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之谷手游技能 > 都市言情 > 超級電信帝國 > 正文 第710章;男女搭配
    “你還年輕,別把時間浪費在這些事上?!閉攀縵陀鎦匭某さ廝檔?,笑了笑,“抽時間思考一下我國與意大利如何進行經濟合作,如何互補?!?br />
    坐在回文家的車上,姜新圩想了很多,一時間也不知道如何處理自己的感情,想了一會就干脆不想了,而是思考著自己的企業運作。

    過了一會,他掏出電話,撥給了梅奧妮。

    與以前一樣,每次與他打電話,她都是驚喜和熱情:“親愛的,你真是太好了,又打電話給我。你知道我正在想你,對不對?”

    姜新圩笑道:“我哪有這么厲害?”

    梅奧妮說道:“你就是有這么厲害。因為你是神仙啊?!?br />
    面對自己的鐵桿粉絲,姜新圩真不好怎么說。他直接問道:“今天巡洋艦那里有什么消息沒有?”

    梅奧妮說道:“好像他們接到了你們國內的命令,要他們強勢應對。西班牙士兵準備登船的時候,他們還朝空中開了槍,西班牙士兵也不敢強行登船,現在雙方正對峙著。我們已經向西班牙軍方發出了抗議。親愛的,還需要我們做什么不?”

    姜新圩說道:“他們船上有吃的沒有?”

    梅奧妮說道:“有。你之前不是說有可能會遇到別國的人阻攔嗎?我們在船上儲備了很多食品、藥品?!彼檔秸飫?,她又崇拜地說道,“親愛的,你真的好厲害,料事如神啊。你說有別人阻攔,就真的有人阻攔?!?br />
    姜新圩一陣汗顏,他不過是回憶起上輩子航母拖回國的時候被土耳其阻攔,所以就提醒了她一句,沒想到她又為此認為自己厲害:我其實說的是土耳其,不是西班牙好不好?

    見巡洋艦正按照今天上午會以所預計的進展,姜新圩也就放心了,轉而問道:“你很了解你閨蜜索亞菲一家的情況嗎?她對她父親的影響力有多大?”

    梅奧妮愣了一下,隨即驚喜地問道:“親愛的,你們國家答應幫她父親了?”

    姜新圩說道:“不是。是我自己想幫一幫你的朋友?!?br />
    梅奧妮高興地說道:“太好了,親愛的,謝謝你。你對我太好了。你放心,如果你幫助了她,她會有一份驚喜給你?!彼低?,她回答他的問題道,“應該說我很了解她家的情況。她父親很喜歡她,如果她向父親提什么要求,她父親都能答應?!?,親愛的,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安排她去做?”

    面對這種聰明人,姜新圩沒有轉彎抹角,直接說道:“她父親是不是對她充分信任?我是說,如果她指揮一部分士兵采取軍事行動,她父親會不會懷疑她因而阻攔她?”

    梅奧妮低聲問道:“她的行動必須避開她父親亨利嗎?”

    姜新圩說道:“盡量,最好是不讓他知道。因為我不了解她父親,更不了解她父親的手下。我擔心她父親身邊的人會因此泄密,導致事情一發不可收拾,導致我的行動失敗。這種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br />
    梅奧妮說道:“她父親還是很信任她的,她可以不經過她父親而調動他的衛隊?!?br />
    姜新圩說道:“你請她兩天之后帶著周建亮趕到意大利,我跟他們商量一下?!?br />
    梅奧妮連忙回答道:“好的?!蓖蝗?,她激動地問道,“親愛的,兩天之后你會來我們意大利是不?我可以看到你,是不?”

    姜新圩笑道:“不錯。我們又可以見面了?!?br />
    梅奧妮大聲說道:“哇——,我太幸福了。感謝上帝!”

    聽到她發自內心的驚呼,姜新圩心里不由感到暖暖的,說道:“你還不如感謝我呢?!?br />
    回到文家,自然得到了舒紫鳶、文念詩的熱情接待,不過,很快他就被文念詩趕到了她的閨房,開始給她賣苦力。

    也許是因為不想看到姜新圩不務正業,也許是沒法阻攔姜新圩被女兒當苦力使喚,文國忠干脆不在家里。

    一旦投入到工作中,姜新圩是非常認真的,可以稱得上心無旁騖,一心一意地寫著《還珠格格》的內容,只不過現在不叫《還珠格格》,而是叫《真假公主》了。

    當然,他的心無旁騖是有時間限制的,一般是十分鐘心無旁騖一下,然后伸手摸摸身邊修長的美腿,或者是兩人嘴對嘴,舌頭纏著舌頭……

    很多時候,他的動作很復雜,左手摸美腿,右手揉球,舌頭去糾纏。

    沒辦法,他這么辛辛苦苦地寫字,不就是圖這點福利嗎?

    文念詩一個黃花閨女,那經得起姜新圩這老流氓的這么撩撥?開始的時候她還挺胸收腹以方便他的手在她身體上肆虐,可很快她就沉陷了,雙眸如水,呼吸急促,整個身子就如煮熟的面條一樣癱軟。

    當然,她也是頑強的,一直死守一個緊要的陣地不丟失。

    當然,當姜新圩心無旁騖寫作的時候,她也認真起來,雙手也不時按按他的腦袋,揉揉他的肩膀什么的。

    舒服是絕對舒服,但時間卻過得飛快,忙得凌晨兩點,還是沒有寫完《真假公主》的大結局??醋拋詈笳沓隼吹母逯獎壬洗偽×撕芏?,姜新圩哀嘆道:“這是英雄難過美人關啊。有人說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不累是不累,效益可不高?!?br />
    文念詩拋了一個媚眼給他,笑吟吟地說道:“美人是真的,但某人是不是英雄就難說了?!?br />
    姜新圩用同情地目光看著她,說道:“小妞,你何必將自己如此貶低呢?”

    文念詩一愣,問道:“我哪里貶低了我自己了?”

    姜新圩問道:“你說我不是英雄,可你一個美女為什么就對一個狗熊以身相許呢?”

    文念詩笑著說道:“因為我愛狗熊啊,狗熊胖胖的,全身的皮毛軟軟的,無論是我抱著它還是它抱著我,都暖暖的,多好?!?br />
    姜新圩勾了她的下巴一下,問道:“今晚要不由狗熊抱著睡?”

    文念詩胸膛一挺,說道:“好啊。只要你不怕我爸一槍把你給崩了?!?,熊熊哥,來啊,我們抱著睡覺覺好不好?咯咯咯……”笑著,她沖進了淋浴室,將門半開半閉,勾著食指說道,“熊熊哥,我好想你,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