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之谷手游技能 > 玄幻魔法 > 邪御天嬌 > 正文 第四千八百四十五章 又不是沒看過
    由大量混沌青精形成的空間壁壘內部的三色氣霧逐漸散去,顯露出林晉和鞏曉蓮兩人的身影。

    鞏曉蓮此時感受著身體如同新生一般的奇妙感覺,似乎身上的每一寸肌膚都沐浴在奇妙的金黃色光輝之中,散發出陣陣全新的新生力量。

    而她的體內此時也同樣有全新的三重螺旋漩渦結構在緩緩運轉,殘余不多的三色奇異氣霧在不同力量的引導下分別流向屬于它們自己的區域,在奇異的螺旋漩渦結構中壓縮凝練形成更加渾厚的氣息力量。

    鞏曉蓮在漫長的修煉中緩緩睜開眼睛,一邊感受著她如同新生一般的強健身體,一邊愉快地重新體會著她此時體內滂湃的仙靈之力,這種感覺她已經不記得有多久的時間沒有體會到了,此時重新擁有這種掌握了自己生命的力量自然不用說她的心情有多么的美好了。

    周圍的炙熱的空氣似乎還沒完全消散,隨著她的視線逐漸清晰,看到的原本坐在她對面的林晉此時的模樣卻讓她覺得有些古怪。

    此時林晉同樣已經從與鞏曉蓮的雙修中蘇醒過來,然而從他睜開眼的一瞬間他就知道自己又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坐在他對面的鞏曉蓮一頭黑色秀發已經全數打濕,就像剛剛從浴池中撈出來一樣,直直地垂落在她那飽滿起伏的酥胸之上,發梢還在不停地滴著汗水,把她那原本就已經全數濕透的藍色素裙浸染地更加透明,在略顯凌亂的黑色發絲隱約朦朧之間透出一片美好的粉紅暈影。

    她略顯英武的雙眉下一雙大眼緩緩張開,臉頰在血氣極致運轉下一片潮紅,就像一顆熟透的紅蘋果。

    香汗從她的臉頰滑落,滑入那深不可見的一對山峰之間,又被薄如蟬翼的一片衣物給融化,全然濕透的藍色素裙下一具成熟美好的女子酮體幾近透明可見,飽滿的美好呼之欲出,細細柳腰可堪一握,修長的細腿盤錯掩住那勾人魂魄的神秘之地。

    林晉不自覺地咽了口水,忽然有什么溫暖的液體從他的鼻間流下,盡管睜開眼的一瞬間他就已經感覺到不妥,但是那一瞬間映入眼中的人間絕景還是把他所有的防御破開,武功盡數廢去,再也**一分一毫的抵抗。

    他的腦海中又無故地浮現起那些粉色氤氳氣霧中與眼前這具美好酮體的種種不可描述之事。

    那粉色的迷離中他抬起長槍直搗深谷中的神秘叢林,驚得那林中的無數朝天鳥鳴響天宮的神曲,在那一對人間的絕峰之上,在那峰巒交疊的深谷之中,那忘卻日月的翻云覆雨……

    “啊啊啊啊啊啊啊——!你這無恥之徒!”

    鞏曉蓮看著此時渾身濕透的林晉一副癡呆模樣,身下似乎還有什么無恥之物傲然立起,哪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當即體內澎湃的仙靈之力一引即動,雙掌猛然往前一推,一股蘊含了天地規則之力的仙靈之力波動就向著林晉襲去!

    “臥槽!”

    眼前原本還是一片氤氳朦朧的美好突然化作一股恐怖的天地規則之力波動向他襲來,林晉當即雙目天道眼大開,身前一片湛藍的透明防御壁壘幻出!

    但是太晚了!

    “轟——!”

    混沌青精形成的空間壁壘內爆出一股靈爆波動!

    巨大的回響之音在空間壁壘內部不斷回響!

    “噗!”

    林晉狼狽地從地上爬起,氣血涌動之下吐出一口鮮血!

    尼瑪!

    這女人有病吧!

    林晉連忙穩住體內翻涌不斷的氣血,又拿出幾顆仙丹一股腦吞下。

    “我靠,你特么想打死我???!早知道就不救你這個瘋女人讓你死在這里算了!好心沒好報!”

    媽的,這都叫什么事???!

    老子好心好意付出這么多,連個謝都沒有,尼瑪就這么對待老子?!

    不就看了你一眼嗎?

    至于這樣?!

    又不是沒看過!

    林晉此時真是心里一肚子火,尼瑪老子下次在干這種蠢事名字就倒過來寫!

    “你——誰叫你——”

    鞏曉蓮一出手其實就已經后悔了,只是不打都打了,還能怎么樣?

    誰叫他剛才又那樣子看著她的身體?

    “你什么你,這種事情能怪我嗎?!你這個瘋女人!老子遇上你真是倒了八輩子的血霉!”

    林晉這下可是真的被氣得不輕,這尼瑪都叫什么事?!

    都叫什么事?!

    氣死我了!

    這種關鍵時候居然還動手打我?!

    打傷我也就算了,萬一把老子嚇萎了怎么辦?!

    老子那么多個老婆豈不是都要守寡了?!

    “我錯了還不行嗎……”

    鞏曉蓮也知道是自己理虧,見林晉氣得不輕的樣子此時也不敢反駁他。

    畢竟自己現在能夠恢復傷勢甚至恢復體內的仙靈之力都是林晉的功勞,而自己才剛一好起來就用仙靈之力打他,還讓他受了傷。

    “算了算了,趕緊換衣服去,看見你就煩!”

    林晉見這個瘋女人居然跟他道歉,這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當下也計較不了那么多了,既然現在她已經恢復了,動起手來還一副要人命的樣子,想來也恢復得差不多了。

    還好剛才自己施展了天道眼祭出了防御壁壘,要不這一下真要被這個瘋女人給打出重傷來。

    但是當時還是太過倉促了,加上兩人距離太過接近,盡管施展了天道眼祭出了防御壁壘還是被打得吐了血。

    這蘊含了天地規則之力的力量果然厲害,僅僅是隨便一出手就把他打傷了,要是這個樣子接下那瘋女人有準備的一擊那豈不是死定?

    這種神經病以后還是少點招惹吧,這尼瑪真是惹不起啊惹不起。

    林晉隨手一揮收起了混沌青蓮,打發掉那個瘋女人讓她去換衣服,免得待會不小心看上一眼又給她招惹上。

    自己也隨便換了一身衣服,就地打坐起來恢復一下傷勢,又在腦中想了一下他目前的計劃看還有沒有什么遺漏的地方。

    若不是自己有天道眼和不滅之軀,加上現在身體可以通過遠古異獸獸丹精華來盡快修復,換做一般修仙者給她那樣子不設防地打上一下,那真是不死都剩半條命了。

    這尼瑪都叫什么事???

    林晉想起剛才那突然來的那么一下真的是心憤懣,意難平。

    換做哪個人好心好意地給人家幫了那么大的忙,到頭來反而被咬一口都會跟他一樣吧?

    這尼瑪就是活生生的農夫與蛇的故事啊。

    一點好處沒得,付出了大量的心血還被反過來咬一口,這尼瑪真是太打擊人了。

    林晉深深嘆了口氣。

    就算老子倒霉吧,反正遇見她以來就沒有什么好事情。

    趕緊離開這里才是正經。

    以后看見這個瘋女人就離得她遠遠的,免得又被殃及池魚。

    “你——你沒事吧?”

    鞏曉蓮此時換了一身干凈的衣服,看林晉閉著眼睛坐那里打坐療傷,猶豫著開口道。

    “你試試那樣子給我打一下看有沒有事?”

    林晉眼睛都不睜,沒好氣地說道。

    沒事?

    能沒有事嗎?

    要不是老子命硬,早特么廢了!

    “那——那我們現在怎么辦?”

    鞏曉蓮也知道對不起他,但是不打都打了,還能怎么辦?

    看著林晉一臉不高興的樣子,原本不想開口的,但是現在她剛從絕境之中恢復過來,原來就根本沒有考慮到更遠的事情,也不知道林晉到底是怎么打算的,沒有頭緒之下最終還是硬著頭皮問了問林晉。

    “怎么辦?你自己不會想一下要怎么辦嗎?”

    林晉心里現在很不爽,自然不想理她。

    而且他現在不是又被這個瘋女人打傷了嗎?

    當然是先療傷??!

    還能怎么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