾次后,與事實真相往往就相去甚遠。

    黃子澄聽到的,就是轉述好多次后的版本。在故事里,高陽郡王朱高煦已經變成了擁有非人力氣的人物,項羽自嘆不如、扛鼎只是兒戲。

    什么高陽郡王因在京師犯人命逃走,朝廷派了幾千大軍圍追,結果高陽郡王以一打千,追著上千官兵跑。什么單手舉起傷馬,扔過一里寬的樹林……不一而足,似是而非。乍聽完全是笑談,又有一些好像發生過的事。

    一時間京師很多不明真|相人,已經認定太祖的孫子朱高煦,乃是大明朝開國以來的第一猛將!“高陽王單手舉馬”、“高陽王單騎戰千軍”,這樣的故事流傳最多,主要是夠勁爆刺激!

    正因不全是編造,所以那些有見識的文武,就算對傳聞不全信,也認為朱高煦武功了得。

    后者才是最可怕的言論,因為會傳到皇帝耳朵里!

    流言止于智者,得盡快想辦法才行?;譜映我槐咦囈食丘?、一邊猶自思量,心里那個苦,簡直是焦頭爛額。

    正當這種關頭,對付燕王的具體方略步驟,圣上的心腹大臣已經在謀劃了。這時卻放走了如此猛人,又錯過了一個削弱燕王的機會,圣上會怪罪哪些人?

    ……而黃子澄最怪的,是徐輝祖!

    他娘|的,那天徐輝祖為了說服圣上,想把燕王諸子追回來,當著好幾個大臣的面,說的那叫一個天花亂墜。什么狡詐多謀,勇猛無雙,文武雙全,如虎添翼,光詞兒黃子澄就記得一大堆。

    在徐輝祖嘴里,那十幾歲嘴毛沒長齊的高陽王,簡直比燕王還厲害?

    現在人放走了,圣上會不會在心里怪罪黃子澄?那天在商議處理燕王諸子的事兒時,黃子澄這個頭等謀臣,畢竟連個屁都沒放。

    還會怪誰,黃子澄不關心,他只關心自己會不會失寵。

    黃子澄心事重重地來到了御門。等圣上到來時,御門已經來了齊泰、徐輝祖、李景隆等大臣?;譜映喂蚍欣袷?,趴在地上忍不住輕輕轉頭,十分不悅地打量了同樣跪伏著的徐輝祖,眼神中充斥了不滿。

    禮儀罷,徐輝祖便上前拜道:“臣派的人沒能抓回燕王諸子,臣有錯,請圣上降罪。不過,前往北平的人確是成功找到了燕王諸子,此乃四川都指揮使瞿能之策。若非高陽王勇猛過人,此事不至于如此。故,臣有過,瞿將軍有功?!?br />
    朱允炆那音色較細的聲音道:“燕王次子果然非比尋常,此事魏國公已經盡力,朕不再責罰?!彼宰魍6?,又道,“吳忠,明日早朝后,你見著瞿能,叫他留下來?!?br />
    “奴婢遵旨?!?br />
    就在這時,曹國公李景隆道:“圣上,臣請奏?!?br />
    黃子澄微微側目,循著聲音注意到了李景隆,他對李景隆是很有好感的。

    李景隆出身大將之家,父親曹國公李文忠是太祖麾下一員得力干將,乃開國大將,虎父無犬子,李景隆自己也常修兵法。偏偏是這樣一個名將之后,李景隆竟然還飽讀詩書,文采風流!

    文武全才,也不過如此。

    關鍵是,很多老將都主張娘里娘氣、不痛不癢的拖沓“推恩法”,李景隆卻支持“削藩”。這簡直是在支持黃子澄自己的主張,雪中送炭的力挺。

    由是,黃子澄越看李景隆,越是順眼。只見李景隆身材頎長,玉樹臨風。景隆的身份雖是武將,但完全不像有些武將一樣邋里邋遢、一臉是毛……比如魏國公徐家那倆人,徐輝祖簡直是個農民,徐增壽簡直是個暴富的土財主。

    而景隆邊幅修剪得干凈,衣著得體,須發整齊,整個人給人干凈整潔的感覺,看著十分舒服。他舉止也很雍容儒雅,風度翩翩,這才是皇家貴胄的范。

    這時圣上的聲音道:“曹國公但說無妨?!?br />
    李景隆不慌不忙,從容自若地抱拳一禮,“圣上,那高陽王一身力氣不假,可是只有匹夫之勇,有勇無謀,何足為懼?高陽王便是能以一敵百,又能敵控弦百萬?”

    景隆稍緩一口氣,又道:“魏國公是不是太夸大其詞了?縱觀今古,能運籌帷幄、能率領大軍的名將,有幾個是靠匹夫之勇,親自上陣沖殺的?”

    好!說得好!黃子澄聽到這里,差點喊出聲來。

    終于有人說了明白話!如此一來,放走一個有勇無謀的郡王,黃子澄那天沒吭聲,又有什么過錯?所謂社稷大臣,憂天下、掌大政,哪里能對每件無足輕重的小事,也面面俱到?

    黃子澄沉下心一想又認定:李景隆的這番話,圣上一定能聽進去。

    黃子澄常伴君左右,還是比較了解圣上的。當今圣上,不太愿意那些居|心叵測的人,把什么責任都往皇帝頭上怪……一些大臣,就是喜歡推卸責任,一股腦兒都說是圣上的意思。

    那天親口說送走燕王諸子的人,確實是圣上。不過李景隆這么一說,圣上就沒什么錯了。

    果然不出所料,朱允炆馬上就開口道:“曹國公言之有理?!?br />
    黃子澄聽罷,心里松了一口氣。他暗自又看徐輝祖,只見他好像剛剛吞下了一坨污|物一樣,憋得一臉通紅,偏偏一聲都不敢吭。

    就在這時,皇帝從御座上站了起來,“朕還有事?!?br />
    幾個大臣忙跪伏行禮,大呼,“圣上萬歲,恭送圣上?!?br />
    等皇帝離開御門,沒一會兒吳忠便出來了,叫黃子澄和齊泰入內議事??隙ㄓ質悄被逼街?,黃子澄這幾個月都在苦心琢磨方略,并不心虛。

    于是御門內的文武各有各的事,陸續散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