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之谷手游技能 > 都市言情 > 超級電信帝國 > 正文 第945章;沙漠里的魔鬼
    凱勒明顯也有點害怕,但身為軍官的他不敢表露任何怯意。不知道而且對著那家伙就是一巴掌,怒道:“死!你去死吧1馬上去喊他們過來!快去,否則,我斃了你!”

    士兵們本已害怕,被少尉這么一逼迫,他們一個個慌忙不迭地沖向高處,開始邊喊邊尋找自己的同伴。

    半個小時過去,五個人出去,尋找回來兩個士兵,卻失散了三個,整個小隊反而只剩下了五人。

    凱勒再也不敢派人出去尋人了,而是命令大家坐下休息,同時將大家帶有的水壺集中起來使用,沒有他的命令,誰也不許不許喝水。

    水是沙漠中最重要的物資,在一定程度上來說,比槍支彈藥都重要。至少在凱勒的眼中是這樣的??吹絞勘桓齦隹詬繕嘣?、嘴唇干裂,而他自己也頭昏眼花,整個身體都處于疲憊中軟弱無力,他就知道這是中度缺水的反應。

    所以,他看到手下累得扔掉槍支、彈藥、匕首、頭盔,他都假裝沒看見,但如果發現有人偷喝水或者喝水時掉了一滴,他馬上就一個耳光扇了過去。

    可以說,凱勒還是一個稱職的軍官,至少還知道如何保住手下士兵的性命,就算他自己像僵尸一樣踉踉蹌蹌的朝前走,機械式的邁出一步又一步,累得跌倒了,也不會比別人多喝一口水,而當他只要有點力氣,就會將身邊倒下的手下給扶起來。

    他們頑強起前進著,靠著一點點淡水,也靠著一點點求生的欲望,他們的體能快要達到了極限。

    “噠噠噠……”

    這時前方傳來一陣機槍聲。有一個士兵驚喜地大喊:“我們的人!”

    這個士兵說的沒錯,他們遇到的確實是自己人,而且那些人是開著坦克來的,坦克兩邊掛了不少裝著淡水的汽油桶。

    隨著這些汽油桶里的淡水都散發著濃烈的汽油味,但凱勒等人根本不顧這些,他們貪婪而大口地喝著,力氣慢慢地在恢復。

    “出發!”凱勒大聲命令道。士兵們精神抖擻地走向前方。

    幾小時之后,他們來到了一個叫滕斯坦的地方,都按照命令向前面那個小鎮用戰斗隊形搜索前進。

    凱勒是一個軍校畢業生,有著從學校出來才有的大膽和好奇。他向一個少校問道:“長官,我們為什么要繞道過來占領這里,我們為什么不直接進攻突尼亞的老巢?”

    少校冷冷地說道:“第一,這是上級命令。第二,占領它可以阻止突尼亞人逃跑,同時也可以切斷敵人后勤補給及援軍!第三,少尉,你的好奇心太強了,下次你再問,我賞你三個耳光,不,六個!記住,戰場上只有執行命令!明白?”

    “是,長官!”凱勒心里很委屈,但還是大聲應道。

    戰斗在凱勒接近小鎮邊沿時開始,進攻部隊在三輛坦克的掩護下朝滕斯坦沖出??嫉氖焙蛞蛭匭蝸拗?,只能以一路縱隊進攻,但很快就變成了三輛坦克各自帶著一路步兵進攻,并開始以包抄的態勢前進。

    滕斯坦外的突尼亞守軍很快就發現了朝他們跑來的利比亞軍隊。讓凱勒吃驚而高興的是,這些守軍居然驚叫著往小鎮里逃,好像他們這些疲倦的利比亞官兵就是無非戰勝的惡魔似的。

    凱勒甚至看到幾個突尼亞士兵如此驚慌,以至于連手里的武器都扔了,撒開腳丫猛跑。

    這讓利比亞官兵信心猛漲,一個個興奮地吼叫著,爭先恐后地朝守軍追去。

    與凱勒等人想像的一樣,他們沒有遭受任何抵抗就沖進了鎮里。沖進去時,凱勒才發現滕斯坦外圍并非沒有多少突尼亞軍隊,人數甚至超過利比亞軍隊,只不過他們不敢開槍。

    看到他們沖進來,不少突尼亞士兵第一時間就選擇了舉起雙手投降。

    但是,他們的怯弱并沒有換來安全,利比亞軍隊毫不猶豫地舉槍進行射殺,各種武器對準了這些嚇得雙腿打顫的俘虜。

    “噠噠噠!啪!啪!啪!轟——”

    利比亞軍隊現在可沒有心思抓俘虜。

    由于宣傳,利比亞官兵都認為突尼亞士兵都是邪惡的化身,是他們殺害了偉大的卡插菲上校的兒子格賽弗的兇手,必須趕盡殺絕。

    凱勒感覺這種行為有點不妙,但想到這是偉大的卡插菲上校的命令,他也只得舉槍射殺。

    有些突尼亞軍俘虜發現投降也無法保住性命,就想撿起槍來反抗,但利比亞軍隊的子彈很快就將他們打倒在地上。

    遠處那些突尼亞士兵一下子丟掉了幻想,眼看無非逃跑,也不能投降,就開始反抗。

    戰斗,開始變得像真正的戰斗,子彈從很多意想不到的地方射來,利比亞官兵開始出現傷亡。利比亞軍官大怒,大聲下令:“搜索每一間房屋,把所有能找到的突尼亞人都揪出來消滅掉,任何一個,不論男女老??!”

    “轟!”利比亞的坦克開火了,對準鎮子中那一棟最高的房子。

    炮彈將那棟房子的墻壁掀開了一個大洞,里面拋出兩具破碎的尸體。

    “轟!”又是一聲巨響,炮彈再次命中那棟房子。

    炸開飛射出無數的彈片和房屋碎屑,凱勒看到后頭十幾名突尼亞軍隊士兵當場就被倒塌的房屋埋在里頭,喊都來不及喊一聲瞬間就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

    他沒有心思欣賞坦克炮的威力,而是將一枚手雷從窗口扔進一間泥墻房子里,隨著一聲巨響和一陣驚惶的驚叫,并不結實的墻壁破開了一個大洞,房內的黑暗中立時傳來一陣驚叫,里頭七、八名老百姓蜷成一團,大多是女人和孩子,其中有一個老頭手里拿著一把砍香蕉的彎刀顫抖著盯著沖進來的凱勒和他身后的士兵。

    凱勒還沒有決定是否射擊,他身后的部下就對著這些可憐的老百姓開槍了。

    “噠噠噠……”

    這里的戰斗只是利比亞和突尼亞這場戰斗的縮影,到處都是鮮血、到處都是殺戮,也到處都是死亡和狂笑……

    如果姜新圩在這里看到這么凄慘的一幕,也許會力勸梅奧妮參與到突尼亞事務中來,雖然這里的戰事與她無關。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