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之谷手游技能 > 玄幻魔法 > 邪御天嬌 > 正文 第五千兩百九十章:奢華大廳暗藏兇險
    那是一名中年男子,神色陰鷲,整個人都枯瘦如柴,宛如披著一張人皮而已,看著讓人不寒而栗。但其周身氣息卻恐怖無比,一身魔頭氣息顯露無疑,他不同于刻骨部落的老祖孤身一人,他身后帶領著有五六十位魔族之人,大都是妖魔境界,彰顯出超級大部落的底蘊

    。

    剝皮魔頭沒有最早進入并非是一位其實力不足,相反其散發出來的氣息比之刻骨魔頭也絲毫不弱。

    之所以他留在最后,卻是因為要照顧其身后的族人,畢竟魔頭實力雖強,但要在同為魔頭境界的修士面前保下眾多族人也是極為困難的。

    似乎是察覺到了葉楚的目光,剝皮魔頭扭頭看來,作為領頭人看向這邊,剝皮部落其余人自然也將目光看來。

    其中一位老者正是駐守在魔焰山的剝皮部落長老,他也發現了葉楚,臉色微變,不敢有隱瞞連忙告知剝皮魔頭。

    頓時剝皮魔頭目光變得凌厲起來,但在他察覺到葉楚同樣是魔頭修為,而且還不是初入魔頭境界般簡單,目光便收了回來,開口道:

    “你就是將我魔焰山礦脈掠奪之人?某記下了,希望在天魔殿之中你的蘊氣會很好?!?br />
    說完,剝皮魔頭寬大袖袍一揮帶著族中一眾人便閃身進入天魔殿之中,消失了。

    剝皮魔頭的話語卻是讓其余的魔道修士看向葉楚的目光變得不同起來,紛紛開始仔細打量起葉楚來。

    畢竟剝皮魔頭的乃是成名已久的魔頭,魔威滔天,是整個荒野之地都有目共睹的,能與之匹敵之人少之又少。

    而眼前這位年輕魔頭竟然敢招惹剝皮魔頭,還直接將其座下著名的魔焰山礦脈掠奪。

    這就出乎于他們的預料了。

    顯然這年輕的魔頭敢招惹剝皮魔頭又敢出現在這里,而剝皮魔頭又沒有當場將之打殺,是有一定的實力傍身。

    不然以剝皮魔頭的性情只怕要當場將這年輕魔頭打殺,這不是沒有可能的。

    “哼!”

    葉楚冷哼一聲,一聲磅礴的魔氣轟然爆發,一股極其恐怖的威勢散發出去,宛如一股無形之中的狂風在呼嘯。

    霎時天地都為之陰暗一分,虛空之中的彼岸花與墨蓮在嘩嘩作響,宛如要被狂風折斷般,連那玄妙的大道魔音都不能阻攔!

    瞬間這一片天地都充滿的幾乎要撼動天地的魔道氣息,好在這氣息只是一閃即逝,但震懾住這些人足以。

    “巔峰魔頭!”這讓不少魔頭臉色微變,原本以為是一名不知在何處剛晉升的年輕魔頭,只不過是仗著什么手段才讓剝皮魔頭忌憚,不曾想其修為竟然如此恐怖,就是比之刻骨魔頭、丁

    老魔也不遑多讓。

    也不知道荒野之地何時出現這樣的一名魔頭,之前竟然沒有一點消息傳出。

    葉楚沒有理會他們心里的念頭,他不喜歡被人像猴子一般觀看,當即帶著化形部落一眾,越過前方眾多山頭,飛向天魔殿。

    那些山頭之中之后大多數都是有魔頭坐鎮的存在,但在之前葉楚體現出來的氣息之后,都不敢輕易阻攔,只是臉色有些微沉。

    葉楚沒有理會,閃爍間便闖入天魔殿,霎時眼前一黑,就是以葉楚的目力也不能看清。

    若是葉楚能運用天道眼自然不在話下,只是天道眼乃是超級仙域之中的天道產物,在魔界沒有一絲威能。

    只有時光術彌漫在瞳孔之中,以時光之力模擬天道眼一絲威能才能看清一些。

    之前在魔焰山葉楚就是以此觀看魔氣的流向,這只能算是偽天道眼,威能十不存一。

    不過好在這黑暗不過數個呼吸的功夫,在經歷了一陣天地顛倒的錯覺之后,葉楚便出現在一處大廳之中。

    環顧四周,并無其余人,顯然之前進入之人不是離開了,就是根本就沒有到過這里。

    再看周圍座椅齊全,上面還有棋盤、茶杯等事物,并無動過的痕跡,葉楚便知道其余人并沒有到過這里,進入天魔殿應是隨即到天魔殿各處。

    葉楚放下魔氣禁錮,化形部落一眾人都得以行動,紛紛打量起來這周圍。忽而有人驚呼出聲,指著棋盤之中黑白棋子道:“這棋子是以天罡魔石鑄成,這種天材地寶早已在荒野之地絕跡了,這里竟然有這么多,若是將之煉化,棋子飛舞砸去,豈

    不是同輩之中縱橫無敵了?”

    說著,那人伸手要去拿那棋盤,族長塔古瑪看見剛想要阻止卻已經來不及了。

    只見那人在碰到棋盤的時候,棋盤之中驟然亮起黑白之芒,一下子將那人籠罩進去。

    當黑白之芒消散之際,那人也消失不見了,看到這一幕讓其他的族人神色一凜,看向周圍的器具滿是戒備,不敢輕易觸碰。

    塔古瑪看向那棋盤良久,也沒有看出什么,更不知道如何解救這位族人,最后只能向葉楚求救。

    之前的一幕葉楚自然是看得明白,但他也沒有辦法,那棋盤顯然是一處陣法,看模樣是傳送陣法,至于傳送道哪里葉楚也不知道。

    天魔殿之中?;刂?,自己見到寶物便忘記了所有,這種人死也是白死,葉楚也懶得救。

    塔古瑪一嘆,便警告族人在此地小心一些,畢竟是存在了數以百萬年的天魔殿,早已不知道被多少人進來過,若是有寶物絕對不會留到現在。

    塔古瑪這話語一出,化形部落族人都心中凜然,之前的小心思都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謹慎,再謹慎。

    葉楚微微點頭,沒有多說什么,繼續大量周圍情況。

    說實話,這里的器具都不是凡物,比如那椅子,乃是百萬年的紫魔藤制成,十分珍惜,就是魔頭境界之人坐上去都有不小的增益。

    又如那擺放好的茶杯,乃是一種聚魔石制成,不用泡茶,但是當在哪里過一段時間會自動凝聚出一杯滿滿的液態魔氣,喝下去助長修為。

    就是腳踩的地磚,都是一種閃爍烏芒的特種礦石,雖然不知叫什么,但踩在上面有一種軟綿之感,讓人心境不由自主的會平靜下來,有輔助修行的神效。

    林林總總,這大廳之中足有數以百件不止,就是齊聚整個荒野之地也湊不出如此奢華的大廳。

    葉楚觀察一番,發現這里幾乎所有器具都有一種傳送陣,傳送的距離各不相同。

    也不知道在這小小的天魔殿之中哪里來的這么大地方,竟然需要傳送陣。

    葉楚目光閃爍,最后沒有接觸任何一個傳送陣,而是走到大廳門前,此時的大廳是關著門的,外面是什么情況一點都不知曉。

    靜下心來聆聽,之后絲絲縷縷的魔音在繚繞,并無其余異樣,死一般的寂靜。

    這便不正常了,這么多人進來,葉楚雖然不是最早但也不是最后,怎么算起來,都不可能之后他這一批人。

    就算是隨機傳送,這么多人終究會有幾個出現在附近,會鬧出一些動靜。

    此刻卻什么都沒有發生,宛如天地間只有這一個大廳才是安全之地一般。

    不過葉楚修煉到如今,什么大風大浪沒有見過?自然不懼這未知的危險,魔氣鼓蕩,袖袍一揮,大廳的門被打開,顯化出外面的景色。

    外面同樣是靜悄悄的,沒有想象之中的?;?,但這樣更讓人心中不安,化形部落的每一個人都屏氣凝神,警惕四周以防出現什么意外。

    只有葉楚一人大步向前,走出大廳,這里是一處冗長的通道,看模樣有點像是世俗大戶人家的長廊,看起來低調而奢華。

    在通道兩邊,還連通這一扇又一扇的大門,看模樣與葉楚身在的大廳大門并無二樣。葉楚目光一閃,大步走去,連續路過三個大門,在第四而大門前袖袍一會將大門打開,看到里面的一幕葉楚臉色微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