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之谷手游技能 > 玄幻魔法 > 邪御天嬌 > 正文 第五千五百四十四章:十八魔之一曹賦
    路途之中還有不少的大大小小戰團阻攔,葉楚卻是在傳音之中感受到王永并未到絕對的危險地步,所以也就不及,沒有施展剎那步,而是以遁術趕去。

    疾駛間,葉楚避過了途中的障礙,當葉楚趕至王永的戰圈時,剛好是葉楚說下的第六息,時間剛剛好。

    追殺王永的是也是一名陰沉十八魔的十八位頭目魔頭之一,葉楚見過其資料,是一個稱之為曹賦的男子。

    這男子模樣如同青年,實則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之所以能保持住年輕的樣貌不過是其早年的一樁機緣,吞下了一枚駐顏的魔藥。

    曹賦經常以此為榮,不管是在陰沉十八魔之中,還是在安陽城之外,都是時常將這一樁機緣放在口中,十分得意。

    但實際上明白之人都知道,這不過是曹賦掩人耳目的手段罷了,重要的是那次機緣曹賦得到的其他寶物。

    正是那些寶物機緣,才讓資質平平的曹賦修為高漲,一路登上了陰沉十八魔的十八頭目之一!

    要知道王永可是魔兵閣的首席大弟子,一身修為更是魔頭境就絕顛的存在,不僅底蘊深厚,心性也非凡俗,乃是魔兵閣公認的下一任閣主候選人。

    這樣的王永實力不可謂不強悍,但卻依舊在曹賦手中狼狽逃竄,甚至還有可能有殞命的危險!

    這更加說明了這名名為曹賦的年輕魔頭的實力。

    葉楚剛趕至時,就看到了一身染血的王永喘著粗氣,魔氣波動劇烈,臉色更是煞白,正全力催動一口玄龜甲。

    這副玄龜甲極為完整,龜殼厚實,且布滿密密麻麻的符文,與龜殼本身的堅硬屬性相輝映,防御力及其可怕。

    也正是因為有了一口玄龜甲,王永才能抱拳性命,堅持到葉楚的到來。

    在王永的對面,那個年輕的悍匪魔頭曹賦正一臉兇悍之色,雙手飛舞間,不斷有可怕的法訣翻飛而出。

    在虛空之中,有一口大旗在飛舞,大旗之中不斷有尖銳匕首疾飛而出,帶著恐怖的殺傷力,轟擊在那口玄龜甲上。

    一攻一守,上方交手的好不激烈,但誰也不能奈何誰,所以戰局到現在還在僵持著,直至葉楚趕來。

    曹賦也是早就察覺到了關注這里的葉楚,對于葉楚他早就忌憚了,但此時他也騰不出手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葉楚的到來。

    曹賦瞳孔微縮,手中術法不停,但目光卻是看向了葉楚,眼眸之中也有濃烈的殺機:

    “又來一名養尊處優的宗門弟子,這是著急送人頭嗎?”

    對于陰沉十八魔而言,今日就是安陽城的魔頭是入侵方,來破壞陰沉十八魔他們的家園,對于葉楚這一方的魔頭魔修自然沒有好感。

    葉楚聞言,沒有回答此人的話語,而是朝著魔兵閣的王永笑道:

    “王道友,在下沒有來遲吧?”

    “沒有,這種時候葉兄就別廢話了,先行解救下王某才是要緊之事?!蓖跤牢叛鑰嘈σ簧?,他被玄龜甲?;ぷ?,也被玄龜甲所拖累,速度變緩,不能逃離。

    葉楚只是一笑,并沒有回答王永的話語,而是轉頭看向曹賦,看到曹賦那張便的殺機騰騰的面孔,也沒有猶豫。

    葉楚翻手就將魔劍祭出,這口魔劍被葉楚得到多年,早就被葉楚祭煉完畢,如今心神相連,揮灑如意。

    葉楚雙手掐堅決,口中底底一聲喝:“去!”

    話語未畢,虛空之中的魔劍就一顫之下,混沌氣暴漲,劍氣縱橫,頃刻間就化為一道混沌流光疾飛而出。

    速度之快,就是以魔頭境的魔靈也不能完全清晰的捕抓到,一閃便到了曹賦的面門處,要將曹賦一劍洞穿!

    曹賦也不是簡單之輩,知道葉楚會出現,他就不可能沒有準備,早就等著葉楚出手,要出其不意的將葉楚的也一塊困住或者是打殺。

    但曹賦沒有想到葉楚竟然懂得一些劍道術法,一來就施展劍道之中有名的御劍術!

    更沒有想到葉楚的速度如此之快,從葉楚祭出魔劍到魔劍疾飛出來,連一個眨眼的時間都沒有。

    這短短的時間內,曹賦的原先的準備的手段根本就沒有用武之地,但也辛虧他早有防備。

    雖然曹賦沒有跟上魔劍的速度,但心神戒備之下,感應到那股可怕的危險氣息,他下意識的閃身橫避過去。

    “咻!”

    曹賦只感到耳邊傳來一聲尖銳而急促的呼嘯聲,緊而隨之的是臉頰一陣升騰。

    伸手去觸摸,卻感到一陣濕潤,卻是沒有完全躲避對方的一劍,被傷到了臉頰!

    曹賦心中有后怕與驚怒,他與王永交戰多時,雖然身上負有傷勢,但那都是在他的把握之中,頂多是以傷換傷。

    只是這次,與這名突然插手的魔頭一交手,他就險些被人一劍射殺,心中如何不驚?如何不怒?

    曹賦翻手一握,光華一閃,其手心處就已經多出了一枚大印,上面有山澤水怪在其中,看起來就不是什么好魔兵。

    只是不等曹賦將手中的大印祭出去,他背脊一陣發涼,一身寒毛倒數,心中沒由來涌起一股驚恐。

    危險!

    危險!

    多年的戰斗經驗告知曹賦,面對這種情況曹賦都沒有絲毫,全憑本能的反應,身法催動,身形如夢幻影,閃滅間就出現在遠處,短暫逃離現場、

    “呲啦!”

    一聲帛布撕裂之音傳來,遠近都清晰可聞,卻是葉楚的手持魔劍,不知道何時來到了原來曹賦身后,一劍劈砍下去。

    隨著這一劍的落下,可怖的劍氣將虛空之中的魔氣迫開,宛如海水神力開出一條道路一般,久久不能平復。

    混沌陰陽法!

    這也是在萬古魔域,若是在葉楚之前所在的天魔殿或者是荒野之地,虛空早就被葉楚這一劍劈為兩半!

    葉楚看著遠處的曹賦,目光之中閃過一抹異芒,口中喃喃自語著:“有意思,有意思?!?br />
    這曹賦此前躲過葉楚御劍術一擊還能說是巧合,但這一次卻是葉楚的親自出手,竟然又被此人躲過了。

    接連兩次,這就不能用巧合或者是運氣來解釋了,而是真實的一種能力,幾乎變態的一種靈覺!

    “多謝葉兄搭救,葉兄實力高強,這顆頭顱就交給葉兄了,王某先恢復一番?!?br />
    曹賦被葉楚逼迫走,王永也騰出了時間,掙脫了玄龜甲的守護,朝著葉楚一拱手,也不等葉楚回話,就連吞數枚魔丹,繼續以玄龜甲守護,在此恢復傷勢來。

    葉楚也不點破王永的小心思,也沒有回答王永的意思,只是盯著遠處的曹賦,身形一晃再次出動出擊。

    葉楚雖然沒有動用剎那步,但以葉楚的深厚底蘊,高深遁法也不缺希,身形忽東忽西,一下子就出現在曹賦側身,混沌力洶涌,魔劍光華暴漲,一劍斜劈而下。

    曹賦接連兩次險些被葉楚襲擊成功,心中早就沒有了早先的小覷,內心深處滿是沉凝之色。

    此刻看到葉楚再次殺來,瞳孔驟然一縮,他看的出來,這藍衫白袍的青年男子施展的遁法也是極為高明。

    也就能解釋此前這魔頭突兀出現在自己身后對自己,險些劈中自己的緣故了。

    驟然感受到身側傳來強烈的殺機,曹賦神色不變,目光之中盡失臨危不亂,他沒有防御,也沒有出手去抵擋。

    而是將手中的大印一拋而出,魔氣洶涌間,口紅爆喝一聲:“水澤國度!”

    “轟隆??!”

    一聲沉悶聲響傳蕩四面八方,那方大印光華大放,魔光籠罩之地,頃刻間就有無盡山澤水怪浮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