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之谷手游技能 > 歷史軍事 > 校園絕品狂徒 > 正文 2016 做筆交易
    “起來,還裝死。? ? 火?.?`”那個扶著西門宇的侍衛見西門宇暈倒了,便大吼一聲。

    “怎么回事?”車上的女子問。

    “小姐,這刁民暈倒了,我把他扔到一邊去,不會影響了你的路的?!?br />
    “放肆,誰讓你這樣對待部落的子民了?!?br />
    “小姐,這個人一看就不是我們部落的?!?br />
    “不是本部落的,那就是客,更不可能如此對待客人?!?br />
    “安云小姐,那現在怎么辦?”

    “把他帶回部落行宮去?!?br />
    “小姐,可是?!?br />
    “別可是了?!?br />
    “是?!?br />
    西門宇被扔到一輛獸車上,拉著回到部落的行宮去了。

    到了行宮,一侍衛問:“小姐,這人怎么辦?”

    “給他安排一間客房,他醒了后就讓他自行離去,不可刁難他?!?br />
    “哦?!?br />
    西門宇被兩個侍衛扔到一個邋遢的客房,嘴中還說道:“真不知道小姐為什么要這么仁慈,像這種人,直接扔出去就是了?!?br />
    “小姐一向仁慈,罷了,把他扔在這里吧,等他醒了立馬讓他滾?!?br />
    很快,那兩個侍衛走了,西門宇爬了起來。

    西門宇對自己也是無語,看來他真是閑的蛋疼了,沒事找事干。

    西門宇溜出客房,下一刻,不知所蹤。

    此刻,在安云小姐的閨房,剛剛外出歸來的她感覺全身都是汗,就去洗洗。在她的房間有一間用石頭鑿成的浴室,頂部有一個小孔。安云小姐把小孔上的木塞拔下,頓時,水從上面射下來,她開始洗澡。

    西門宇坐在她閨房中,聽著浴室傳來嘩啦啦的水流聲。

    “沒想到,這里居然還有一個類似噴頭的淋浴房,有點意思?!蔽髏龐钅諦暮俸僖恍?。

    “誰在外面?”這時,浴室的安云小姐大喊。

    “是我?!蔽髏龐鉅恍?。

    “啊,男人?!卑蒼菩〗憒缶?,房間里竟然進入了一個男人。

    安云小姐立刻裹著浴巾出來,竟然是那個撿回來的客人。

    “是你,你大膽?!卑蒼菩〗憒笈?。

    “呵呵,還好,稍微有一點大膽,不過,我大部分時候都是很正直的,只有某些時候,我會大膽?!?br />
    “你什么意思?”安云小姐眉頭一皺。

    “只有在我想要的情況下,我會變的大膽,怎么樣,安云小姐,愿意陪在下一樂嗎?”

    “一樂?”

    西門宇指了指旁邊的床。

    “放肆?!卑蒼菩〗憒笈?。

    “呵呵,我并不會是來強迫你,強迫也沒什么意思?!?br />
    “我好心讓人把你撿回來,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br />
    “這一點,確實很感謝你,你是一個好人,所以,完事后我會給你最大的好處?!?br />
    “給我滾出去,如果你要女人,外面大街上多的是妓?!?br />
    西門宇搖頭道:“我怎么可能去那種地方,我要找的,至少是身份尊貴的人,可不是那些雞。當然,你也許覺得我無恥,不是君子所為??墑?,我的妻子們都不在這個世界,都飛升了,我又實在不想壓制自己的**,又不想要雞,只能如此?!?br />
    “滾出去?!?br />
    “別急,我不會對你用強,我們只是商量一下?!?br />
    “來人啊,來人?!卑蒼菩〗憒蠛?。

    西門宇道:“別喊了,沒人聽得到的,因為我早就用陣法隔絕了這里?!?br />
    安云小姐聽到陣法,驚顫道:“你竟然會陣法?!?br />
    “對,水平還行,至少你們這個部落沒人能夠破的了我的陣法?!?br />
    安云小姐哼道:“我就是陣法師?!?br />
    “喲呵,這可巧了,那你破掉我的陣,如果你破掉了,那么我立刻滾蛋。如果破不掉,那么,就坐下來跟我商量商量,做一筆交易。你放心,我會給你足夠價值東西交換?!?br />
    “哼,我一定破掉你的陣法?!?br />
    安云小姐立刻開始研究西門宇布置的陣法。

    西門宇道:“你慢慢研究,我先睡一會兒?!彼底?,西門宇躺下睡覺了。

    “可惡,流氓,我一定會破掉你的陣法?!?br />
    兩個小時后,西門宇醒來,看到安云小姐傻愣愣的坐在一邊,西門宇笑道:“破掉了嗎?”

    “你到底是怎么布陣的?為什么我連陣基都摸不到?!?br />
    西門宇說:“這只是我最垃圾的陣法而已,你竟然摸不到陣基,真是夠差的,還揚言自己是陣法師,也不臉紅?!?br />
    安云小姐臉紅道:“你到底是誰,為什么陣法這么厲害?!?br />
    “我是誰不需要你管,我只想知道,你愿不愿意跟我做一筆交易?!?br />
    “你說?!卑蒼菩〗闃牢髏龐畹惱蠓ㄊ盜?,終于安靜下來聽聽他的交易。

    “陪我睡一覺,兩覺也可以,最好是三覺,四覺的話更好了,五覺我也不嫌多。然后,我給你足夠價值的東西?!?br />
    安云小姐氣道:“你無恥,你果然把我當雞,你要女人外面一大堆?!?br />
    “我說了,我就算要也是你這種身份高的,那些千人騎萬人跨的雞,你當我西門宇是什么人,會讓我掉粉的?!蔽髏龐釧?。

    “你之前說你有妻子,你這樣對得起你的妻子們嗎?”

    “當然對不起,所以,我對你只是做個交易,交易完成大家一拍兩散?!?br />
    “不好意思,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而且,我很愛他?!?br />
    “哦,我只是想交易,沒要求你愛我?!?br />
    “我不會背叛我愛的人?!?br />
    “放心,交易完成,我隨手就可以幫你把那啥補上,不收錢?!?br />
    “你果真是流氓?!?br />
    “你不是第一個說的,肯定也不是最后一個說的?!?br />
    “你的妻子們眼睛都瞎了嗎?會跟了你?”

    “她們會理解的,你到底交不交易?!?br />
    安云小姐哼道:“你拿什么跟我交易?我的純潔是無價的,我對我未婚夫的愛,更是無價的?!?br />
    “你不是陣法師嗎?那我讓你成為最厲害的陣法師,這個交易夠嗎?”

    “不夠,我未來遲早也會變成厲害的陣法師,不需要?!?br />
    “好啦,既然你不愿意交易,我也不勉強,走了?!蔽髏龐釔鶘?,西門宇說過,不強求,所以他說到做到,要是換成過去,他才不會廢話,直接那啥了。

    西門宇一揮手,解除了陣法,然后走出房間,只好去尋找別的有身份的、最后愿意交易的美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