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絕品狂徒144 - 144感激

    看見西門宇臉上的汗水,仙兒忙上去給西門宇擦去,仙兒的爺爺看著他們兩人笑了笑,也不知道他們兩人是什么關系,但他能夠說話走路,完全是沾了孫女的福氣!。

    天色已經開始暗下來了,這時仙兒的手機響了,家里人催她推爺爺回家了!。

    仙兒的爺爺說道:“小伙子,跟我走!”

    西門宇忙問:“去哪里??!老首長,我也得回家了!”

    “小伙子,跟我一起回家!,今晚不要走了,你是我的大恩人??!”

    仙兒也忙道:“是啊,西門宇,今晚去我家好嗎?”

    西門宇點了點頭,那就去拜訪一下仙兒的家人!。

    “仙兒帶爸去散步,怎么還不回來,天都黑了!”,此刻,在仙兒家大別墅門口,仙兒的大姑和媽媽著急道。

    “要不,我去找找吧!”仙兒的大姑說道。

    而就在,這時,仙兒的媽媽愣住了,仙兒回來了,而且,她扶著老爺子走進別墅鐵門的。

    仙兒的大姑驚叫一聲,難以置信的看著,腦子都短路了。

    聽到驚叫聲,屋里紛紛出來了四五個人。

    幾人反應過來后,忙跑了上去,紛紛問道:“爸,你怎么?”

    “仙兒,是怎么回事???”

    “這怎么可能?”

    “我沒眼花吧!”

    西門宇推著輪椅在后面,大家已經把他忽略了。

    仙兒的爺爺對嘰嘰呱呱的眾人說道:“好啦,別吵了,大家進屋說!”,然后回頭對西門宇說道:“小伙子,輪椅給別人,仙兒,招呼貴客進屋!”

    仙兒紅著臉哦了聲,身后那些家人,都疑惑的看著西門宇,貴客?什么貴客?。

    “西門宇,這里就是我家了,我們進屋吧!”仙兒走到西門宇身邊說道,看著西門宇的眼睛,一片熾熱!。

    仙兒的爺爺已經被眾人先一步扶進了客廳,西門宇和仙兒還落在別墅外面!,并沒有急著進去!。

    西門宇看著仙兒家別墅的外觀說道:“你家真漂亮!真大的房子!”

    仙兒笑了笑。

    西門宇把仙兒的小手抓住,仙兒紅著臉低下頭,沒有掙扎,說道:“好啦,我們進屋吧!”

    最后,大家在客廳坐了下去,大家已經把大部分注意力集中到老爺子身上去了,所以仙兒跟西門宇,一時沒人問。

    “爸,你快說啊,你怎么又會走路又能說話了?”,一個個追問道,看得出來,每個人臉上都充滿了笑意。

    西門宇和仙兒坐在一起,打量著仙兒的家。

    仙兒的爺爺笑呵呵的看著西門宇,說道“都是這位小神醫的功勞,小伙子,你跟大家解釋一下吧!”

    西門宇點了點頭,說道:“大家好,打擾你們了,我叫西門宇,是仙兒的同學,前幾天聽仙兒說起了她爺爺,于是留了心,便在今天傍晚見到了老首長,利用一點點粗淺的醫術,暫時把老首長的病情緩解,我會繼續后續治療,相信最多一兩個月,老首長的病就能夠徹底的好了。包括仙兒說的那個糖尿?。?!”

    所有眼睛都盯著西門宇看,仙兒的父親忙問道:“小伙子,你不是開玩笑吧,你既然是仙兒的同學,那應該跟仙兒一樣大,你怎么可能有這么大的本事!”

    大家都看著西門宇,包括仙兒也好奇。

    西門宇笑道:“解釋起來太復雜!所以,相信我能夠給老首長治療好就行了!”

    “那我爸現在狀況如何?”仙兒的大姑忙問。

    西門宇說道:“老首長的體質很好!”

    仙兒的爺爺點了點頭,說道:“我現在精神很不錯,大家不用多擔心,我相信這小伙子的醫術!小伙子,我真不知道應該怎么感謝你!,如果你需要什么,盡管說出來!”

    仙兒的老爸也點了點頭,說道:“對,你盡管說!”

    西門宇笑了笑,我要仙兒,你們給嗎,說道:“不用客氣,仙兒是我同學,而且,老首長是戰場上活下來的英雄,無論哪一點,都值得我救他!”

    這時,仙兒的老媽想起了什么,好像有一個追求仙兒的同學,就叫西門宇,也不知道是不是同一個人。

    仙兒的老媽說道:“小伙子,別不好意思,看你的穿著,也不像是有錢人,你要多少錢,盡管開口!”,她這一說完,立刻遭到好幾個人的白眼,仙兒的老爸瞪了她一眼,“你少說兩句!”

    仙兒的老媽,雖然是一片好心,想給西門宇錢,可說的太市儈了!。

    “好啦好啦!”仙兒的爺爺喝止道,有些不悅的看了眼小兒媳婦,“小伙子,晚上一定要留下來吃飯,仙兒,你帶他去洗個澡!”

    “嗯!”仙兒忙點頭,對西門宇說道:“走!”

    西門宇跟著仙兒走上了樓,她的老媽在下面喊道:“仙兒,二樓左邊的客房剛收拾干凈!”,仙兒的媽媽這是在提醒仙兒,帶西門宇到客房去洗澡

    可是,仙兒直接帶西門宇上了四樓,去她的房間了。仙兒的老媽見仙兒不聽話,一時氣鼓鼓的,怎么能帶男孩子進你房間,說了二樓有客房。

    仙兒老爸和大姑倒沒有說什么,馬上叫保姆給晚餐加菜!,西門宇不收錢,怎么說也得好好款待一下他。

    西門宇進入了仙兒的房間,問道:“你媽媽不是說,客房在二樓,怎么上四樓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