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之谷手游技能 > 都市言情 > 超級電信帝國 > 正文 第972章;菜鳥發威
    就這樣,通過主教練的一番打氣,球員的士氣一下恢復了許多。

    而且主教練還總結出姜新圩的不少缺點:比如帶球突破的動作單一,沒有高深技巧,除了速度就是速度;比如這小子踢球很獨,萬不得已不會傳球,雖然上半場后來還是傳球了,但他本質還是很獨的;比如這小子不會再跑動中帶球中變向,只知道一個勁的直沖;再比如這小子控球能力不強,球速和他的步速不協調……

    主教練說道:“既然他有這么多缺點,那我們就要利用這些缺點。你們都是經驗豐富的球員,我相信你們能在比賽中壓制他?!?br />
    ……

    如果姜新圩在這里聽了幾乎整支球隊都在討論他,都在思考對付他,他應該感到非常榮幸:呵呵,我一個業務的,居然被你們這些專業人士如臨大敵。

    沒有多久,下半場開始了。

    姜新圩感到最別扭的是對方派了兩個隊員死盯自己,雖然自己的其他隊員都愿意喂球個他,可惜他被封得死死的,根本沒有機會拿球,好幾次球到中途就被劫走了。

    畢竟姜新圩是菜鳥,哪里是兩個職業球員的對手?

    也幸虧盯死他的兩個人是職業球員,他們兩人承擔了盯死姜新圩的重擔,羅馬大學的整支球隊實力自然就下降了不少,等于有五分之一的力量被姜新圩凍結了啊。

    也因為整支球隊的實力下降了,所以傳給姜新圩的球幾次被奪走,并沒有給科洛賽奧青年隊的球門造成多大威脅。

    因為兩支球隊基本都是圍繞姜新圩開展的,隨著姜新圩被凍結,場上的激烈程度一下下降了很多,比賽的觀賞性也隨之下降。

    比賽不好看,球迷自然就不滿,之前噓姜新圩的聲音開始噓那兩個死盯他的羅馬大學隊的球員了。

    這兩個職業球員的臉皮沒有姜新圩的厚,球迷噓他們的時候,他們壓根做不到臉不紅心不跳,開始的時候還能勉強堅持,但被噓久了,心就虛了,不得不稍微遠離了姜新圩一些。

    在他們看來,自己兩個職業球員就算遠離一些,給你一些活動空間也沒有事,只要你拿球的時候一前一后貼上來就行。

    看到姜新圩終于有了奔跑的空間,科洛賽奧青年隊的其他球員又開始嘗試給姜新圩喂球了。姜新圩一接球,以維艾德讓為首的兩個職業球員又唿地一聲圍了上來,姜新圩想突破,就必須攻破他們組成的這堵無形的墻!

    姜新圩控制著足球,毫不猶豫地朝迎面而來的維艾德讓迎了上去!

    維艾德讓一愣,連忙降低了重心,眼睛死死盯著姜新圩以及他腳下的足球,嚴陣以待。

    就在兩人快要撞擊的時候,維艾德讓突然感覺姜新圩的那么晃了一下,右肩往下一沉!

    作為一個防守經驗豐富的球員,維艾德讓立即就知道這個動作意味著什么:對面的球員要變向!

    他往哪邊變向,身體就會往哪邊傾斜,這是自然而然的身體反應,無法作假的。

    維艾德讓不假思索地就把自己身體的重心轉移了過去,努力擋住姜新圩的出路。

    可是,就在維艾德讓做完這個動作后,他一下感到奇怪了:“這個華夏小子應該不會這么高深的動作啊。他怎么知道在奔跑中做出帶球變向的動作?球技不行的他如果做這種高難動作,不是摔倒就是丟球?!?,難道……難道他是做的假動作?”

    怪不得維艾德讓多想,實在是“華夏小子除了有大局觀,能夠看到空當所在,其他技術都是垃圾,是純粹的菜鳥一只”這個觀念在他腦海里根深蒂固。

    可是,就在他邊認為姜新圩是做假動作騙人而自然而然擺正身體的時候,就看到姜新圩左腳將在足球往左邊輕輕一撥,連人帶球閃到了左邊,也就是維艾德讓的右邊!

    “不可能!”

    維艾德讓差點叫出聲來,此時的他重心正往下壓,身體在擺正,一時間根本應付不了姜新圩的變化,只能眼睜睜看著姜新圩從他面前逃脫!

    后面追來的另一個球員目瞪口呆:“這……這怎么可能?這個菜鳥怎么會戲弄了維艾德讓一番,他可是我們最出色的防守隊員!”

    禁區前的另一個防守隊員一見,也是心不由一沉,慌忙朝姜新圩迎了上去,試圖阻攔他繼續前進。不阻攔不行,到了禁區,受規則的限制,要防守他就更難了。

    讓返身追趕姜新圩吃驚的是,面對自己的隊友,這個華夏小子又如法炮制,居然又是上半身一晃,又是右肩下沉,左腳輕輕將球一撥!

    眾人都以為的菜鳥再次過人成功,從防守隊員身邊閃了過去!

    維艾德讓目瞪口呆,如果不是觀眾大肆吶喊,大喊“王!進一個!”他還以為是幻覺。

    此時,姜新圩將球帶進了禁區!

    在場邊看到這一切的羅馬大學隊主教練一時間傻了,好久都沒有回過神來:這菜鳥怎么會這么多動作?

    當姜新圩連過兩個防守球員突入禁區的時候,球迷們一下屏住了呼吸,停止了吶喊,就是解說員也忘記了說話,整個球場一下變得安靜異常。

    直到姜新圩面對空門,掄起腳,準備射門的時候,他們才紛紛反應過來,大吼起來:

    “王!他連續過人!”

    “王!他突入禁區!”

    “他射門了!守門員還沒有做好準備,不知道是迎上來還是退到門柱前!”

    ……

    說時遲那時快,姜新圩掄起的右腳外腳背抽中了足球的中上部!

    足球在地上彈了一下,緊貼草皮飛向球門——

    猶豫了一秒最后還是倉促出擊的羅馬大學隊的守門員條件反射似地倒在地上,倒地的瞬間還伸出了四肢,試圖用手或者腳將足球擋出去。

    但是姜新圩射門的力量實在太大,足球在草皮上前竄的速度實在太快。門將的腿還沒有伸直,足球已經從他身體的上空飛了過去!

    足球撞上了球網,從里面反彈出來,滾到了守門員后背,再慢慢往球門里滾……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