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之谷手游技能 > 玄幻魔法 > 邪御天嬌 > 正文 3928 黑心老人
    3928 黑心老人

    3928

    而黑心老人,怎么說也是魔仙級別的邪修,他都只能帶著眾人逃走,說明可能不是這上古邪蛟的對手。

    現在這街面上,還有各家店里,圣城中人人幾乎都在傳這件事情,葉楚則是十分淡定,此事與他無關。

    他已經得到了貪狼的仙池,又找到了李老三,現在白狼馬他們也正在圣城中開辦新的勢力,招收他需要的妹子們,在這南風圣城中,可以說是收獲不小的。

    其它的事情,與他無關,他現在也不在仙海中,就算想救人也沒有這個本事,不知道仙海在哪里。

    ……

    南風圣城,城主府。

    城主府大殿中,十幾位強者此時坐在這里,人人都是面露愁容。

    坐在主位上的黑袍城主,此時也是一臉的肅漠。

    “此事關乎我圣城圣威,若真是有上古邪蛟出現了,這將會是一場大劫?!?br />
    黑袍城主感嘆道:“萬年前上古邪蛟就出現過一次,當時吞噬掉了近千萬修行者,后來便有一位大魔修出現了?!?br />
    “可以說,二者有很深的牽連,絕不會是偶然出現的?!?br />
    一位長老擔憂道:“這二者若是有牽連的話,怕是單憑我們圣城之力,是難以抵擋上古邪蛟呀?!?br />
    “是呀,城主……”

    另一位長老也說:“我看此事,我們還是盡快往神城上報吧,看看神城能不能派出一些強者前來仙海支援?!?br />
    “若是此事,能夠驚動仙獄的仙使們就好了?!?br />
    另一人嘆道:“就算是上報神城,怕也是來不及呀,神城還得往仙城上報……”

    “仙城最終還是得去仙獄上報?!?br />
    黑袍城主想了想道:“仙使平時沒事,也不會往我們這邊來,怕是難呀……”

    “不如這樣……”

    有一位黑袍人想了一個主意:“咱們不如去制造一個犯人出來,讓這個犯人被關進困仙牢……”

    “到時候再讓這個犯人,主動和牢主聯系,牢主又匯報上面的仙使……”

    聽到這個人的主意,有人皺了皺眉頭道:“這樣行得通嗎?”

    黑袍城主也眉眼閃了閃,這個年輕人笑道:“一定行得通的,先前我有一位朋友,就是被關進了困仙牢?!?br />
    “哪知道送了一些東西,那牢主就將他給放了,我想現在仙獄一定也很混亂……”

    “咱們不如通過這樣的方式,直接聯系上仙使?!?br />
    這人道:“若是能夠讓仙使驚動掌教,或者是將這上古邪蛟的事情傳上去,說不定會有仙獄的掌教親自出馬?!?br />
    一聽到仙獄掌教的名頭,在場的人都是楞了楞,城主更是不由得多看了這小子一眼。

    心想這小子,怎么對仙獄這么熟呢,連仙獄中有掌教都知道。

    他擺了擺手道:“此事就交由你去處理,不過這犯人別將事情鬧得太大,弄小一些懲罰聯系獄卒就行了……”

    “恩,請城主放心,我馬上去辦?!?br />
    年輕人自信滿滿的退下了,這件事情交由他去處理了。

    年輕人走后,其中一位長老便皺眉道:“城主,這凌鋒怎么會和仙獄的人如此熟絡的?莫不是……”

    “此事暫時不要下定論?!?br />
    城主沉聲道:“仙獄如今確實是很混亂,各大牢主和仙使們,都是中飽私囊了?!?br />
    “仙獄的懲罰也如同虛設,若是能請動仙獄勢力來解決仙海之事,也無須我們太過勞心了?!?br />
    城主嘆道:“只是恐怕他們要的代價會太大?!?br />
    “城主,我看此事也不完全歸我們管呀?!?br />
    一位長老哼道:“這仙海按理說,也不歸我們南風圣城管的,去的人也是貪狼和其它的各大勢力的人馬,咱們嘛,畢竟是城主府?!?br />
    “話不能這么說……”

    有人反駁道:“他們各大勢力,便是我們圣城的中流抵柱,雖說與我們城主府一向是平衡的勢力,可是若是他們的勢力被消滅了,我們圣城的地位便會急轉直下?!?br />
    “屆時,恐怕不會有再有人,再想上來我們圣城了?!閉餿艘燦兇約旱牡S?。

    “話是這么說……”

    這位長老哼道:“可是說句不中聽的,在座的大家都知道,他們五大勢力這些年是越來越囂張了,不把我們圣城中人放在眼里。對于圣城之令往往也是敷衍居多,此次貪狼他們自作主張,前往仙海,那都是他們自作自受。只要那上古邪蛟不來我們圣城一帶,管他們死活呢,總不能還讓我們搭進命去營救他們吧?!?br />
    “好了,不要再爭了?!?br />
    黑袍城主道:“此事先按兵不動吧,上古邪蛟之事也沒有查清楚,都是外面的人傳人而已,沒什么大不了的?!?br />
    “傳令下去,全城戒嚴,嚴查新進入圣城中人,同時開啟圣城大陣,以防不測……”

    “是……”

    ……

    眾長老和參事都下去了,黑袍城主一人坐在主位上,有些頭痛的揉了揉雙眼。

    這段時間,他睡的并不好,總是感覺有些莫名的不安。

    一位紫袍女子,來到了他的身后,替他揉著雙肩,一邊溫柔的寬慰道:“老爺不要太勞心了,這些事情自有下面的人去做,你只要無愧于心就行了……”

    “話是這么說……”

    聽到自己老婆的話,黑袍城主感覺輕松了一些:“不過就如同他們所說呀,這幾大勢力都是我南風圣城的頂梁柱呀,他們若是倒了,我們城主府也不會有好事?!?br />
    “其實這些事情我本不該說的?!?br />
    紫袍女人嘆了口氣,俯身道:“貪狼這回集結了這么多人馬,前往仙海多半還是私利呀,他們為了救他們的貪狼王,把這么多人都給拉過去,本就是不安好心呀?!?br />
    “此事我知道?!?br />
    黑袍城主,知道貪狼王的事情,不過之前的那些長老則不太清楚此事了。

    “只是當年我始終欠貪狼王一個人情,他的后輩要去救他,我自然不會阻攔?!?br />
    黑袍城主嘆道:“只是此事,眼下似乎有些要失控了,上古邪蛟再現,不是什么好兆頭呀?!?br />
    “你懷疑,那個人還沒死嗎?”紫袍女人問。

    黑袍城主唏噓道:“萬年之前,上古邪蛟重現那一幕,我至今也無法忘記呀……”

    “那時候我雖說還小,但是我的族人,盡數死在了那場劫難之中了…”

    黑袍城主回憶道:“若不是當年老貪狼王出現,將那上古邪蛟逼走,也沒有現在的南風圣城?!?br />
    “現在的貪狼王為了去救老貪狼王,又被困在了那仙海之中,現在貪狼王的族人,又去救他?!?br />
    黑袍城主不免有些唏噓:“算來算去,這些都是命呀?!?br />
    “既然是命,我們就信吧?!?br />
    紫袍女人溫柔的說:“咱們就安安穩穩的過日子就行了,此事若是仙獄管就好,不管的話就隨他吧?!?br />
    “對于貪狼的人,還有那幾百萬修行者來說,這些都是他們自已選擇的……”

    女人寬慰城主:“沒有人逼著他們前往,這也是他們的命,若是命中注定有此一劫,誰也逃不過的?!?br />
    “你說的有道理?!?br />
    黑袍城主也很認同,自己當初能夠活下來,而自己的族人全死了,這不也是命嗎?

    “罷了,此事便交由他去處理吧,若是仙獄管就管,不管就算了?!?br />
    黑袍城主想想,也與自己沒有太大的關系,自己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圣城城主而已。

    要讓自己去對抗,那個上古邪蛟,以及他背后的那個人,若是他還沒死的話,自己絕不是他的對手。

    就算是幾大圣城聯手,也不會是他的對手的。

    ……

    因為仙海一事,南風圣城突然就戒嚴了,并且護城大陣也啟動了。

    不允許里面的人出去,同時進入圣城,也需要嚴加盤查,一旦發現有什么異常之人,馬上就會被關起來。

    葉楚醒來之后,就知道這些事情了,這對他倒不是什么問題。

    反正他現在出去也沒什么事情,反倒是白狼馬,陳三六和屠蘇三人,現在正在城外呢。

    他們在城外招兵買馬,當然這個招兵買馬,估計全部招的會是妹子了。

    至于白狼馬他們到底能招到多少妹子,葉楚就不太清楚了,不過以這南風圣城有近四十億的人口。

    要想就在這里,就招齊十萬個妹子,倒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關鍵是看白狼馬他們能拿出多少好東西來了。

    只不過這樣招來的妹子,估計大部分都是為利而來,如果相信是真愛的話,那就真是見了鬼了。

    不過為了解除白狼馬身上的詛咒,葉楚也只能是由著他去了,反正這事情他自己看著辦。

    ……

    在城中休息了幾天,城中又傳來了關于仙海的最新消息。

    據說仙海中又出現了慘烈戰事了,當初剩下的四百多萬修行者,在黑心老人的帶領之下,有近三分之一的修行者因為上古邪蛟的出現而四處潰逃。

    但是還是有三分之二的,也就是大概三百萬的修行者,還跟著黑心老人和五大傭兵勢力在行動。

    就在昨天夜里,這三百萬修行者,又受到了重創了。

    仙海中出現了一股黑色的颶風,通天的颶風,一下子就卷走了近五十萬的修行者。

    又有五十萬修行者,死于非命,據說那颶風有可能是天風。

    而普通的修行者,面對天風這樣的強颶風,只能是說倒霉了,完全沒有還手之力。

    仙海發生之事,各種傳說,版本,在這南風圣城中是滿天飛了,幾乎每天每個地方的人們,都在談論仙海之事。

    不少人在慶幸沒有跟著去仙海,要不然的話,也有可能神形俱滅,連個尸體都找不到。

    這才幾天過去了,仙海中就傳來了最少百萬修行者喪命的消息,不得不說這仙海果然是一個九死一生之地呀。

    至于仙海中到底發生了什么,這回的天風,是不是與之前的上古邪蛟有聯系,現在誰也不清楚。

    ……

    不過這一天中午,還是有人來到了南風圣城的城主府。

    來人是一個葉楚的熟人,正是封家老三,不過如今他是做為仙獄的一位新仙使而來的。

    與封家老三一道前來的,還有封家的一位獄頭,以及五位獄卒。

    “歡迎封仙使,封仙使你可算是來了?!?br />
    黑袍城主在城主府中接見了封家老三,見到真的有仙使來了,這才松了一口氣。

    不過見到封家老三,只帶著一位獄頭,和幾位小獄卒來這里,黑袍城主心中還是很失落的。

    這兩人實力雖然說不錯,但也僅是大魔神而已,以他們的實力,不可能去仙海做些什么事情。

    不過一想到,他怎么著也是仙使,若是能與掌教請示一下的話,或許會有幫助吧。

    “城主客氣了?!?br />
    封家老三幾天前剛當上的仙使,現在是他第一回出來仙路,第一次來圣城。

    幾人落座之后,黑袍城主這才將仙海發生之事,給封家老三等幾人說了說。

    “上古邪蛟之事,我也曾聽說過?!?br />
    說話的是,封家的這位獄頭,他當上仙獄的獄頭多年,比封家老三是有經驗得多的。

    平時也經常在各大圣城,神城,仙城走動。

    “不過那也是萬年前的事情了,當時是鬧得沸沸揚揚,如今這上古邪蛟再次出現,定然是不尋常之事?!?br />
    封家獄頭的話,正中這城主的下懷:“對呀,封獄頭所言極是,封仙使,如今這仙海之內,怕是真的要出大事了,不知道上面有什么指示嗎?”

    “上面?”

    封家老三雖然才當上幾天仙使,但是這譜擺得不錯,他面無表情道:“我們只是先頭部隊過來看看情況,這上古邪蛟雖然說可怕,但是畢竟誰也沒有見到過不是而且據城主你所言,這也沒有人活著從里面出來,只是有一些所謂的消息?!?br />
    “是不是真的,還需要考證……”他抿了口茶。

    黑袍城主怔了怔,然后笑道:“封仙使所言極是,此事的確是沒有直接的證據是上古邪蛟所為?!?br />
    “不過仙海乃是我南風圣城的兩大死地,就算是大魔神級別的強者,進入其中也是九死一生呀……”

    他有些感慨道:“若是我們想進去打探消息的話,怕是風險太大了?!?br />
    “所以說,最好的辦法,便是在這里等待……”

    封家老三道:“等當初進入的那一撥人,能夠活著出來一部分,聽他們說說當時到底是發生了什么,才知道里面的情況呀?!?br />
    他當然聽說過這個仙海的恐怖,不會傻到,還自己進去打探情況,那不是自己找死嗎。

    “這個……”

    黑袍城主有些擔憂,然后說道:“只怕到時候太晚了,我們來不及了呀,那里面畢竟還有幾百萬的強者?!?br />
    “若是等他們有能力再出來的話,怕是剩下的活著的人沒有幾個了……”他有些擔憂,然后右手一擺,取出了兩個芥子。

    這是兩個三階芥子,算是等級不錯的,一看就能裝不少東西。

    封家兩位也都瞄了一眼,黑袍城主介紹道:“其實他們這些人,都不是我城主府之人,我城主府并沒有摻和這次的仙海之行?!?br />
    “是這些家伙,不自量力,非要去什么仙海中找仙晶,得仙法傳承,真是太可笑了……”

    他說道:“這是他們當中的兩人,留下的兩件信物,現在這兩人可能是遇了難了,這東西的自主的靈識便沒有了,兩位大人不妨看一看?!?br />
    這話都是他瞎編的,當然不會是別人留下的東西了,而是要賄賂這兩位封家的仙使和獄頭了。

    畢竟他們才能與掌教,或者是其它的仙使說上話,自己一個小小的圣城城主雖然修為,比他們也不弱,但是卻難以說得上話。

    封家二人面不改色,一人接過了一枚,假裝看了看,發現里面確實是有不少好東西。

    封家老三嘆道:“既然此事與城主大人沒有什么關系,照我的意思,若是你不管反而會更好一些,仙海中就算出事了,其實也不會波及到你呀?!?br />
    “話雖然這么說……”

    城主嘆道:“可是他們畢竟都是我南風圣城中的強者,也是我南風圣城得以立足的力量呀,若是他們都死在了仙海,那我南風圣城怕是要陷入混亂了?!?br />
    “不知道封仙使,能不能向掌教大人,代傳一下仙海之事,或許掌教大人會感興趣的吧……”

    說完,這城主又取出了一個玉盒,里面裝了不錯的仙物。

    “還請封仙使,救救他們吧?!背侵饔炙蛻狹艘桓霾淮淼畝?,單獨給這封仙使。

    封家老三看了看后,心中也是一驚,心想還真是大手筆呀,這個城主還不錯呀,為了救人送上這樣的好東西。

    他波瀾不驚的將這東西給收下了,然后對這城主道:“既然城主你有意救他們本使做為仙獄之使,自然也有責向掌教通報此事,你放心吧,等會兒我就親自與掌教聯系一下,看看掌教大人如何定奪此事?!?br />
    “那就太謝謝封仙使了,我代數百萬強者,以及他們的族人,謝謝封仙使和封獄頭了……”

    城主感激的說道。

    封家老三擺手道:“城主客氣了,這本就是我份內之事,既然我們無法擺平,總得讓人出來擺平吧?!?br />
    “不過此事,我也不能保證掌教大人會答應,畢竟掌教大人們事務繁多,像仙海這樣的事情,每天仙路上都不知道有多少件?!?br />
    封家老三嘆道:“若是幫不上你們的什么忙,還望城主別怪罪我封某才是?!?br />
    “封仙使言重了,事在人為,若真是如此,那也是天命了,老夫也做到仁至意盡了……”

    城主,其實并沒有抱太大的希望,即使是這家伙收了這東西,但就如他所說,仙路上像這樣的事情每天都在發生。

    絕對不止這一件兩件,死人的事情太多了,對他一座南風圣城來說,死了這幾百萬人的話,可能會是一個極大的打擊。

    但是對于整個仙路上來說,死這么幾百萬人,實在是毛毛雨,而仙獄只有三大掌教,三大掌教哪有空每一件這樣的事情都要去管。

    “恩,我試著聯系一下看看?!?br />
    封家老三收了東西了,便專門挑了一間城主府的密室,拿出了仙使令準備聯系一下掌教了。

    如今仙獄中只有兩大掌教了,黑衣掌教和紅衣大掌教,而紫衣大掌教呢,前段時間化道了。

    只是這個消息,外面的人并不清楚,只有仙獄內部的人才知曉此事。

    因為聯系掌教一事,只能他仙使去做,所以這城主也不能進來打擾他,所以這完全也就是看封家老三的了。

    若是他不聯系,也就是這樣了,東西也照收了。

    不過他想想此事,畢竟是自己第一回出來的,若是聯系一下掌教,說不定也有好處。

    畢竟是黑衣大掌教,讓他當上的這個仙使,向黑衣大掌教請示一下這件事情,也算是表了一下自己的忠心吧。

    至于黑衣大掌教,拿不拿主意,那是他的事情。

    他取出了仙使令,然后開始施法,呼喚黑衣大掌教。

    過了一會兒后,仙使令面前的光幕上,出現了一個漆黑的空間,只有一雙雪白的眼珠子在其中。

    “屬下見過掌教大人?!狽餳依先π寫罄?。

    “什么事情?”黑衣大掌教的聲音極其沙啞,也聽不出來喜怒。

    封家老三,連忙將南風圣城這邊的事情和這黑衣大掌教說了說。

    “上古邪蛟?”

    黑衣大掌教不知道在想什么,過了一會兒后沉聲道:“此事我自會處理,讓這城主放心吧?!?br />
    “是,屬下知道了?!狽餳依先?。