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之谷手游技能 > 歷史軍事 > 校園絕品狂徒 > 正文 956拜年以及解釋
    大年初一,西門宇一大早就被大師父喊醒了。

    “西門宇,起來!”

    “干嘛呀!”西門宇睡夢中迷迷糊糊的。

    “去拜年!”

    “拜什么年啊,我姥姥姥爺舅舅都住在這里!”在西門宇印象中,大年初一都是去姥姥舅舅家的。

    “你姥姥舅舅算什么,快起來,要去楊前輩那拜年!”

    “呃,楊前輩!好吧!”西門宇只好爬了起來,也對,姥姥舅舅那些普通人,就算是親戚,也沒必要西門宇大年初一去給他們拜年,楊前輩倒是有必要,沒辦法,強者為尊嘛,況且,楊倩和楊清的確幫過西門宇很多。

    西門宇和大師父一起坐飛機前往京都,西門宇先真后悔沒有把房子買在京都去,還得來回跑,可惜秦冰又不在,不然叫她費點心思,干脆遷移到京都去算了。大部分京門的家族都是在京都那一帶的。

    下午時分西門宇和大師父到達了楊倩家里。

    當然,楊倩家族很大,楊倩自己在一個幽靜的小山谷有一座房子,上次西門宇來過,還在她家門口殺了許多云候家族的人。

    “你們來啦!”

    “宗倔,你也來啦,怎么現在才到!”

    “嘿,西門宇,新年快樂!”

    當西門宇和宗倔到的時候,發現楊倩家里已經有幾十個人了,這些人也跟宗倔一樣,來拜年的,他們也是楊倩的手下,而且,他們也跟宗倔一樣,帶了一兩個人來。宗香帶了西門宇來,所以人數挺多的。

    大家看見宗香和西門宇到了,紛紛打招呼。沒有人會瞧不起宗倔,似乎宗倔在楊倩所有小弟中,地位瞬間大增一樣。而看著西門宇,大家更是笑臉盈盈。

    “呵呵,你們也新年好!”西門宇連忙拱手相拜,心中暗道:“楊倩真牛啊,這么多人來給她拜年,不過也不奇怪,誰叫人家是老大?!?br />
    “西門宇,你,你好嗎!”一個穿著紅色衣服的女子跑上來,她便是藍寶兒。

    上次跟云候家族會發生這么悲慘的事,歸根結底就是因為她這個紅顏禍水。

    不過,西門宇現在已經不恨她了,跟云候家族都已經和平相處了,還有什么好恨的。至于愛,這根本不可能。

    “是你,我很好??!你也來了!”

    “是啊,西門宇,我們可以找個地方說說嗎!”藍寶兒小聲道。

    西門宇道:“可以!”

    西門宇便走到旁邊一顆樹底下,坐在樹底下的秋千椅子上,藍寶兒在他旁邊的秋千椅子上坐了下去。

    “西門宇,你還在生我上次的氣嗎?”

    “呵呵,現在我也沒事了,所以,沒什么,上次我在氣頭中,罵你是賤人,這個我要跟你說句抱歉,希望你原諒!”

    “呵呵,我都不記得這事了,你沒再怪我就好?!?br />
    西門宇好奇的問道:“你跟那個云博重歸于好了?”

    藍寶兒連忙搖頭:“怎么可能,再說,云博已經死了!”

    “呃,云博那混蛋死了?我記得我只打到他重傷,絕對不致命!”西門宇疑惑的看著藍寶兒。

    “不是你,他是被云候家族的那些老祖宗,砍下了頭顱去祭奠他們家族的死者了!”

    “??!”西門宇大吃一驚,云候家族的老祖宗夠有氣魄的,非但沒有替云博報仇,反而把云博殺了祭奠死者。

    “云候家族的老祖宗們覺得,是云博引起的這場災難,所以,砍了云博,祭奠死者了,死的也的確很慘!哎!”

    西門宇呵呵笑了聲:“沒必要為他感慨,那家伙死的活該,如果不是他挑釁我,之后的一切都不會發生了。沒想到,云候家族的老祖宗很有遠見和氣魄,并沒有盲目的繼續找我報仇,不但殺了云博,還主動跟我和平相處,佩服,如果是我,絕對沒有這個胸懷,所以,以為的胸懷,一旦處于弱勢,一旦沒有了氣運,我恐怕很容易被人打倒!”

    “好了,不說那些不愉快的事了。西門宇,聽說大年初三你要跟納蘭皇族的接班人決戰,這是真的?”

    當藍寶兒得知這個消息后,簡直不敢相信,皇族,那絕對是強權的代表,所以,對西門宇的愛慕,瞬間又激增了數倍。

    “嗯!”西門宇點了點頭。

    藍寶兒輕聲道:“你真厲害!”

    藍寶兒想再說幾句愛慕類的話,卻沒有說出來,她知道西門宇不喜歡她,甚至說沒有任何好感,不過,藍寶兒有一點很不服氣,她覺得她要跟西門宇解釋清楚。

    “我真的要跟他說清楚嗎?這也太丟臉了!”

    藍寶兒欲言又止,不知道要不要解釋。

    可不解釋,讓西門宇一直那樣以為她,她覺得很不服氣。

    “你想說什么,直說吧!”西門宇看出了藍寶兒有話要說。

    藍寶兒終于說道:“西門宇,關于有一個事,我覺得我需要跟你說清楚!”

    “呃,什么事,說!有什么誤會說清楚比較好,畢竟大家都是楊前輩手底下的人!低頭不見抬頭見!”西門宇很坦然。

    藍寶兒點了點頭,道:“那天在這里,你罵我是二手貨,關于這個,我需要解釋!”

    “二手貨,這個,不好意思,我剛剛跟你道歉過了,那是因為我當時正在氣頭上,所以,說了這些難聽的話,希望你不要放在心里,我已經道歉過了,你還想要我怎么樣!”

    “我,我不是指這個!”

    “那是?”

    “我是說,我不是二手貨!”藍寶兒臉紅紅的低下頭。

    “呃,不是二手貨?怎么可能,你跟云博混蛋談了三年了,會沒有做過?”

    “沒有,我是一個很傳統的人,我沒有和他做過任何不該做的事,我們最多就牽過手,連接吻都沒有,之前我和他雖然說談了三年,可很少見面,大家都在拼命的歷練,一外出就大半年,又不是校園情侶,天天都膩在一起!所以,你罵我是二手貨,我覺得很不服氣,我不是二手貨!”

    “呵呵!”西門宇隨意一笑。

    “你不相信我?我發誓,我真的,真的處都還在!”

    西門宇小聲嘀咕道:“誰知道是不是醫院修復回去的!”

    “你!哼!”沒想到小聲嘀咕被藍寶兒聽到了,氣呼呼的一轉身走了,滿臉的委屈。

    “啊,我開玩笑啊,汗,這樣也聽到了!”西門宇連忙追上去解釋一下。

    藍寶兒越跑越快。

    “跑這么快,那你慢慢跑吧!我找別人玩去了?!?br />
    藍寶兒跑遠后一回頭,靠,西門宇壓根就沒追來,心里一陣失落。

    (關于那個本命年,我的確錯了,我真老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