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之谷手游技能 > 歷史軍事 > 校園絕品狂徒 > 正文 752一怒要殺人
    西門宇沖進教室,只見常羽一動不動的倒在地上,手腳被砍掉了,而且肢體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k";脖子被踩扁,勁椎嚴重受損,只有眼睛在轉。常羽看見西門宇,眼淚在眼里打轉。

    西門宇心都涼了,一抬頭,看見教室角落的垃圾堆里,血腥的放著常羽的兩條腿和兩只腳。

    “啊啊??!”西門宇眼睛血紅的嘶吼起來。

    “咻!”西門宇沖到常羽班主任面前,把他提了起來,吼道:“說,是誰!”

    常羽的班主任大驚,他和西門宇都是十六階,可剛剛西門宇竟然讓他沒有一點反抗力。

    “西門宇老師,是布萊爾,你是知道的,我一個低微的老師,不敢去阻止他們,希望你理解,況且他們三個人,我也阻止不了!”

    果然是布萊爾。

    西門宇把常羽班主任扔下,大吼道:“布萊爾,我要你命!”

    西門宇已經徹底的火了,布萊爾一而再的惹他,這是他自己在找死了,西門宇發誓,將會不顧一切的殺死他,一定。

    西門宇對常羽班主任吼道:“送常羽去醫護室,如果沒有把他的手腳接上,我要你命!”

    說完,西門宇整個人射向天空,去殺布萊爾了。

    常羽的班主任忙吩咐班上的同學,運送常羽去醫護室。

    西門宇怒火沖天,不顧一切的往布萊爾的家飛去,可是,就在途中時,西門宇又接到一個電話,是周琦打來的。

    電話中,周琦哭道:“西門宇,你快來呀,嗚嗚嗚!”

    “怎么啦?說??!”西門宇忙問。|i^

    周琦哭道:“汪婷,她她她被人廢了,嗚嗚嗚!”

    西門宇腦袋轟了一下,汪婷被人廢了?西門宇難以置信,雖然汪婷不是他女朋友,但跟她至少發生過幾十次關系了,而且汪婷還是他班上的學生。

    周琦道:“剛剛我去找汪婷,到了她宿舍,發現她倒在地上!流了滿屋子的血,如果我不是我剛巧去找她,那她到明天也沒人發現?!?br />
    西門宇道:“你帶她去醫護室!”

    “你去哪里?你不過來嗎?”

    西門宇怒道:“剛剛常羽也被廢了,我現在要去殺了布萊爾?!?br />
    “不要,西門宇,別沖動,你殺不了他的!”

    西門宇掛了電話,沒有掉頭,憤怒的往布萊爾家而去。

    周琦深知西門宇直接去布萊爾家殺他的概率為零,怕西門宇出事,忙通知孔一真和周伯通。

    孔一真得知消息后也非常憤怒,但他知道再憤怒,去布萊爾家殺人是自殺行為。

    孔一真又忙通知莎拉和摩爾漢德森以及強尼。

    幾人火速的去追西門宇,生怕遲了西門宇被威廉爵士殺了。

    西門宇上門殺人,威廉爵士有一萬個理由直接殺了西門宇。

    西門宇飛到布萊爾家后,可惜,布萊爾不在家,連威廉爵士也不在家。

    西門宇逼問一個保姆才知道,原來今天晚上,威廉爵士在自由女神餐廳擺生日宴席,邀請了布朗爵士,院長,巴娜等人,以及他的親戚們。現在時間是傍晚,還沒有到宴席時間,但布萊爾肯定在自由女神餐廳。

    西門宇立刻掉頭,往自由女神餐廳飛去。

    沒多久,莎拉等人就到了布萊爾家,可惜沒看到西門宇,莎拉也問了保姆,保姆說西門宇去自由女神餐廳了,莎拉等人又立刻往自由女神餐廳飛去。

    此刻,在自由女神餐廳的十樓,已經被威廉爵士包下來了,不過,此刻威廉爵士卻不在那。

    中間一張大桌子中,布朗爵士坐在上座,旁邊是院長,然后是巴娜,巴娜旁邊是布萊爾,然后就是詹姆士和康伽。

    康伽和詹姆士正在高興的談論著什么。

    “哈哈哈,太爽了,把常羽的手腳丟在垃圾桶的那一刻,我覺得我的內心達到高.潮!”

    康伽道:“那西門宇不是醫術很厲害嗎?張云京被我們廢了,他這么快就治療好了他,這回,我們直接把常羽的手腳砍斷了,我看他還怎么治療,哈哈哈!”

    “哈哈哈!”布萊爾也大笑。

    就在半個小時前,晚上的宴席時間還沒有到,威廉爵士去接人了,布萊爾詹姆士康伽三人,就先去找汪婷,把汪婷廢了,然后又去找常羽,廢常羽時,因為想到之前廢的張云京這么快就沒事了,于是干脆把常羽的手腳砍斷了。

    院長和布朗爵士微笑的看著布萊爾三人,對他們來說,布萊爾廢的人越多,就越好,讓西門宇和他們矛盾越深越好。

    院長大笑道:“布萊爾,你不愧是我的好女婿,很好,哈哈哈!”

    布萊爾立刻高興道:“岳父,你放心,西門宇是怎么廢巴索的,我遲早也會怎么廢了他,現在,我只不過是先一個個的把西門宇的朋友廢掉,讓他徹底的怒火,但是又無能為力,最后,我再廢了他?!?br />
    “好,想必巴索知道你這個姐夫為他報仇,他會很開心!”

    布萊爾心中一陣高興,為能夠討好岳父,心中發誓以后一定要更加殘忍的折磨西門宇。

    布朗爵士問道:“布萊爾,你父親威廉呢?”

    “我爸去接我表哥一家人了,很快就會回來。布朗爵士,要不我們先開席吧!”

    布朗爵士心中不爽的罵道:“草,沒這么快開席,這么早叫我來干嘛?!?br />
    布朗爵士感覺以他的身份在這里等開席,有點降低身份,站起身道:“布萊爾,我還有點事先去處理,等你父親來了后,再來通知我吧?!?br />
    說著,布朗爵士飛走了,院長也站起身,對布萊爾道:“好女婿,你跟巴娜在這里等下,待會兒我和布朗爵士一起來!”

    “哦,好的!等我父親回來后,我再去叫你?!?br />
    院長也飛走了。

    只剩下布萊爾詹姆士和康伽,以及巴娜,四個人。

    也許是布萊爾真的命中注定有這一劫,那么巧的,院長和布朗爵士兩個高手都走了。

    不然,就算西門宇來了,想殺布萊爾根本沒機會。

    院長和布朗爵士走后沒多久,遠處天空一個黑點在急速的逼近,正是怒火中的西門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