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之谷手游技能 > 玄幻魔法 > 邪御天嬌 > 正文 4009 仙獄閉關
    仙獄,浮海。

    這里多出了一座白色的浮島,最近這段時間,這座白色浮島外,出現了不少的強者。

    仙使,獄頭,甚至是掌教血脈,都紛紛來到這浮島外,向島中的人表示祝賀。

    這座新的浮島的主人,就是新的白衣大掌教,林嫡,她得到了仙獄之令,正式成為了這新的白衣大掌教,這個她夢寐以求的位置。

    努力了幾千年的她,終于是得到了這個位置,這個她認為自己應得的位置。

    這一天晚上,林嫡正半躺在太師椅上,享受著這難得的一刻寧靜,最近太多人過來拜訪了,有真心過來投靠的,也有過來只是走過場的,還有只是來看熱鬧的,總之各路人馬都來了。

    仙獄之主下面是三大掌教,與掌教勢力并排的還有眾掌教血脈,同樣實力強大,也可以左右仙獄的局勢。

    不過如今詢事閣,又有了六位閣老了,自己接任了上一任白衣大掌教,現在也順理成章的成為了六大閣老之一。

    只是她也沒有享受多久的寧靜,這一天晚上,紅衣大掌教親自過來祝賀來了。

    “見過紅衣大掌教……”

    不過見到紅衣大掌教的時候,林嫡還是行了以前的禮數,對紅衣大掌教十分尊敬,仿佛她還是她的下屬。

    紅衣大掌教臉上戴著半邊薄面具,這半邊臉還是很清秀的,白乎乎的,還真像是一個女人。

    她的聲音也有些娘:“林妹妹這是哪來的禮數,你我同是掌教之位,地位是一樣的,無須行這樣的禮呀,我受不起呀?!?br />
    林嫡起身笑道:“紅衣大掌教您客氣了,無論什么時候,我林嫡都是您的下屬,都得給您行大禮,您可不能真高看我。若是沒有您的支持,林嫡哪有今日的位置呢,以后您說什么,我一定照辦?!?br />
    “林妹妹太見外了……”

    紅衣大掌教嬌笑道:“這樣的話可不能當著別人的面講,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拉幫結派立山頭呢……”

    “那是自然……”

    林嫡當然表態表得快了,將紅衣大掌教恭恭敬敬的給請了進去,紅衣大掌教隨便的在里面轉了轉,看了看,對林嫡道:“你這里布置還差了一些規格呀,得讓外殿閣的弟子,趕緊給你置辦起來呀,不能弱了你這掌教的名頭……”

    “您說的是,我已經著手下面的人去辦了?!?br />
    林嫡陪笑著,紅衣大掌教坐了下來,二人在一座小亭子面前坐下,紅衣大掌教道:“對了,黑衣來你這里了嗎?”

    “回掌教,黑衣大掌教沒有親自來,倒是浩北閣老來了一下,打了個轉就走了?!繃值盞?。

    紅衣大掌教哼道:“這個黑衣總是行事詭秘,你當掌教這是多么大的一個事情呀,咱們三人同為掌教,禮當互相尊重才是?!?br />
    “您說的是,這個黑衣大掌教向來如此,除了獄主,想必他誰也不會放在眼里吧?!繃值找才闋潘盜艘瘓?。

    紅衣大掌教淡淡的笑了笑,然后又問道:“聽聞前段時間,林妹妹你去了南海仙城?”

    “確實是去了一趟……”

    林嫡知道也瞞不到這個紅衣大掌教,便道:“聽聞那里有什么九陽仙玉的消息,我就過去看了看,不過倒是什么也沒有見著?!?br />
    見這個林嫡如此實誠,紅衣大掌教嘆道:“九陽仙玉乃是無上仙物,無數人盯著呀,就算是獄主怕也不能小瞧此物了?!?br />
    “對了,你去拜見了獄主沒有?”他又問。

    林嫡搖了搖頭道:“獄主還沒有召見我,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要去拜見呀……”

    “估計過兩天,獄主令就會下來了吧?!?br />
    紅衣大掌教看了看這四周,林嫡馬上懂了,讓這些人都進了自己的乾坤世界,自己現在這座浮島上也沒有多少人。

    見她們都離開了,紅衣大掌教這才沉下聲來,對林嫡道:“如今你雖然已經當上了這白衣大掌教之位,算是獄主已經承認此事了,以前的一些事情,若是獄主問起的話,我希望你能想好一個好的說辭……”

    “您指的是?”林嫡心中一楞。

    紅衣大掌教沉聲道:“終南山一事……”

    “終南山……”

    林嫡楞了楞,臉色微變,沉聲道:“您是說,獄主知道終南山的事情?”

    紅衣大掌教苦笑道:“身為獄主,別看他終年不下神山,但是他無所不知,知道的遠比我們想像的多得多?!?br />
    “另外,我聽說前段時間,黑衣和浩北上過一次神山,去拜見了獄主了?!彼?。

    林嫡有些擔憂道:“那豈不是獄主知道了,為何他不怪罪于我呢?”

    “呵呵,獄主的心思,一直都是如此?!?br />
    紅衣大掌教自認為自己很聰明,笑道:“獄主要求的是平衡,他向來都不屑于管這些事情,黑衣在他的眼里是一個了不得的人物?!?br />
    “也許他認為,你和我站在一起,也未必是黑衣的對手。所以讓你當這掌教之位,也是想讓你我壓制一下黑衣吧?!焙煲碌?。

    林嫡皺眉道:“原來如此,您一定要多加照顧晚輩呀,晚輩可不是那黑衣的對手?!?br />
    “呵呵,這是自然……”

    紅衣大掌教笑道:“你我向來同氣連枝,你又身為仙使在我座下處事多年,你的能力本教自然是清楚的。若非如此,也不會力薦你當這個掌教,不過這黑衣的實力著實是強,而且向來不屑于別人為伍。他的野心也很大,若是你我不結盟的話,以后在這仙獄中就沒有人可以壓得住他了?!?br />
    “這是獄主所不愿意看到的,他不想看到某一家獨大,最喜歡看到的是幾方互相牽制,保持平衡,又不出亂子這是最好的?!?br />
    紅衣大掌教笑道:“他最在乎的,便是他的那些花花草草的,那比天下,比仙路什么的,重要多了?!?br />
    “恩,林嫡一切聽從您的安排?!繃值沼直砹酥倚?。

    紅衣大掌教滿意的笑了笑:“不過既然那黑衣和浩北上了神山,面見獄主,想必他也一定是有些著急了,倒不是因為你當了掌教,與我結盟在一起。而是因為那司徒南,之前浮海中的一些中立勢力,現在似乎也有倒向你我的局勢,所以他不得不去求見獄主。不然的話,他才不會動呢,所以司徒南那邊,不知道你有何打算?”

    “司徒南?”

    林嫡苦笑道:“其實我和他們也沒有什么交情,只是因為之前我偶然得到了一株半仙藥,送給了司徒南服用所以他才想報答我吧?!?br />
    “原來是這樣?!?br />
    紅衣大掌教晃然,這個消息她也打聽到了,確實是因為司徒南的大夫人,得到了一株半仙藥,救活了司徒南當時她也猜是林嫡給的,看來是真的了。

    紅衣大掌教笑道:“反正事情慢慢來吧,就算你我結盟了,與黑衣也不是水火不容的局勢,這仙獄中所管轄的東西多了去了,有些東西能平衡最好。平時也極少會出現撕破臉皮的事情,只有到那種時候,幾方才會相恃不下?!?br />
    “反正林嫡什么也不懂,一切還請您多多指教我,帶帶我就行了?!?br />
    林嫡笑了笑道:“我不求別的,只求有更多的好東西,好資源,讓我修行就行了,別的就不求了?!?br />
    “這是自然的……”

    紅衣大掌教笑道:“光是這幾天來你這里拜訪你的,就會給你獻上不少的好東西了,仙路上還有許多好東西身為仙獄掌教嘛,前去搜尋也是有義務的嘛……”

    “呵呵……”

    二人又閑扯了幾句,紅衣大掌教便離開了這里,也沒有坐太久。

    ……

    紅衣大掌教走后,之前那個年輕的獄頭,又出現在了林嫡的身旁。

    他沉聲道:“姐姐,這家伙過來干嗎呀,是來威脅你了嗎?”

    “那倒不是,人家沒有那么傻,何況也用不著威脅我,我就自然的表了忠心了……”林嫡的臉色沉了下來,冷哼道,“無非就是過來挑撥一下和黑衣的關系而已,也算是警告吧,讓我不要和黑衣走得太近了,不然的話后果有我吃的……”

    “姐姐你也不用想那么多,反正你就閉門修行就是了,現在有了這掌教令,上面的道法就夠你修行的了,外面的事情就先不要管了?!?br />
    獄頭笑道:“大不了把事情,安排給下面的仙使去做就行了,他們要是不做,也就這么大事情了,好差事就交給這紅衣大掌教去安排就行了……”

    “呵呵,這倒是能圖個清靜?!?br />
    林嫡笑了笑:“不過這個家伙,倒是說起了,當年的終南山一事?!?br />
    “哦?她是什么個意思?是想說,她手里有你的把柄?”獄頭的臉色也變了。

    林嫡道:“這倒不是,終南山一事是我的把柄,同樣也是他的把柄。雖說當年白衣大掌教,不是我們直接致死的,但是也與我們脫不了干系……”

    “尤其是他紅衣大掌教,先前怎么著也是同為掌教,卻賣給了白衣大掌教一個假的情報,他的責任更大?!?br />
    獄頭不解道:“那他為何還要重提此事?難道是腦子壞掉了?”

    “傻小子,人家腦子才不會壞呢……”

    林嫡笑了:“他是怕過幾天獄主會召見我,到時候會問起此事來,而且之前黑衣和浩北上過神山了,見過獄主了,也許也告知了獄主此事了?!?br />
    “那,那不會有麻煩吧?”獄頭一聽獄主都知道了,可能會有麻煩的。

    林嫡搖頭道:“既然獄主都任命我為掌教了,此事應該不會再提了,不過以此來敲打,提醒我們一番倒是有必要的?!?br />
    “獄主我也早就聽聞了,一生似乎就是在種花種草,別的事情也不是太關心?!?br />
    林嫡嘆道:“就和紅衣大掌教所說的一樣,獄主只需要仙獄的平衡,不需要一家獨大,所以才對一些事情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他身為仙獄獄主,手段通天,實力深不可測,要查什么查不出來呢,無非就是沒有這個閑功夫?!?br />
    “難道真如外界所傳,獄主以種花也能修道?”獄頭笑了。

    林嫡道:“世上道法萬千,什么道法都有可能,越是你覺得不可思議的道法,越有可能通往大道,得道升仙吧?!?br />
    “總之,這事情也就這么著了,獄主要提起來,我就大大方方的承認,若是不提此事,我也便不再提了?!?br />
    林嫡已然有了決斷:“黑衣和紅衣之爭,也是他們的事情,總之讓外面的人知道,我是站在紅衣這邊的就行了?!?br />
    “那司徒南那些中立派呢?你不用去走關系活動一下嗎?”

    獄頭有些擔憂道:“畢竟這是你最大的倚仗呀現在,若是司徒南他們徹底站在你這一邊,你也能與紅衣黑衣兩大掌教相抗了,起碼有些籌碼了?!?br />
    “你想太多了,司徒南只是得了我的一枚丹藥,續命二三百年而已?!?br />
    林嫡笑道:“他們還不至于,徹底就倒向我,現在對我來說的,最重要的事情,便是修行,現在我最大的資本也不是什么關系。而是我的年紀,我年紀比他們兩位都要輕,而且據說這紅衣大掌教,已經是活到了第二世了所以對她來說,她最不利的也是年紀?!?br />
    “這一世,我若是用幾千年的時間,好好的修行,提升修為,也不一定就超不過他們兩位?!?br />
    林嫡沉聲道:“只要我的修為達到了一定境界,超過了他們,所謂的人際,所謂的關系,所謂的擁護者自然就有了?!?br />
    “這倒是,姐姐你想的果然周到?!?br />
    獄頭贊道:“那姐姐你現在是什么打算?”

    “打算?”

    林嫡笑了:“現在就是沒打算,也不用打算,該吃吃,該喝喝,平時就是修煉,有人來拜訪就收下禮,沒人來更好,我就踏踏實實的修行?!?br />
    “恩,高,實在是高?!?br />
    “高你個大頭鬼,你也給我好好的修行去,提升修為才是王道!”

    “是姐姐!”

    ……

    而此時,在紅衣大掌教的浮島中,紅衣大掌教與閣老之一的虹端木,此時正在一座亭中喝茶。

    虹端木好奇的問道:“那女人怎么說?”

    “呵呵,人倒是挺聰明的,一見面就表忠心了,唯本教馬首是瞻……”紅衣大掌教不以為然的笑了笑。

    虹端木笑道:“算這個女人識相,不然的話,有她好看?!?br />
    “別小瞧了這個林嫡,人家這樣子才是最佳的做法……”紅衣大掌教沉聲道,“這女人懂得韜光養晦……以后會是一個大患……”

    “不至于吧?不就是實力不濟,迫于無奈現在才養起來嗎,這有什么高明的?!焙綞四靜灰暈?,他始終覺得這個林嫡,就是一個靠臉走到今天的女人。

    若是沒有那張漂亮臉蛋兒,當年她仙使都當不上,更別提現在還有狗屎運,當掌教了。

    紅衣大掌教無奈的嘆道:“我和你說過了,看事情不能光看表面,看一個人更不能只看表面了?!?br />
    “表面都是假的,都是會欺騙人的,這種欺騙會是你的致命的弱點?!?br />
    紅衣大掌教哼道:“林嫡是一個漂亮女人不假,當年能當上仙使你以為,她只是靠她那張臉嗎?”

    “靠的還有她的那份心計,以及處事的圓滑,誰也不得罪,看似中庸但在仙獄這樣的地方,這種處事方式卻是最合適的?!?br />
    一旁的虹端木沒有接話,但明顯有些不服的樣子,紅衣大掌教嘆道:“歷代仙獄獄主都是如此的風格,他們雖是傳承獄主之位,可是感覺好像從來都是一個人在當獄主,每任獄主都是差不多的作派?!?br />
    “他們對歷任掌教的要求,向來就是中庸為主,不求實力最為強大,只求處事能夠四平八穩的,才是掌教的最佳人選?!?br />
    紅衣大掌教笑道:“就像前一任白衣大掌教,就是此類中人的典型代表,論實力當年他在眾仙使當中,前十都排不進?!?br />
    “可還是當上了掌教,就是因為前面九位都太有凌角了,太過于有鋒芒了。實力強一些又如何,又沒有強太多太多,得到了掌教令之后,修行了一百年不到,前任白衣就超越了,他手下的任何一位仙使?!?br />
    他接著說:“林嫡之前跟前任白衣走的極近,當然也深知這一點,但是她比前任白衣更精明的是,處事不會那么剛正不阿?!?br />
    “再加上現在仙獄中人,都知道,她是站在我這一邊的,反倒是令她解脫出來了,許多事情可以拋到我這邊來了?!?br />
    虹端木哼道:“要是真如此,那就將事情丟給她,看來如何韜光養晦,咱們不給她這個機會……”

    “天真!”

    紅衣哼道:“你不給她機會,也就是不給我們自己機會,她若是一點作為也沒有,豈不是白白的浪費了這么一顆好棋子嗎?”

    “那你剛剛又說,她以后是一個大患……”虹端木有些委屈的樣子。

    紅衣笑道:“我是說,若是任由她的設想發展下去,當然會是我們的大患,畢竟她年輕呀?!?br />
    “只是事情可不會這么如她的意的,我能成就她,自然也能毀了她,她想自己單飛也要看看我給不給她這個機會?!焙煲卵勐渡被?。

    “那你的意思是?”虹端木眼中寒光一閃,“要不就學上任白衣,咱們給她……”

    “同樣的招數,怎么能玩第二次?”

    紅衣大掌教哼道:“前任白衣之事,獄主已經有所察覺了,就算獄主不知道,黑衣也早就知道了?!?br />
    “我到時自我辦法,讓這林嫡徹底俯首稱臣……”

    ……

    仙獄之中,看似團結,但卻是一團亂麻,幾方勢力交織在一起,確實是比較混亂。

    原本被寄于希望能當掌教的葉楚,早就被仙獄中人給遺忘了,甚至是被他禍害過了的林嫡,新任白衣大掌教,恐怕現在也沒有心思去管那個把自己強睡了的陌生男人了。

    現在她最要緊的事情,便是抓緊時間修行,別的事情都顧不上。

    可是葉楚同學,此時也差不多快醒了。

    邪御天嬌最快更新就來傲宇閣小說m.aoyuge.com/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