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之谷手游技能 > 玄幻魔法 > 邪御天嬌 > 正文 絕世邪神-2573 情花開果
    “什么!男人也能生?”

    紀蝶感覺有些無語了:“怎么可能?難道他們男人,也能大肚子,生孩子?”

    這確實是一個奇葩的事件,男人也能生孩子,她闖蕩九天十域這么多年,確實是沒有見過,也沒有聽說過這樣的事情。

    “呵呵,這有什么可稀奇的,姐姐我就曾經在一個男人國里面呆過?!碧斕雷謔ヅΦ?,“那里清一色的男人,每個男人都會生孩子,而且生的還不少呢……”

    “真的假的……”

    &nbsp``;一想到男人生孩子,紀蝶就感覺有些惡心:“生的還不少是什么意思?”

    “呵呵,就是肚皮子挺大嘛……”

    天道宗圣女笑道:“剛開始到那里的時候,我也以為自己眼瞎了,怎么會有這樣的國度?!?br />
    “可是事實上那里的確是只有男人,而且男人也會生孩子,有些男人是主內的,有些男人主外的,主內的男人就是生孩子的?!?br />
    她又說:“而且那些男人還真能生,一生往往就生兩個,還有生三四個的,也不在少數……”

    “好吧,你?!?br />
    紀蝶民有些無語了,這樣的事情,都能讓這天道宗圣女給遇到。

    “呵呵,這沒什么可稀奇的,世上奇怪的事情還多著去了呢,我們不知道罷了?!碧斕雷謔ヅΦ?,“只要你還活著,你就會不斷的發現,一些讓人瞠目的事情,包括一些食父母的心臟,睡嫂嫂和母親之類的民族?!?br />
    “呼,你都遇到了?”反正閑著也是閑著,紀蝶抬頭看了看頭頂的這座山,還真不知道得什么時候才能爬上山頂。

    正好無事,聽一聽這些野史,有趣的事兒也挺有意思的。

    食父母心臟,睡嫂嫂,和母親,這樣的民族她是真都沒遇到過。

    天道宗圣女笑道:“你也這么八卦?”

    “是個人都愛八卦……”|紀蝶不以為然的笑了笑,抿了一口烈酒。

    這時頭頂上面有一個小滑坡,一具尸骨往下面飄了下來,落到了她的面前,她右腳一踢將這具尸骨給踢下了死山。

    “我這一輩子遇到的怪事太多了,你要是想聽,可是一年兩年也講不完的?!眧天道宗圣女笑了笑道。

    “和我講講食父母心臟,和睡嫂嫂,睡母親的故事?!奔偷?。

    “其實食父母心臟,這種事情可能你聽得少,但是在洪荒仙界時期卻并不少見?!碧斕雷謔ヅ?。

    “這是有些強大的種族的血脈繼承方式,他們沒有通過血脈相承,而是選擇了這種方式,在父母還活著的時候,選擇吃掉他們父母或者是長輩的心臟,以及他們的器官,元靈最終得到他們的傳承?!?br />
    “為何要這么殘忍?難道他們下的去手?”紀蝶聽完覺得有些駭人聽聞,食父母的五臟,而且還是他們活著的時候挖出來的,他們真的下的去嘴嗎?

    “每個種族有每個種族的生存方式,傳承方式,這只是其中的一種而已,只是我們覺得有些嚇人罷了?!碧斕雷謔ヅΦ?,“而且他們也不是人類修士,洪荒仙界也有無數個種族,并不都是人類種族?!?br />
    紀蝶苦笑道:“這倒也是,各種族都有不同的傳承方式,只是他們太過極端血腥罷了,無法理解他們的思維方式?!?br />
    “可是那睡嫂嫂和,睡母親的總是人類吧?他們也不能是為了傳承吧?”紀蝶覺得這個更難以容忍。

    天道宗圣女笑道:“這倒不是為了傳承,他們也的確是人類修士的旁支?!?br />
    “而且這個種族的實力還十分強大,他們就是強大的戰狼一族,其實是當年人族與狼神一族繁衍下來的后代?!?br />
    “戰狼一族?那不是強大的天狼的前身嗎?”紀蝶驚道。

    天道宗圣女道:“戰狼一族中確實是有一部分被稱為天狼,只不過因為他們當中的一些戰狼,因為擁有了飛天羽翼,所以被稱為了天狼。但并不是所有的戰狼都有飛天羽翼,大概只有一成左右的戰狼,會生下來便伴隨飛天羽翼,這部分戰狼的實力也遠超過其它的戰狼?!眧

    “他們喜歡睡嫂嫂,睡母親?”紀蝶表情有些古怪。

    “恩……”

    天道宗圣女道:“戰狼一族中的人類,的確是如此,他們向來是以睡嫂嫂,睡母親做為最高的榮耀……”

    “也是他們男人之間最最重要的爭斗,他們將哥哥還有父親視為要超越的對象,所以只要強過他們就會把睡了他們的女人,當成可以炫耀的資本?!?br />
    “那萬一他們成功了呢?”紀蝶感覺很惡心。

    天道宗圣女笑道:“成功了還能怎么樣,并沒有什么太復雜的,他們的哥哥或者父親也會為他感到驕傲……”

    “啊,還為他們趕到驕傲?是不是呀,這也太混亂了……”紀蝶要無語了。

    “的確是如此?!?br />
    “所以常人難以想像這樣的種族會存在于世,但是他們確實是存在著,而且還十分強大。即使是在洪荒仙界時期,也沒有什么人愿意去招惹他們,因為他們的實力強大而且人數還眾多?!?br />
    “只是這個種族內的關系,確實是十分復雜,有些強大的戰狼,將嫂嫂,還有母親,都給當成了自己女人?;刮巧鋁撕⒆?,自己的孩子同時又是自己的弟弟或者妹妹,確實是很復雜?!?br />
    “真瘋狂……”紀蝶無話可說了。

    對于這樣強悍的種族,還有什么別的形容詞可用嗎,完全詞窮了。

    “呵呵,這都不叫什么瘋狂,你也闖蕩九天十域這么久了,這點小事情還不足以讓你感到驚奇了?!碧斕雷謔ヅ?。

    紀蝶嘆道:“我可沒有你這么經歷豐富,尤其是這些年,我經歷的事情你可都知道,沒什么好稀奇的?!?br />
    “就算是以前在情域葉家的時候,在幾域輾轉了一些年頭,也沒什么太稀奇的。只是當年在幾處險地,還有神宮中,經歷了一些太恐怖的事情?!?br />
    “說起這個神宮?你就不知道些什么?”紀蝶問天道宗圣女。

    天道宗圣女道:“洪荒仙界時期有不少被稱為神宮的地方,但是像你所形容的那樣,可以鎮殺蒼天,血腥無比的神宮卻也有不少,具體是哪一座我也不知道?!?br />
    “你和葉楚,在那神宮中有過一段嗎?”她又問紀蝶。

    紀蝶臉色凝重,哼道:“我怎么會和他在神宮中有一段?”

    “那你和他在哪兒有一段?”

    “混賬,我和他什么也沒有,你真是瘋了!自己要嫁給他,就在這里三句兩句不離那混蛋的名字,你真是想嫁人想瘋了?!?br />
    “是呀,我真是瘋了,等了可能上百萬年了,能不瘋嗎?”

    天道宗圣女的聲音,突然變得特別的凝重,語氣也有些痛苦的樣子。

    “你……”

    “對不起……”紀蝶有些于心不忍,她似乎才想起來,這個事情可能對天道宗圣女來說,無比的重要。

    她之所以一直到現在還沒有死,還留著這一縷殘靈,其實也許就是為了葉楚。

    自己可以不喜歡葉楚,但是也不能傷了她的心,她可是一直在為此等待的。

    “沒事,此事成與不成,現在還兩說?!?br />
    天道宗圣女嘆道:“我現在這個樣子,是誰也不會愛上我,我還得尋一個合適的機會復生,而一旦無法成功,別說是情花開果了,那更是奢望了?!?br />
    “不要灰心,生命之樹就在前面了,你很快就有機會了?!?br />
    “希望一切順利吧?!碧斕雷謔ヅ埠芷詿?,希望自己能夠重獲新生,然后與葉楚真的能夠情花開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