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之谷手游技能 > 玄幻魔法 > 邪御天嬌 > 正文 第五千五百五十二章:丹寶閣異狀
    這里是一座五層閣樓,形狀頗為古怪,好似一座爐鼎一般,上下窄,中間寬大,看起來極為怪異。

    在閣樓上方,還有一塊鎏金匾額,上面書寫有三個大字“丹寶閣”,閃耀著點點光輝,看起來不俗。

    葉楚雖然沒有進來過這陰沉十八魔的老巢,但也從一些消息之中得知,這陰沉十八魔的丹寶閣是收集著陰沉十八魔燒殺搶掠而來的魔藥、魔丹、魔兵等珍稀資源的地方。

    是陰沉十八魔的老巢最為珍稀的地方之一了!

    說起來,這陰沉十八魔雖然是土匪出身,但其所管轄的陰沉十八魔已經是一種宗門的體系了,諸如魔寶、魔藥、典籍等存放之地都有。

    此刻丹寶閣卻散發出流光溢彩的光芒,有著一股股的強悍波動散發出來,無數符文瘋狂閃爍,滾滾魔氣更是滔天而起。

    在丹寶閣之中更有兩道人影在其中騰躍飛舞,手中的長劍更是劍氣四溢,恐怖的劍芒如狂龍般飛舞。

    但奇異的是,在這兩人前方卻沒有一人存在,好似他們兩人已經魔怔了,在對著虛空狂轟亂炸。

    當葉楚趕來時,看到的景象就是這副模樣,不過葉楚不是普通人,有著超凡的陣道造詣,能看到常人所不能看到的事物。

    那看似普通的閣樓,看似魔怔的兩人在葉楚眼中完全變了另外一幅景象。

    那閣樓之中,每一處的建筑都在發光,無數符文跳躍而出,幻化成一頭兇悍的巨龍、咆哮的猛虎、在虛空游弋的巨大青鯉、遮天蔽日的大鵬等兇獸。

    這些兇獸數量之多,密密麻麻,堪稱數之不盡,入眼的都是兇悍的猛獸,幾乎要將五層閣樓淹沒了。

    在其中,那兩個人在背靠背,手中的長劍亮起刺目的光輝,鋒銳可恐怖的劍氣撕裂虛空,每一劍都有神鬼莫測之威能,每一劍落下都能重創一頭兇獸或者是直接將一頭兇獸抹殺!

    兩兩配合下,這才勉強維持住局面,保持自己不敗的地步。

    這兩人葉楚認識,正是安陽城這一方的萬家兄妹,那對使劍的雙胞胎兄妹,號稱萬家龍鳳雙驕。

    也虧的是這兩人,一母同胞,天生就有心意相通的奇特異能,在戰斗之中能配合無間,宛如一人兩心,將兩人的實力完全的施展出來。

    若是換做其他兩位魔頭前來,只怕早就被那無盡的兇獸圍困,自保都勉強,別說是維持局面乃至于想辦法反擊了。

    葉楚之所以能感受到這里的動靜,就是因為萬家兄妹的配合無間,創造出來的一個機會,將這萬寶閣的陣法全面激活,讓山谷之中的其他魔修都能感受到。

    葉楚不是最先趕來此地的,在葉楚之前,場中就已經站立的有三人,一個是城主府林默的七女,林慧兒。

    一個是陳家年輕長老陳無為,還有一個是怡紅院的三院主楚依霏。

    陳無為與楚依霏二人對于陣法并不在行,所以并未看穿魔兵閣之中的景象,只能看到一些表象的問題。

    但多年來的經驗告知他們,事出有反必有妖,所以他們兩人也謹慎的沒有冒失的沖進去。

    而林慧兒此女底蘊不淺,對于陣法一道的造詣雖然比不上葉楚,但也遠比陳無為等人的要高,所以也能看出幾分端倪,正在神色沉凝的關注著那座閣樓。

    葉楚的到來自然是驚動了他們,林慧兒只是看了葉楚一眼,便扭過頭去繼續打量閣樓,想要看出這座閣樓大陣的哦破綻。

    陳無為與楚依霏在之前的活脈口取寶時就已經知道葉楚的陣道造詣非同小可,此刻看到葉楚的到來,立即大喜,陳無為更是開口道:

    “葉兄你也來了,葉兄陣道造詣遠超我等,不知能否看出這座大陣的玄妙?萬家龍鳳雙驕為何在其中對空作戰?”

    陳無為他們陣道造詣不足,不能看穿陣法,自然就看不到陣法之力演化出來的各種兇悍猛獸,所以有此一問。

    不等葉楚回答,天邊有一道遁光飛馳而來,來到近前看到閣樓之中的萬家龍鳳雙驕,頓時驚呼出聲:

    “劍靈?怎么回事?”

    劍靈便是萬家龍鳳雙驕的妹妹了,名為萬劍靈,至于做哥哥的則為萬劍動,取劍之靈動之意。

    來著并沒有與下方的葉楚等人打招呼,而是在呼喚一聲后,沒有得到回答,就要加快遁光,直沖丹寶閣而去。

    看到這一幕,葉楚眉頭一皺,但也并不是多管閑事之輩,也沒有出手,或者是多說什么。

    不過葉楚不動,不代表其他人不會動,陳家最年輕的長老,陳無為低聲罵了句:“蠢貨”

    他的身形就一晃的消失,速度之快,堪稱電光火石,下一瞬就已經出現在拉丹寶閣陣法邊緣,正好攔截住了那道遁光。

    遁光一停,露出一名面色有些陰沉的年輕男子,正是魔兵閣的首席大弟子,未來的閣主。

    此刻魔兵閣的首席大弟子王永沒有了之前的陰沉冷靜,反而多出了一抹焦急之意,雖然停下來了,但目光卻是不住的往丹寶閣之中的萬劍靈身上看去,他口中卻是如此道:

    “陳長老,你這是何意?萬家兄妹他們可是正在陷入險境?!?br />
    看著完全有失常態的王永,陳無為不住皺眉,但他很好的掩藏了自己的情緒,冷靜道:

    “陳某知曉王道友的焦急心情,但這丹寶閣之中陣法非凡,我等若是貿然闖入,恐怕非但不能保住萬家龍鳳雙驕,反而還會拖累他們?!?br />
    王永聞言,好似被一盆冷水淋了一下,一個激靈立即就清醒了過來,相投了其中緣由,他面色恢復如常,但神色卻是更加陰沉了,道:

    “陳長老所言即使,是王某孟浪了,不知諸位可看出這陣法的玄妙?”

    “哈,葉兄陣道乃是陣道宗師,他正要講解這陣法的玄妙,王道友雖然救人心急,但也不差這點時間?!?br />
    陳無為聞言,微微一笑,一指葉楚,就返回地面,站在葉楚一旁,做出一副聽葉楚分析陣法的意思。

    王永這才看到下方的葉楚還有楚依霏以及林慧兒三人的蹤跡,他先是忌憚的看了葉楚一眼,又看了還在陣種戰斗的萬家兄妹,這才朝葉楚點頭,也落在了葉楚身旁。

    他們二人的談話自然沒有逃離葉楚等人的耳朵,葉楚并不在意,自顧自的分析這陣法,思索破解之法。

    而在不遠處的林慧兒聽到了陣法宗師這四字時,再次抬頭看向葉楚,一雙清麗而清冷的美眸之中閃過一抹詫異。

    在此前她可不知道葉楚的陣道造詣如何,此刻原本還以為葉楚的陣道造詣只不過是比陳無為等人高一些而已。

    此刻葉楚已經開始說出自己看到的丹寶閣陣法玄妙來,聽到葉楚的話語,林慧兒異芒一閃,猶豫一下,也來到了葉楚一旁,一同聽聽葉楚的分析。

    葉楚先是將自己分析出來的陣法玄妙之處說與眾人聽,接著又說出了他看到的一些破綻,還有一些陣眼,最后更是說出了一些破解陣法的方案。

    這陣法玄妙無比,但絕對不是自主后者是被動激發的陣法,而是一種認為操縱的陣法,只有這種陣法才會有多變以及靈活的陣勢。

    而且觀看這陣法的玄妙,這丹寶閣之中最少有五尊魔頭坐鎮、操縱陣法。

    這一說法讓林慧兒等四人面面相覷,顯然是他們沒有預料到這一點,特別是魔兵閣的王永,他臉色雖然依舊陰沉,但卻有一抹后怕一閃而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