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之谷手游技能 > 玄幻魔法 > 邪御天嬌 > 正文 第五千四百二十九章:幾時舊屋變新屋
    在場的諸人都能看的出,這風鈴似乎對于實質的魔氣攻擊能免疫,對于魔靈一類的攻擊有影響。

    眾人都是心有靈犀的微微一點頭,包裹獨臂魔頭也不另外,都在掐訣,或這是口中念誦莫名法訣,也有魔頭寄出奇特的魔靈法寶。

    葉楚在魔靈方面的抵御稍顯薄弱,并沒有什么魔靈一類的寶物,雖然有元靈法寶,但在人前顯然是不好隨意動用,也就沒有用了。

    只見葉楚雙手印訣掐動,在身前迅速的凝結出一面金黃的盾牌,盾牌表面有奇特的花紋,看起來極為古樸的模樣。

    不滅元靈形成的古樸盾牌阻攔在葉楚身前,那透明的無形漣漪撞擊而來,頓時讓古樸盾牌一顫,金光大放起來,但也將那漣漪阻擋下來。

    而紫冰魔頭則是檀口微張,吐出一座玲瓏寶塔來,不過三寸大小,顯得極其精致。

    但在紫冰魔頭的催動下,瞬息間光華大放,并且垂落萬千霞光,將紫冰魔頭守護在其中,完全阻攔下漣漪的襲擊。

    而刻骨魔頭則是手指輕點鐮刀梟首,讓梟首慘白之芒大放,最后更是形成一道虛幻的大號鐮刀虛影。

    那道鐮刀虛影直接朝著無形的漣漪劈斬而下,竟然一下子就將無形漣漪給破開一道口子,讓刻骨魔頭免于漣漪襲殺。

    看到刻骨魔頭這一招,眾人都紛紛側目,這手段明顯是比葉楚的等人要高明一籌,顯然刻骨魔頭對于魔靈一道專研極深,不然不可能有如此神奇手段。

    至于斷臂魔頭雖然之前受了傷勢,但威能也不減絲毫,印訣掐動間,手心就多出一桿魂幡。

    魂幡搖擺間,從中呼嘯出無盡的冤魂,盡皆張牙舞爪著,狀若噬人,但卻被魂幡牢牢禁錮起來,不能逃離。

    在那無形的漣漪襲殺而來時,無數的冤魂在凄厲的嚎叫起來,并且在漣漪之中消亡。

    雖然如此,但那些冤魂也阻止了漣漪的襲殺,在斷臂魔頭不斷的催發魂幡下,冤魂源源不斷,倒也將無形漣漪給阻攔下來。

    而紅臉魔頭只是低吼一聲,身上的紅色魔紋頓時光華一亮,而后宛如活了過來一般,紛紛飛舞出來,竟然在紅臉魔頭身前形成一道魔紋光罩。

    在無形漣漪襲殺而來時,魔紋光罩狂閃,但卻始終不滅,也將漣漪抵擋下來。

    葉楚五人雖然都施展了手段將那道漣漪抵擋下來,但葉楚他們之外的存在卻沒有能力抵擋了。

    當下,山林之中響起無數的哀嚎,更有驚天動地的聲響在回蕩,在狂奔而逃,要遠離這里。

    弱小的存在,更是在這漣漪襲殺之中靈智毀去,更有甚者直接就慘死當場。

    這些情況都被葉楚五人收入眼中,皆露出喜色,不僅是因為其他存在的遠去,也因為他們都能抵御那漣漪,說明這院落他們有能力去探查。

    若是連門口的一串風鈴他們都不能奈何,那也不用去奢望里面有什么了,根本就不是他們能企及的。

    當下,葉楚五人皆是頂著壓力,更冒著漣漪,一步一步朝著院落而去。

    只是很快,葉楚他們就臉色一變,因為他們清晰的感受到,隨著他們的前進,那串風鈴響動的頻率越發快速了。

    同時帶來的影響就是那漣漪越發的密集,那威能也越發的恐怖,讓葉楚等人都感受到了壓力。

    不過葉楚的不滅元靈早已超過了魔頭境的范疇,加之不滅元靈的特性,倒也能抵御住。

    但斷臂魔頭卻是有些難以支撐了,可以看到,那桿魂幡已經變得極為暗淡,那無盡的冤魂也變得稀少起來。

    雖然還能抵擋一會,但顯然是難以支撐到最后。

    不過斷臂魔頭面上也沒有什么慌亂之色,反而是一副勝券在握的模樣,顯然是有什么底牌還沒有使出來。

    至于紫冰魔頭還有刻骨魔頭乃至于紅臉魔頭都是還能支撐的模樣,顯然是還沒有超出他們的承受范疇。

    “鐺!”

    不久后,葉楚以不滅元靈黃金盾牌搶先越過風鈴,進入院落之中,一入院落,那股無形漣漪定頓時就被無形力量給阻攔,不能進入分毫。

    宛如院落內外是兩處截然不同的世界。

    其后,紫冰、刻骨等人也闖了進來,其中要說顯得最為輕松,無疑是紫冰魔頭了。

    此女以玲瓏寶塔抵御無形漣漪,一路走來都顯得風輕云淡,極為寫意。

    其后便是葉楚,有不滅元靈黃金盾的抵御,葉楚只是消耗了元靈之力,倒也是輕松進來。

    刻骨魔頭則是在最后,要不斷的揮動梟首鐮刀才闖進來,顯然刻骨魔頭的梟首鐮刀雖然有魔靈法寶的特性,卻并不是很強,比不上純粹的魔靈法寶。

    至于紅臉魔頭的魔紋光罩,到了最后幾乎是緊貼著其肌膚了,可謂是剛剛好過關,

    而獨臂魔頭的魂幡早已在漣漪下消亡,但他緊隨著又取出一口小巧魂鐘,不斷的敲擊下,也將漣漪滌蕩開來,僅次于葉楚,輕松走進來。

    一進院落,眾人沒有理會還在脆響的風鈴聲,而是頂著前方的院落,打量著院落的一切。

    院落不大,所以眾人一眼就將整座院落都收入眼中,眾人的瞳孔之中明顯的閃過一抹驚疑之色。

    這院落絲毫不像是外面那般破敗,似乎里面別有天地一般,竟然給人一種煥然一新的感覺,似乎這里的主人還在院落之中居住著一般。

    可以看到,院落之中有一方石桌,上面有一副棋盤,白棋黑棋都晶瑩如玉,不沾絲毫塵埃,與院落建筑的破敗十分不符。

    甚至在兩旁所放置的茶杯之中,還有裊裊白霧在蒸騰,竟然是兩杯熱茶樣子!

    這讓眾人心中都驚疑不定。

    莫非這院落真的有人在居???

    可這天魔殿可是數萬年才開啟一次,進入其中的除卻葉楚這批人之外,也只有上一批人有可能了。

    只是有誰在魔頭境界能活如此長久?

    若不是,難不成這座大山之中還有活著的魔修?那那等存在將會有何等的修為?

    再若不然,就是沒有活人,這兩杯熱茶是無數歲月遺留下來的,但又有什么魔茶能保存如此長的時間而魔氣不消散?

    再看院落之中的其他存在,也同樣讓葉楚等人都驚疑不已,越發覺得這院落不簡單,不敢輕易妄動。

    他們看到了什么?簡直讓人懷疑自己看到的是幻覺,讓人懷疑是無盡歲月殘余的景象,顯化在今而已。

    比如,在院落的一角,有一架葫蘆架,葫蘆藤青翠,還能讓人感受到那旺盛的生機,甚至在葫蘆架上還結有一枚葫蘆,在葫蘆藤上搖搖晃晃。

    還有坐落在院落之中的一口井,雖然相隔老遠,但也能感受道其中的水汽與那清冽的氣息。

    還有一張藤椅,上面放著一把蒲扇,藤椅在搖搖晃晃著,似乎坐在上面的人剛剛有急事,放下蒲扇便匆匆離開,連藤椅都還沒有停止下來。

    更遠一些則是房子,雖然房子的門被關上,但一座似乎是灶房的房子上還有絲絲縷縷的炊煙在飄蕩,好似是剛生過灶一般。

    這一切的一切都給人一種有人存在的模樣,而且還是剛剛離開的樣子,這讓葉楚等人心中念頭急轉。

    這些景象,在院落外面時可沒有,一切都是進入院落之后才發現的。

    紅臉魔頭看到這一幕,目光閃爍間,后退一步,重新回到了院落之外,受那無形的漣漪襲殺著。

    但也是那么一會的功夫,紅臉魔頭又重新踏入院落,看到葉楚等人帶著詢問的目光,他略微搖頭,沉聲道:“在下眼拙,看不出什么異樣,在外面看進來,這里的確是極為破敗,但一進來卻是變換了一個地方似得,但這一進一出卻沒有任何的不妥?!?/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