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之谷手游技能 > 玄幻魔法 > 邪御天嬌 > 正文 第一六七十三章 至尊傳說
    第一千六百七十三章

    至尊,這兩個字代表太多了。

    世界是個金字塔,至尊便是真正的塔尖,僅僅是一個塔尖,就可以將下面的億萬層都給壓死,沒有人可以超越它。

    九天十地,六合八荒,天地玄黃,至尊一詞,惟我獨尊,無人可以超越他。

    而情域的秘密,竟然就是成為至尊的秘密,多少人想成為至尊呀,可能每一位修行者都聽過無數至尊的傳說,可是真正能夠成為至尊的,卻是百億人中無一人。

    可在情域,卻有這樣的一個秘密,傳聞破解了這個秘密,就有可能成為至尊。

    “傳說而已,不必當真,若真有成為至尊的秘密,這世上的人都不去修行了,都來搶著破解這個秘密了……”

    葉楚只是淡淡的笑了笑,震驚過后就變得平靜多了,覺得問鼎至尊這種事情應該沒有秘密可言。

    一是要天賦,實力要達到那個境界,二是需要機緣,真正的悟道,突破一切的束縛,方才有可能有機會成為至尊,而不是靠什么秘密就能成為的。

    天譴笑道:“你能這樣想那是再好不過了,雖說老夫是鉆研占卜星相之術的,認為一切事物皆在冥冥中有一定的定數,但是自古以來那些真正的強者,從來不會甘愿成為別人的命數。想要成為真正的強者,只有靠自己,靠自己的拳頭,靠自己的意念,不斷的鍛煉自己,才能成為最強者?!?br />
    “所謂成為至尊的秘密,也許只是能夠得到一些啟發,但絕對不代表破解了某個秘密,就可以成為至尊?!碧燁疵蛄艘豢誥頻?。

    葉楚也表示認同,問天譴:“你這幾年就沒遇到過老瘋子嗎?你再回無心峰的時候,有沒有見過其它的人,像惜夕你遇到了嗎?我的小師妹……”

    “惜夕?”天譴想了想,搖頭道,“沒見過什么小丫頭,倒是我們圣女也在神宮中出現了……”

    “哦?她也去了?她干嗎去了?”葉楚極為不解,“難道她還在借用我朋友的身體?”

    天譴搖頭苦笑道:“她應該不是在借用你朋友的身體,而是兩人根本就快融為一體了……”

    “不會吧……”

    葉楚額前黑線直冒,無語的問:“你們圣女到底是用的什么秘法,竟可以讓我那位朋友屈服,她可不是輕易服輸的人……”

    紀蝶,那是什么女人,天之驕女,一向是眼高于頂的,讓她被人利用,比殺死她還難。

    “此事說來話長了,我們天道宗自上古時期就存在,自然是有一些奪天地造化的神術,圣女用的應該就是其中之一吧?!碧燁床⒚揮邢晁?。

    葉楚卻要追問:“我朋友不會被你們圣女給吞噬吧?”

    自己與紀蝶還有賭約在,只要她不敵自己,就會讓自己強上,若是紀蝶被人給吞噬了,葉楚還真懷疑自己能不能下去這手。

    “應該不會吧,她們是共生的關系……”天譴說。

    “那我朋友,能得到什么好處?”天譴雖然沒有正面回答,不過葉楚卻可以從旁側引,套出他的話來。

    天譴卻不上當,笑著說:“你小子別想在我這里打聽出什么來,有本事下回你遇到了圣女,你自己問她去……”

    “我能怎么問她?”葉楚甩了他一個白眼,“幾年沒見著她了,想問也沒地方……”

    “老夫算過了,你們應該不久后就會再見的……”天譴笑了笑,對葉楚說,“今日我們便在這里分別吧,老夫在神域中還有事情要處理……”

    “先別急著走,七彩神宮的事情你和我詳說一下……”葉楚喊住他,“若是不講清楚,我還是會殺上七彩神宮的,我女人在那里……”

    “你小子女人還真多……”天譴沒好氣的甩了他一個白眼,哼道,“七彩神宮此時已經完全封閉了,就算你小子有通天之能,三年內也無法打開的,就算用你的寒冰王座也無法破開……”

    “呃,你知道寒冰王座的來歷?”葉楚微微一楞,問他。

    天譴沉聲道:“老夫可沒那個本事知道,只知道那是一件絕世大兇器,你小子使用的時候小心一些就行,老夫先走了……”

    說完,他手一揮,虛空中三美出現,天譴則是施殿撕開虛空的手段,鉆進虛空中消失了。

    “怎么了?天譴前輩怎么就走了?”譚妙彤有些不解的看著葉楚,還以為他們兩人起了爭執了。

    葉楚抿了口酒,冷哼道:“不用理這個老東西,估計是更年期來了……”

    “更年期?”顯然,三美對這個新詞匯,沒有聽說過。

    葉楚咧嘴笑了,示意她們三個坐下,給她們取出了三小壺絕世好酒,一人發了一小壺,怪笑道:“老東西走了,咱們可以喝了……”

    “你呀……”郝媚嬈有些無語,不過還是接過了抿了一口。

    青婷和譚妙彤也捂嘴輕笑出聲,葉楚冷哼道:“好東西當然得自己家里人先用了,那老家伙和我可沒什么交情……”

    “人家不是幫了你嗎……”郝媚嬈為“自已家人”這個詞高興,連嗔帶怨的白了葉楚一眼。

    葉楚險些骨頭都酥了,淺笑道:“他幫我可不是你們想像的那么簡單,這老家伙陰著呢……”

    想到天譴不止一次暗示自己,讓自己去娶他們天道宗的圣女,葉楚就覺得事情沒有這么簡單。尤其是天道宗圣女假借紀蝶身子,令葉楚很不爽,而且聽剛剛天譴那意思,兩個女人還有可能會融合,那就變得更加不倫不類了。

    “不要這樣說天譴前輩,你蘇醒之前,人家就救了我們的……”譚妙彤輕聲細語的笑著說。

    葉楚拉上了她的手兒,一本正經的勸她:“妙彤呀,這個世界遠比你想像的復雜呀,不能輕易相信一個人呀……”

    “那你呢?”譚妙彤眨著大眼睛問葉楚。

    葉楚一時有些尷尬,哈哈笑道:“你男人我當然可以相信了,不相信我,你還能相信誰呢是吧……”

    “臉皮真厚……”青婷和郝媚嬈也笑了。

    葉楚的臉色卻突然沉了下來,臉上的笑容也收斂住了,伸手抓住了青婷的手,同時眼光灼灼的看著郝媚嬈:“相信我,以后再也不會讓你們經歷這樣的危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