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之谷手游技能 > 玄幻魔法 > 邪御天嬌 > 正文 第一七五三章 又見譚塵
    葉楚還沒有醒,譚妙彤就這樣抱著他,輕輕的往他懷里鉆,感受著他胸膛的寬闊與結實,不想就這樣起來真想一輩子就這樣躺著。P

    也不知道是怎么著,譚妙彤看著葉楚,看著看著又睡著了。

    ……

    等譚妙彤再醒的時候,天已經大亮了,太陽都到了正午了。

    身旁的葉楚早就不見了,譚妙彤聞到了淡淡的稀飯香,屋內的葉楚見譚妙彤醒了,笑著說:“你還真能睡的,小美豬,快起來吃飯……”

    葉楚正在飯桌上擺弄著吃的喝的,看著葉楚這么勤快,倒把譚妙彤弄的怪不好意思的,她羞澀的在被子里將衣服穿好,然后扭扭捏捏的走到了飯桌旁。

    “來,嘗嘗我煮的粥……”葉楚主打柔情牌。

    譚妙彤是又害羞又感動,被葉楚弄的怪不好意思,想到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更是不敢抬頭看葉楚。

    葉楚知道她害羞,便又轉移注意力:“既然到了塵城了,咱們應該也不用再趕路去譚家祖地了,這塵城應該有譚家的傳送陣在吧?”

    “恩,塵城是譚家外圍的三大主城之一,這里有我們譚家的人在的,也有傳送陣?!碧訪鍆蛄艘恍】諳》?,覺得挺香的,不知道里面葉楚加了一些什么很好喝。

    “里面加了一種今天早上我去市場上買的香料,還有一種叫什么甜豬的肉,我給弄成了顆粒也煮在了里面,味道怎么樣?”葉楚笑著問她。

    譚妙彤楞了楞,微紅著臉贊道:“恩很好喝,很香,你還會做飯嗎?”

    葉楚烤肉烤的好吃,這個眾美都知道,但是菜卻幾乎沒見葉楚做過。尤其是修行者,基本上都不做飯的,要不就去下館子,要不就自已找點野味烤了吃,做菜是極少的也沒有這么多功夫和調料。

    “我呀以前……”話還沒說出品,葉楚便收了回去。

    他是想說自己前一世,在地球的時候的事兒,那會兒自然會做飯,不僅如此他還算是一個大吃貨,半個美食家。

    “你以前怎么了?你在堯城做飯?”譚妙彤以為他說的是堯城。

    葉楚索性說:“是呀,我這個人還挺喜歡做飯的,做飯能陶冶陶冶情操,可以讓自己安靜下來,自己給自己做點吃的,也是不錯的事情呀?!?br />
    “恩,只是我不會做飯,你可以教我嗎?”譚妙彤抬頭期盼的看著葉楚。

    “當然可以了,只是今天我們要回譚家祖地,這樣吧,等有空的時候我教你?!幣凍ψ潘?。

    “恩……”

    譚妙彤幸福的點了點頭,沖葉楚眨巴了下大眼睛,笑著說:“讓靜云她們也學做飯,她們也挺喜歡做的呢,就是做的比較難吃,嘻嘻……”

    “那可得好好學學了,做女人嘛,總得會做飯呀……”葉楚也笑了。

    ……

    譚家祖地,羽化池。

    天剛蒙蒙亮,羽化池邊便有了一個偉岸的身影,正盤腿坐在池邊低沉著思考著一些什么。

    不多一會兒,太陽升起,他取出了一把古琴,坐在了池邊開始慢慢的彈奏出悠揚的琴聲,琴聲在羽化池這一帶流連,帶出羽化池水面上一圈圈的波紋。

    附近的鳥兒,還有一些靈獸,都跑到了這羽化池邊,圍著這男子聽他的琴聲,周圍的一切仿佛都安靜了下來。

    男人不是別人,正是當初的人杰譚塵,如今的譚家家主,而且已經當了十余年的家主了。

    譚塵雙手按在琴弦上,正在自我陶醉著,腦子里似乎也在回蕩著一個絕美的身影,只是如今這個身影卻是越來越模糊了,他已經快要想不清譚妙彤的樣子了。

    “譚兄好曲子……”

    就在這時,羽化池的另一頭,一座小山上,卻突然出現了一個同樣偉岸的身影。

    一個黑袍男子,正坐在那頭給譚塵鼓掌,譚塵先是一楞,神情中閃過了一抹異色,心中有淡淡的苦澀。

    “苦修十載,還是比不上他……”

    羽化池的那一頭,正是葉楚。

    他出現在這里,顯然有一段時間了,但是自己渾然不知,從這一點看,葉楚的修為肯定在自己之上。

    “十余年不見,葉兄可好?”譚塵雙手按在琴弦上,猛的將曲子給停了,隔空對葉楚抱了抱拳,以示道禮。

    葉楚嘆了口氣,緩緩的從山上飄下來,身形借著天邊的夕陽,越現越長,到了譚塵面前,令譚塵有一股撲面而來的古樸之氣。

    葉楚如同一個普通男子,渾身并沒有半點外露的修行氣息,可是就是這樣站在你面前,你就感覺眼前的這個普通人,卻浩瀚如海,深不可測。

    “葉兄為何嘆氣,你這修為可是不得了了呀,如今什么境界?”雖然問這個是大忌,但是譚塵還是夠直接。

    葉楚也比較欣賞這個譚塵,還記得當年他是人杰時的那股道骨之氣:“修行之路倒沒什么,總是會有一些進步的……”

    他自然也不想在譚塵面前賣弄,但也不會想告訴他實情,譚塵若是知道了,必然會令譚家眾人知道,到時又是免不了的麻煩。

    如同天譴和葉天南所講,若是自己成為準圣的消息傳出去,難保不會有一些不世的老家伙,會出來先誅殺自己。

    看著葉楚在自己面前,譚塵還是有些激動的問:“葉兄,你真的陪妙彤去了羽化仙路?”

    “哪有什么羽化仙路呀,呵呵,都是外人誤傳的罷了?!幣凍實男α誦?。

    “那,那你找到妙彤了嗎?”譚塵神色激動的問。

    葉楚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沉聲道:“譚兄呀,你這表情有些太過了哈,妙彤我帶她回來了,現在正在和譚家老祖他們聊天呢……”

    “回來了就好,回來了就好呀……”聽到這話,譚塵突然感覺什么都釋懷了。

    他腦海中譚妙彤的影像,在這一瞬間全部的崩碎,當然并不是痛苦的崩碎,而是完全的隨風而去了。

    “恭喜你和妙彤呀,想不到葉兄你竟然真的把妙彤帶回來了,我代表譚家上下幾萬人謝謝你呀?!碧煩舊袂櫸潘?,仿佛一瞬間就換了一個人,整個人開朗了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